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絕望真相》:氣候變化 十年前後

2016/5/24 — 9:00

Hajime NAKANO / flickr

Hajime NAKANO / flickr

1991 年,大自然在寧靜的安地斯山脈,向世人發出警號 —— 當地全球最大冰川開始融化。在場研究的冰川科學家 Lonnie Thompson 更肯定,自己的研究工作將要與氣候變化的改變競賽,也知道氣候變化災難迫在眉據。

首映·頓悟

可惜,大眾甚至不少國家都對此全不知情,也對氣候變化毫無概念,社會如常運作、溫室氣體繼續排放、環境持續受破壞。直至 2006 年,美國前副總統戈爾主持的《絕望真相》正式上畫,首次在 2006 年的美國辛丹斯影展放映,同年 10 月 5 日在香港上演。片中將氣候變化以紀錄片呈現出來,邀請不同的氣候科學家利用數據解釋當下問題,並預測現在和未來氣候的鉅變。最震憾的是,《絕望真相》揭開了一個人們不願面對的真相——氣候變化是人為引起。

廣告

《絕望真相》雖未能即時令「氣候變化」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卻開始為大眾帶來「氣候變化」的初步概念,也喚醒了一部份人和政府對氣候變化的關注:社會開始討論到低碳生活、察覺到氣候出現異常,也發現到昔日存在的冰川正慢慢融化。同時,也惹來反對氣候變化人士和右翼人士的猛烈評擊,指戈爾和科學家惟恐天下不亂。

雖然大眾從電影中認識到氣候變化問題,但初時卻沒有太多人會承認人類是引起氣候變化的主因,而 10 年前聯合國跨政府氣侯變化委員會 (IPCC) 也因當時的證據還未足夠,只能指氣候變化「相當有可能 (Very Likely) 」由人類引起。十年前後,科學界對氣候變化的預測有甚麼調整?整體的落差又有多少?

廣告

十年

電影上畫不久,就引來反氣候變化者的批評,指《絕望真相》的預測並不準確,也不科學。但十年過去,《絕望真相》對氣候改變的預測似乎都大致正確。

有反氣候變化人士指,《絕望真相》為了指出喜馬拉雅冰川有融化,扭曲了美國氣象學會的研究。事實是,氣象學會雖然有指冰川有增長,但只是其中一小部份的有短期增長,整體其實是有退卻跡象。另外,反對者亦引用一篇名為《近日格陵蘭內部冰層的增長》指責戈爾誤導觀眾。但其實格凌蘭內部冰層增加是由氣候變化引起,降雪量因而上升;同時不少研究報告亦指,當地冰層有快速退減情況。有科學家更以電腦模擬估計,若當地所有冰層融化,或會令海平面上升至少 6 米。

當然,《絕望真相》的預測也非全然準確。戈爾片中引用的研究曾估計氣候變化所致的溫暖海水溫度,可能會使大西洋出現的颶風強度和頻率增加。但 10 年後,大西洋的颶風強度暫未有改變,而次數反而有減少跡像。 2007 年科學家形容,這情況是因為大氣溫度上升,令風切變情況增加,變相當地的颶風就較難組成。儘管現在仍未見到氣候變化對颶風的影響,但科學家仍在 2010 年估計,去到世紀末,嚴重的颶風數將會增加一倍。就算強度未變,將來因為海水水位上升,水浸情況將會更為惡劣。

除此之外,《絕望真相》中的科學家也曾估計氣候變化會令和暖海洋洋流不再「流到」北大西洋,令當地陸地氣溫減低。他們認為,格凌蘭的冰層融化會令淡水增加。換言之海水的鹽量會下降,將會令由墨西哥灣的洋流減慢,甚至停頓。一旦海洋洋流完全停頓,西歐將會面臨寒冬。的確,雖然近年全球溫度不斷打破紀錄,但歐洲有部份地區的氣溫卻有下降趨勢。不過幸好,情況跟《絕望真相》形容的洋流停頓還有差別:現時環流只是稍為降低,但未至於停頓。而海洋物理學家 Susan Lozier 向 《Science News》表示,近年洋流的改變則可能是由其他未知因素引起,未真正見到長遠有下降趨勢。

