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第二大皇帝企鵝棲息地雛鳥數近零 學者:60 年未見的繁殖失敗

2019/4/25 — 11:23

皇帝企鵝,圖片來源:BBC片段截圖

皇帝企鵝,圖片來源:BBC片段截圖

在一年大部份時間,皇帝企鵝都需要穩固的冰上,擇偶、交配以及撫養雛鳥。最新刊於《南極科學》的研究更指,皇帝企鵝過去三年幾乎無法撫養任何一隻雛鳥,而放棄位於南極西部哈雷灣 (Halley Bay) 這個第二大皇帝企鵝棲息地。當地自 2015 年起海冰量已因氣候變化,尤其強勁的厄爾尼諾現象影響大幅減少。團隊提醒,雖然情況不可直接歸咎於氣候變化,但對於這種體型最大的企鵝物種來說,是個不祥之兆。

為了解當地皇帝企鵝群族健康,南極調查局的 Peter Fretwell 聯同企鵝生態學家 Phil Tranthan 分析了 2009-2018 年間的高解像度衛星圖像,發現哈雷灣原本有 1.4-2.5 萬對成年皇帝企鵝,但到 2016-2017 年當地皇帝企鵝數目幾乎跌至零,而且難以找到雛鳥存在。在 2018 年,哈雷灣皇帝企鵝雛鳥數目才有輕微回升。

團隊指這是 60 年來未見過的大型皇帝企鵝繁殖失敗時期,而哈雷灣皇帝企鵝數量原佔全球的 8% 。

廣告

無參與研究的華盛頓大學企鵝生態學家 Dee Boersma 向《科學》表示,現時學界對大多數群族的皇帝企鵝數量趨勢所知甚少,但研究帶來的絕非好消息。他又提醒,皇帝企鵝壽命可超過 30 歲,數年的繁殖失敗未必長遠影響其數量,牠們仍有其他交配機會。

研究又發現,許多哈雷灣的皇帝企鵝似乎遷至 55 公里外的另一棲息地道森 — 蘭頓冰川 (Dawson-Lambton Glacier) ,令該地企鵝數目增加 10 倍至 2018 年的約 1.46 萬對。然而,道森 — 蘭頓冰川的皇帝企鵝整體數目仍不及哈雷灣原有數字。

廣告

Trathan 指,最大問題不是哈雷灣的皇帝企鵝遷至道森 — 蘭頓冰川,而是哈雷灣一直被視為南極較能抵受氣候變化的地區,讓皇帝企鵝或其他生物可較安穩地生存多一段時間。

來源:
Science, Emperor penguins flee unsteady ice after ‘unprecedented’ failure to breed, 24 April 2019
CBC, Scientists alarmed by disappearing penguin population at Antarctic breeding ground, 24 April 2019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