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桶改會」的四點建議

2016/2/2 — 19:28

垃圾桶,都有委員會,簡稱「桶改會」。

環境局昨日宣布成立「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改造督導委員會」,委員會目的,「在檢視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的分布及設計,以促進社會大眾減廢和資源回收。」香港有四萬多個公共垃圾桶,雖未必全球最多,卻肯定名列前茅。在檢討時,肯定要問,是垃圾太多,抑或不夠垃圾桶?而說白了,桶改會做的,就是在落實廢物收費前,要搞清楚公共垃圾桶、回收箱,還有垃圾站該如何布局,和放多少才算夠。

如果說「桶改會」是為了檢視有什麼具體事項值得探討,我會提出:

廣告

一、 先要有城市廢物管理的想像。以台北為例,路上很少垃圾桶,源於一種資源管理的理念,即推動源頭減廢,飲品店會回收賣出的即棄膠杯、生產商也會履行回收責任,那麼走在路上、走到公園,要扔的垃圾自然少。至於香港,如果business as usual,不推膠樽等飲品容器的生產者責任法規,減少垃圾桶就變得意義有限。那麼我們必須捫心自問,在垃圾圍城的挑戰下,我們未來,是繼續走垃圾處理的老路,還是資源管理的新方向?

二、 打破部門對減少垃圾桶的恐懼。康文署、食環署等管理垃圾桶及回收設施的部門,不會把減廢當然重點工作,而且部門在怕投訴,行政方便萬歲下,寧願多加桶「方便」公眾,頂多是犧牲前線清潔工掃餐懵了事,很少會問:「是否真的需要那麼多桶?」

廣告

在當下部門分割的行政分工,要部門把減廢當成工作的優先,似乎有點挑戰,但至少應減少這方面的恐懼,才能說減少垃圾桶,及談放置布局。我的了解是,多放垃圾桶,很多時是怕有垃圾蟲;但很少人會問,垃圾桶多,垃圾蟲就一定會少?這中間有多少正相關,至少我過去一年多的實地觀察,並不是這樣。而我家樓下康文署管轄的小小花園,一度放了29垃圾桶,也不完全解決得了垃圾蟲的問題。

三、 垃圾站,能否變成資源回收中心?

按現時法令,凡扔進垃圾桶、垃圾站的--那管是鋁罐、紙張、塑膠,都算公物,公眾和拾荒者都動不得。但明明是資源,卻就此扔掉,不可惜嗎?我不是說把所有垃圾站開放成為回收站,但挑選合適空間和地點的站頭善加利用,是否無可能?例如泥頭車車機協會在灣仔酒吧街附近的垃圾站做玻璃回收,,都發揮了盡地利的減廢功能。但可以推動的,肯定不只於此,這方面「結束一桶專棄」的朋友,應該有更深刻的體會。

四、 除了檢討垃圾設施這硬件,政府往往缺乏相應的法令支持,還有觀念轉變的軟件推動。近一年,民間相繼推出的「自己垃圾自己帶走」和清潔郊野及沙灘行動,都是不容忽視的草根助力。最近的「泛非龍」的東龍島行動,還有前陣子嶂上清理鋁罐山行動,都是一例。

在官民合作上,漁護署做了不錯的示範,敢於在遠足徑試行搬走無垃圾桶,讓遊人別把城市扔棄垃圾的習慣帶到郊野,初步效果不錯,完成了保育與減廢的雙重任務。

可以做的還有很多,有興趣的,可以加入本人的「再見垃圾桶」。

有人或者會問,政府這兩年搞完「糖鹽委員會」、現在又來個「垃圾桶會」,不能說這些問題不重要,但總覺細眉細眼,何必勞師動眾?是否因為政府認受有限,還是回應社會訴求重視公眾參與,還是有其他因由?這個,我識條鐵咩。

但如果有一個委員會,能理順以上提問,我樂見其成。

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改造督導委員會成立
**********************
環境局今日(二月一日)宣布成立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改造督導委員會,以進一步加強政府減廢及資源回收的工作,配合將來實施都市固體廢物按量收費。

政府承諾透過推行都巿固體廢物收費,推動行為改變以達致減廢目的,並正從多方面進行籌備工作。檢視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的分布及設計,以促進社會大眾減廢和資源回收,是其中重要一環。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說:「在顧及便利減廢和資源回收及有效推行都巿固體廢物按量收費的目標,以及平衡保持環境衞生的需要和確保公共資源的運用具成本效益的大前提下,委員會會檢視現時公共空間回收及垃圾收集設施,並提出所需的改造建議。」

環境局局長將出任委員會主席。委員會成員由來自相關界別的人士組成,包括設計及規劃界、學術界、商界、非牟利組織和地區人士,以及相關政府部門。委員會成員任期由二○一六年二月一日至二○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為期兩年。

 

委員會成員名單如下:

主席
──
環境局局長

成員
──
陳嘉敏
鄭茹蕙
馮通教授
馮永基教授
姚寶隆
黎戈博士
林浩揚
林耀文
李琬婷
梁美寶
李艷秋
吳永康
邵健偉教授
譚小瑩
鄧寶善教授
鄧展翔博士
王樂得
嚴志明
漁農自然護理署代表
環境保護署代表
食物環境衞生署代表
民政事務總署代表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代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