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種有希望

2018/8/23 — 14:28

留種的小米種子要綁著吊起來。

留種的小米種子要綁著吊起來。

【文:鍾潔嵐;圖:香港電台】

二十一世紀開始,環球天災接踵而至,糧產大國的農作物失收,導致糧食供應緊張和價格暴漲。台灣的農夫以及一位農藝系教授,驚覺當地的糧食自給自足率一直下降,跨國種子商奪去農夫的自主權,農夫漸漸失去保種、育種技術。他們相信唯有掌握種子,才有希望!

早於上世紀,挪威已經未雨綢繆,設立一個「種子方舟」,保存世界各地的植物種子,一旦爆發全球災難,農作物品種滅絕,人類仍然有糧可種。跟香港一海之隔的台灣,就有一個亞洲區最大的種子庫,確保儲存的種子在許多世代後,仍然沒有變質和老化。可是,當世界變了,氣候變了,土壤變了,數百年前的冷凍種子,仍然可以生長嗎?

廣告

七十多歲的農夫杜義中,居住在台灣最南端的屏東縣,是魯凱族阿禮部落人,十三歲開始種小米。但父母早年離世,於是決定由屏東山區移居至交通較為方便的台東排灣族歷坵部落。幼時母親留下小米種子,他一直保育至今,保存了兒時父母親手種植的小米的味道,當中的秘訣是「在地保種」,在土地上種植,把味道封存,也可由兒子承繼下去。杜義中透露,在每次小米收成時,都要留下三四碗最優質的小米,等下一年再播種──年復年,去蕪存菁。其中以外榖黝黑而飽滿的「金黃黑小米」──又名「烏鴉」,是他的得意之作。

台東老農夫杜義中,堅持自己留種,種植小米。

台東老農夫杜義中,堅持自己留種,種植小米。

廣告

走到台灣的中部,在彰化縣生活的麵包店老闆施明煌,在2007年金融風暴期間,突然面對麵粉漲價兩倍的問題。原來是糧產國因為天災而限制出口,小麥國際糧價大漲,而台灣人食用的麵粉,竟然全部依靠入口。他再追查發現,台灣曾經麥田處處,原本在日治時期台灣出產小麥有名,因而釀酒盛行。但日本人離開之後,市場縮小加上政府再沒有補貼,台灣主糧之一的小麥因而消失了五十年,消失得無影無蹤。於是,他決定由零開始投身成為小麥農夫,親自落田耕作,聯繫農夫合作,要把消失了半個世紀的小麥,重新種回台灣土地。

面對糧食自足率不斷下降的問題,台灣政府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建造亞洲最大的種子庫,為未來世代留種。國立台灣大學農藝系郭華仁教授指出,除了政府要保種外,民間也要留種。目前全球糧食品種趨向單一化,品種控制在跨國商業種子巨企手上,將來若出現天災巨變,自足率低和沒有能力生產種子的地區,會爆發糧食危機。郭教授認為農夫要重掌種子自主權,在地保種。

在地保種就是年復年,由農夫選種留種,在同一片土地上種植,假以時日,農作物會適應風土,有能力對抗天災蟲患。七十多歲的台東農民杜義中,自小跟隨母親務農種植小米,數十年來從不間斷種植,保留了母親喜歡的小米品種,並把祖傳的保種知識,傳給兒子杜義輝牧師,繼續把小米的味道代代相傳。

根據漁護署的數據顯示,香港在八十年代前本地蔬菜的自足率仍達三成。在1997年,數字已下降至13.9%,回歸後二十一年的今天,更跌至2%。我們習慣了每當風災暴雨,內地供港蔬菜減少,便要「捱貴菜」。過去,新界一片片綠油油的農田,現在已經被開發,或變為荒地、棕地等等。老人家說香港曾經是稻米之鄉,並出口至外國。要不是鄉議局的局徽有幾根金黃稻穗,為那五十年代聲名盛極一時的元朗絲苗留下歷史印記,今天聽來還以為是都市傳說。不幸,當年的元朗絲苗,種原已經失落。

消失了五十年的麥田,重回台灣土地。

消失了五十年的麥田,重回台灣土地。

香港偶爾也有人說要復育已經絕跡的元朗絲苗,但當年半顆種子也沒有留下來,有可能嗎?原來所謂地方品種是吸收當地泥土養份,迎著風霜雨露而培植出來的,現在元朗的土質或許和五十年代相去甚遠,但若持之以恆去種植,仍有可能種出飄著不一樣香味的優質稻米。香港人,願意為未來留種嗎?

——

港台電視節目《惜食地球人2》(本集於8月24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五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exploringtheedibleplanet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