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膠袋比紙袋環保

2015/3/17 — 8:00

velkr0 / flickr

velkr0 / flickr

注意:我沒說膠袋環保,但比起紙袋,膠袋對地球的污染可是少一大截——這是非常普遍的誤解:上周網上有一張過千人讚好的相片,是用紙巾塾著一件蛋撻,內文說用少了一個膠袋,殊不知紙巾的碳排放,可能比膠袋更高。又有另一張相片由熱心環保的朋友張貼,是街頭小吃裝進紙袋,內文也指可減少垃圾,令我非常愕然。


一般人以為紙袋紙巾等可以分解,而膠袋不會,事實是埋在堆填區裡,什麼都很難分解。香港堆填區的設計,就像「包雲吞」:「雲吞皮」厚達十幾層,除了厚兩厘米的黑膠,為免垃圾刺穿,上面有保護軟墊,下面有厚兩倍的白色「膨潤土墊」,一濕便發脹,塞住黑膠的破洞,土墊下面再有碎石層收集地下水流走。如果膠袋五百年才分解,那「雲吞皮」一定要五百年後仍然留得住,為免垃圾汁污染地下水、分解過程中的沼氣會引起爆炸,「雲吞」裡的垃圾會不斷抽掉水份和氣體,變相是真空處理!


垃圾一旦分解,堆填區便會沉降,最初幾年,高度可下降達一成,然而慢慢便穩定下來,像將軍澳II/ III期堆填區,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才沉了一米,早期使用的堆填區都沒再下沉。堆填區由工程主導,期望的是一個乾燥、安靜、甚至「與世隔絕」的環境,工程師會非常自豪,但垃圾非常難分解。美國經典著作《垃圾之歌》作者去掩埋場「考古」:二十年前的熱狗仍然完整無缺、報紙仍然清楚可讀。

廣告

香港的堆填區有大量塑膠,上星期提到二零一一年單單瓶裝水便有一百噸,但連用膠袋等,送去堆填區的廢物中,塑料並不足兩成,紙料可是超過兩成,而數量最多的,還是廚餘。

廣告

英國八十年代出版被視作綠色消費聖經的《the Green Consumer Guild》,作者在二零零七年出更新版,直指膠袋比起紙袋是「更好的生態選擇」,因為紙袋比膠袋重六倍,在堆填區裡佔多十倍地方。另一本權威著作《Global Warming Survival Handbook》列明每個紙袋會帶來 5.75 磅空氣污染,膠袋只有 1.2 磅;紙袋生產過程產生的污水比膠袋多 50 倍,而生產膠袋用少四成能源,循環再造時也比紙袋省超過九成能源。計算碳排放的《How Bad are Bananas?》推算一個超市膠袋碳排放是 10g CO,而一個裝衣服的紙袋是 80g CO,多達七倍。

但這些作者都認為應該用膠袋嗎?當然不是,更好的選擇是大家都知道的自備購物袋。然而這裡又有一個陷阱,香港人使用「不織布」環保袋已經到了泛濫的地步:香港無紡布協會表示每年至少有五百萬個不織布袋流入市面,一年的生產量已經可以滿足全港需求,可是每年的生產量仍然以兩至三成增長。一個「不織布」環保袋比膠袋消耗多十倍能源,但有用多十次嗎?


問題的關鍵,是即用即棄。再「環保」的物料,用完就丟,同樣淪為垃圾,反觀大家心目中罪大惡極的膠袋,二零零八年美國 The ULS REPORT 便指出,膠袋使用四次,便能抵消製造和丟棄所造成的環境衝擊。


膠袋其實是活用石油剩餘價值的產品,比紙袋更輕便耐用,重點是如何可以多次重用。例如去街市,買完生果的膠袋,下次可以帶去買菜,有些蔬果始終要分開裝,不能一股腦裡塞進環保袋,揹袋裡放幾個膠袋,方便過帶幾個食物盒。


我發現最難重用的膠袋,是麵包袋,總是一層油和麵包碎碎,會發霉。雖然用一點肥皂就可以洗乾淨,可是很難完全乾透。我家住郊外,會用摺疊式小衣架來晾乾,但市區的朋友就不容易了。


一直記得我第一次遇見台灣簡樸大師區紀復,他在香港教協舉辦講座,示範摺膠袋:「你看這個膠袋多漂亮,上面的圖畫好有心思。可以這樣……這樣……摺成小三角,上面的公仔還可看得見呢!隨時拿出來再用,真的破舊到不能用,也是摺得細細地棄掉,不會佔地方或者堵塞溝渠。」

「如果我們對一個膠袋也懂得珍借,對人便不會隨便放棄。」他輕輕說畢,全場突然一片靜默。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