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耶魯:地區企業自發減排碳 無法抵消美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影響

2018/8/31 — 15:47

不少城市、地區與企業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後,仍然緊守協議繼續減排碳保護環境。不過,耶魯大學最新研究顯示,這些自發減排仍無法完全抵消全球第二大排放國美國退出協議的影響。

佔全球人口 7%的近 6,000 個城市、州份和地區,以及 2,000 多家總收入相當於美國全國經濟規模的企業,此前評估了自己的減排承諾,預計在 2030 年前可減少 15-22 億公噸溫室氣體。在部份地區,這些減排活動有重大意義,例如在美國本土州份與城市轉用更潔淨能源與有更好能源效率的減排步伐,已符合美國原本在《巴黎氣候協議》承諾的一半減排量。

然而,由耶魯 — 新加坡國立大學學院環境研究副教授 Angel Hsu 領導的報告卻指,在全球層面上這些自發減排無法阻止各國繼續排放造成的氣候變化,未來致命熱浪、風暴會越來越頻繁,海水水位也會暴升,導致不少沿海地區人口流離失所。

廣告

Angel Hsu 指出由城市、地區和企業主導的減排並非微不足道,但不可以只由他們減排碳,我們絕對需要各國政府落實多重措施來解決氣候問題。

研究分析了中、美、印度和巴西等九個最高碳排放國家,以及歐盟與地區自發碳減排量。不過研究發現,在美國退出協議後的全球所有碳減排措施,並不足以達致協議的「2°C 溫升限制」目標,協議更曾期望能將全球氣溫壓止在比前工業時代高 1.5°C 之內這個更嚴謹目標。

廣告

除了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特朗普政府早前公佈的計劃亦令全球減排目標面臨更多挑戰:美國計劃放寬車輛排放標準,可能會在未來 15 年內產生超過 10 億噸的額外二氧化碳排放量;上週,美國環境保護局亦宣布了一項針對能源業的政策,可能導致煤電廠的排放量上升。

研究又指,即使各國全面落實《巴黎氣候協議》的每一項承諾,到本世紀末,全球溫升仍會達 3.3°C 左右。麻省理工學院系統動力學小組主任 John Sterman 指歡迎柏林、加州、可口可樂公司等這些經濟體系自發減排,但沒有國家級的政策仍然不足以扭轉局面。他又指,現時世界正處於一場氣候變化加劇與減排所需的創新科技之間的拉鋸之中。

近幾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曾稍有緩和,但去年卻不跌反升,突顯解決氣候變化的逼切性。學界也不斷強調要使用例如碳收集及儲存,甚至地球工程技術。然而,這些技術都未被完全證明商業應用是可行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負碳排放中心負責人 Klaus Lackner 表示,現時人類已處於非常危險的氣候狀態,不得不直接從大氣除碳。我們必須停止排放碳到大氣之中,放棄化石燃料並尋找其他再生能源,處理我們已經現時的「碳債」。

下月中,全球各地的城市、地區政府代表與企業管理層亦會於三藩市召開峰會,討論如何在政府政策之外有更多的減排行動,避免氣候變化帶來的最嚴重惡果。

來源:
The Guardian, Climate change: local efforts won't be enough to undo Trump's inaction, study says, 30 August 2018
Data Driven Yale, With Local Action, Major Economies Can Get Closer To Meeting Paris Climate Targets, 29 August 2018

報告:
Data Driven Yale, New Climate Institute & PBL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Agency. (2018). Global climate action of regions, states and businesses. Retrieved from http://datadriven.yale.edu/wp-content/uploads/2018/08/YALE-NCI-PBL_Global_climate_action.pdf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