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胡嘉明: 廢品收集者是環保先鋒

2016/7/22 — 6:57

中大學者胡嘉明與內地學者張劼穎完成北京冷水村廢品回收社群的研究,最近出版了《廢品生活:垃圾場的經濟、社群與空間》一書。

中大學者胡嘉明與內地學者張劼穎完成北京冷水村廢品回收社群的研究,最近出版了《廢品生活:垃圾場的經濟、社群與空間》一書。

讀:《讀書好》
胡:胡嘉明

讀:在關於冷水村的拾荒社群研究中,是以甚麼眼光去看他們?
胡:人類學家與社會學家不同,社會學家出發點是找出表象下的結構及Pattern,一定會找到,視乎你怎樣問,人類學家是先放低包袱,同研究對象產生一種互為主觀intersubjective的狀態,不是帶着既定問題去找被訪者,先放下自己,聽聽他們說甚麼。

讀:整個研究的緣起是甚麼?
胡:起初是一個集體研究計劃,張劼穎先去做田野考察,當時她已做了一段時間,打開了與被訪者的關係,這一步是不容易,很難打入他們的圈子。我以往研究中國農村,曾在延安住了一年,但今次冷水村是城鄉交合區,我未曾經歷過,這是中國城市化產生的怪胎,他不是城市,更非城中村,又不是農村,我對這空間產生好奇,是城鄉交合區吸引我進入這研究項目,在這裡有好多廢品場,城市的垃圾原來是一步一步最終堆到這些廢品院子內。我們研究的社群是個一萬呎的廢品大院子,有很多房間,每間一百廿呎左右,門外是各家指定的擺貨位置。

廣告

讀:廢品院子同菲律賓、南美的垃圾山貧民窟有何分別?
胡:完全不同,菲律賓的是人跟隨垃圾而生活,廢品埸是他們主動去收集垃圾堆放在自己家門口,因為這些垃圾有價值,他們要看管好,分類整理好再賣給環保產業公司。

讀:中國大陸是否已經有成熟的廢物再做的工業?這些拾荒者靠甚麼賺錢?
胡:是,整個網絡已經十分成熟,我研究的主人翁主要是去一個小區,同管理處協議,帶走小區內所有家居垃圾,對屋苑管理處而言是不用再運送垃圾去環衛站,起初拾荒者要畀錢屋苑的,但近年隨着垃圾愈來愈多,反而是屋苑要求回收院子去運走垃圾。這些收廢品人主要賺錢的方法,是將無人肯做的家居垃圾,做細緻的分類,工作污糟及瑣碎,他們每天用三輪車去小區收垃圾,有的已經是第二代收廢品人。

廣告

讀:他們是如何看待自己?
胡:以往大家會視垃圾是一種生產工具means of production,垃圾是外在於他們的,只是一種賺錢方法。但從人類學角度去思考,我會看廢品如何影響他們的身份,自尊及日常生活。

讀:在書中最後一章提到那位特別時尚穿高跟鞋的陜西大姐,她千方百計隱藏自己收垃圾的工作,不願意讓人知,如果純粹是生產工具,怎會有這種行為?
胡:其實各人的反應是有分別的,有的毫不介意,認為自己是幫助城市小區處理垃圾問題,也不是偷呃拐騙,有甚麼問題。

讀:中國式廢品生活有甚麼特別的地方?
胡:中國是個廢品輸入大國,同時也是廢品生產大國,中國消費主義抬頭,廢品在中國會是一門大生意,好多發展中國家難以做到廢物循環再造,因為欠缺工業基礎,但中國是世界工廠,有足夠的技術及勞動力,這將是一個全球應該關注的重要產業。北京收廢品行業有十萬人以上,他們是介乎於政府、市場、城市、農村之間的位置,現實上沒有工廠會願意只做垃圾分類,他們用自己個體勞動力去賺錢,再提供予回收產業再做,是中國高速城市化及消費主義造就了這個中國特殊的行業。在研究中他們表示不會回到工廠去,收廢品人是由工廠流出的農民工,對於富士康軍訓式管理,整個身體由朝到晚都屬於老闆,他們感到怕怕。收廢品辛苦但自由,要加入這行業是有門檻的,入去那一萬呎的廢品院子不容易,所以他們會交給下一代。家居垃圾分類亦講求技術,要分得整齊、乾淨、別人才會買,他們不是香港人所理解的失業人士變拾荒者或執紙皮婆婆,因為工作要有體力,眼明手快,也要捱得。我會叫這些收廢品人做環保先鋒,你看看香港,正因為家居垃圾不用強制分類,全部運去堆填,所以造成堆填區壓力好大。

讀:廢品收集者的研究對了解中國社會有甚麼幫助?
胡:從實證層面,這是關於「城市他者」的研究,認識了較少人關注過的農民工,他們並非建築工人及工廠工人,但他們參與一個規模好大的非正式經濟informal economy,他們不認為自己是工人,認為自己是做小生意,這些農民沒有流入城市,離鄉不離土,而是停留在城鄉交合區。這些城鄉交合區是中國城市化的特產,即非城市亦非農村,而是一個緩衝區buffer zone,將城市排出的污物吸納,我們稱為externality,這是中國高速城市化另一面,不光鮮,不願人見到的東西就集中在城鄉交合區。城市光鮮亮麗,農村還有田園牧歌印象,而城鄉交合區則是另一個光景。我不希望讀者以同情眼光看他們,因為這群人的而且確是有貢獻。至於理論層面,外國對廢品研究愈來愈重視,waste在人類生活中究竟如何處理,我們都需要思考living with waste。目前這一刻,仍然是內地農民工,貧窮的一群去處理廢品,將來是會改變,我們逐步要在生活中與廢品並存。■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