整體而言,片中雖未能完全準確預測到氣候變化帶來的問題,但並不代表「氣候變化」沒有發生。事實上,在過去十年間,地球氣候整體而言,都可慢慢改變。而過去幾年累積的數據,更加肯定地告訴我們 —— 氣候變化的存在。

跨國機構也肯定了氣候危機。2007 年 IPCC 發表工作報告,AR4 檢測了超過 6,000 份研究報告,指現時大氣和海洋氣溫比起 1880 年前都有所增加、全球冰層明顯有融化問題,以及海水水位都有上升。而當中的始作俑者,文中報告就以 "most of the observed increase in global average temperatures since the mid-20th century is very likely due to the observed increase in anthropogenic greenhouse gas concentrations." 概括,即是很大機會是人類排出溫室氣體所造成。

氣候科學家根據 2000 年的排放狀況特別報告 (Special Report on Emissions Scenario) ,訂出高排放和低排放的主要狀況。高排放是指世界各國以經濟發長為主,並以化石燃料為主要能源原料;低排放則指最理想的情況,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引入更潔淨的能源供應系統。AR4 指出,在高排放狀況下,氣溫可能會上升 2.4 - 6.4°C 而海水水位則會增加 26-59 厘米;而低排放狀況下,氣溫增長則大約 1.1-2.9°C,海水水位就上升約 18-38 厘米。

到 2014 年, IPCC 發長另一份更新報告 AR5。工作報告所用的字眼就更強硬。報告正式指氣候變化極有可能 (extremely likely) 是人類引起。不僅如此,報告亦提出,由於對氣候暖化的冰層移動更加了解,相信未來的海水水位將會大幅上升;而在高溫室排放量的情況下,本世紀中期的北冰洋夏天將不會再有冰層存在,比 AR4 提出的世紀末還要早。最近的氣候研究報告,更發現到格凌蘭的冰層急速退卻;個太平洋小島在過去十數年一一被滅頂

地球氣候如十年前估計,正不斷惡化。

十年驚醒

多得《絕望真相》,「氣候變化」由只有氣候科學家知道,到 2006 年開始廣為大眾關注——全球人類都欠了戈爾和科學家一個大人情。十年後的今天,氣候科學家昔日的預測都很不幸可以一一被驗證,被觀察到:全球乾旱、海洋洋流改變、極端天氣瀕繁、冰層融化以及海水水位上升等。

我們的情況確實相當惡劣,聯合國也發表報告指我們對地球造成的破壞速度甚快,而主因之一就是氣候變化。另外,NASA 研究所前總監更指,氣候大變將會令人類無法適應要境,而水位上升也會比之前預計嚴重。但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也並非只在「等死」。今年各國政府終簽定了取代《京都議定書》的《巴黎氣候條約》,再次燃起多國合作對抗氣候變化的希望。而不同的私人機構和企業,都有提出不同的方案、研究、或者基金,嘗試盡一分力扭轉局面。

去年成為自工業革命以來最熱的一年,而今年也可能會取代 2015 年成為最熱的一年。2016 年,我們不能再忽視氣候變化會,或者將會對自己和下一代帶來的威脅。若情況仍苦無改變,人類和其他生物「同坐一條船」,將會承受相當大的惡果。

我們活在地球,也作為整個生態系統的一部份,根本沒有藉口讓氣候變得更差,將自己推到盡路。 

參考資料:

Science News, Changing climate:10 years after An Inconvenient Truth, 8 April 2016

Skeptical Science, Is Al Gore's An Inconvenient Truth accurate?, 10 June 2010

IPCC, Fifth Assessment Report (AR5), 2014

IPCC, Fourth Assessment Report (AR4), 2007

New York Times, A Climate Scientist Battles Time and Mortality, 2 July 2012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