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窄口垃圾桶 學台北勿只學一半

2016/6/20 — 13:33

新款的垃圾桶容量不變,但「入口」由37厘米 x 19厘米,縮至23厘米 x 15厘米,縮小接近一半,有市民表示不方便。

新款的垃圾桶容量不變,但「入口」由37厘米 x 19厘米,縮至23厘米 x 15厘米,縮小接近一半,有市民表示不方便。

【文:朱漢強(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

食環署周一推出800個窄口垃圾桶,引起頗大爭議,有人說桶口細,裝不下滿街垃圾,結果廢物堆滿桶邊;也有報紙資深編輯撰文「睇死」香港人的環保意識無藥可救,與日韓人士在公民責任上份屬不同「人種」。但最根本的,是當局沒有同步拋出宣傳、教育、監督和執法等配套。

廣告

與其睇死港人 應增教育宣傳

食環署同日發出的新聞稿中,沒明確說明有關行動是配合未來的廢物按量收費,以致公眾無法知悉,現時不少商舖和住戶都把公共垃圾桶視作自家設施,棄置了大包大包的垃圾,已經到達濫用地步。

廣告

窄口桶本意是阻撓這些行為,然而沒有相應的資訊,大眾一頭霧水;沒有相關執法,無公德心者當然會繼續把垃圾扔到桶外。

食環署最應該讓大家知道,這些商舖其實是搵納稅人笨,變相把自己本該承擔的垃圾處理費,推給公帑支出,只是過去大家習非成是,鮮有人把指頭伸向他們。我不理解,相關部門何不公布濫用垃圾桶的嚴重情況和耗費的公帑?何不揭示不是垃圾桶不夠而是減廢意識不足及非法使用街上垃圾桶的實情?

有關罰則 政府鮮有嚴正執法

此外,食環署大概以為在新桶子上放大警語,便能阻止不守法者把垃圾棄置垃圾桶旁。有關罰則雖然可高達25,000元罰款及入獄6個月,但幾乎所有人視若無睹,原因是政府部門鮮有嚴正執法,漸漸被人看成紙板警察,習以為常。

事實上,貼在垃圾桶上的相關警語多達7個,如果全部干犯,罰款總額高達32,500元。但如果沒有認真執行,效用可想而知。

設置細桶口,是仿效台北的減廢工具,卻不是全盤做法。如果只抄一招,有形無神,難免捉錯用神。要貫徹減廢,食環和環保部門有必要把箇中布局講清講楚,市民才可以公正評論,而非瞎子摸象各自解讀。要引領一場垃圾桶的綠色革命,必須爭取市民支持,推動大家成為肯減廢、願守法的綠色公民。

這樣說過於理想嗎?且看鄰近的台北和首爾等城市,都在過去約二十年間艱苦經營,結果成為人人稱許的減廢之都。當我們抱怨香港垃圾桶不夠,卻很少人會問,為何我們每個家庭平均製造的垃圾量,要比台北、首爾、東京都多?飲品生產商賺個肚滿腸肥,卻不必比照先進城市的做法,由始作俑者承擔回收膠樽的責任,令堆填區每日承受相當於528萬個廢PET膠樽的量?至於政府,為何一直歎慢板不加快膠樽等生產者責任法規的立法步伐?

走出垃圾圍城 豈在一夕之間?

相信很多人跟文章開首提及的那位資源編輯一樣,認定香港人在環保減廢上沒救。但對我而言,「睇死」於事無補,更不會走出垃圾圍城的低谷。至於這800個新垃圾桶更非800壯士或戰狼,能在一夕間扭轉市民胡亂拋扔垃圾的積習。

然而,距離2018年預計落實垃圾收費,還有兩年時間,我寧願選一條較難走的路,相信香港人不是「臘鴨」、「死魚」,推動更多人投身垃圾桶的綠色革命,身體力行,自備水樽、多用手帕、減少無謂消費,別把滿街垃圾桶灌個肚滿腸肥。

 

原刊於經濟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