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虛擬水揭示的真相

2013/8/9 — 11:25

Water Footprint Poster, designed by Timm Kekeritiz. virtualwater.eu

Water Footprint Poster, designed by Timm Kekeritiz. virtualwater.eu

人類面臨很多挑戰。全球暖化、能源短缺等議題,我們都耳熟能詳,在酷熱警告下和油價上升時,最能體會,唯獨是水資源枯竭,對多年被迫超購東江水的現代香港人來說,並不是切身問題。

水文專家 Arjen Hoekstra 關於水足跡的新書(註1)第一句就問:「每月水費多少,你知嗎?」再問「你用多少水?」一定無人答得出。

著名環境分析專家 Lester Brown 上月發出「水高峰 (peak water)」警告(註2),驟眼以為是 peak oil。他要說的是,水(淡水)是有限的資源,水高峰才是人類的真正危機。但誰都知道,水無處不在,甚至遍佈宇宙;而水經河川草木雲雨等途徑循環,是可再生資源,必要時還可以開井取用深層的化石水,旱災亦有水災平衡,怎會有全球總量供不應求的一天?

廣告

水資源問題複雜在看不見的部份。除了水庫、化淡廠等政績工程,更大部份隱藏在地緣政治、全球貿易,及至個人生活細節裏面。舉個例,一頓豐富早餐所需的水喉水,加上洗碗所需,也不過幾公升。但各種食材在種植、製造和分銷過程共耗水約三個浴缸。香港沒有農業的水資源,只能「夾 (embed) 」在食材裏,通過進口貿易取得。隱含在早餐這三個浴缸的,就是「虛擬水 (virtual water) 」,耗用後留下「水足跡 (water footprint) 」。

繫人類安危 要未雨綢繆

廣告

由早餐一例可知,我們總體所需的虛擬水量,遠遠大於取自水塘的雨水和東江水。網上找不到香港人的平均虛擬水用量,但以全球和美國的資料估計,最少每年二千立方米(卅個大貨櫃的容量),遠大於水務署公佈人均年用食水的五十立方米。換言之,我們巨大的水足跡中,「水喉水」小得不及一隻腳趾。「沒有東江水香港能否生存」這問題背後有一個事實:單靠東江水香港也不能生存。農業水資源不足的城市如香港和新加坡,必須以經濟實力通過貿易交換及運用科技取得所需的虛擬水。

水資源學者 John Anthony Allan 廿多年前開始以虛擬水概念,論述全球水資源的流通和利用,2008 年獲「水文學諾貝爾獎」——Stockholm Water Prize。如果「虛擬」看似不實在,Tony Allan 的新書《虛擬水》(註3)將會說服讀者,幾乎所有生活的所需出產,都隱含大量虛擬水;全球虛擬水來源最終只有一個,就是 Brown 認為高峰將過、點滴不虛的可用淡水。

Allan 現年七十六歲,漫長的學術生涯中見證全球環境災難、農業產能大躍進、預言中的水資源爭奪戰演變成外交角力、不公平的全球化貿易對窮國農民的傷害,及至個人生活消費模式的變遷。教授通過貫通其中的虛擬水轉移,構成一部以水資源為主角的現代文明簡史,分三部份敘述:「糧豐水足報酬佳」的工業大國、經驗各有不同的發展中國家,及有機會成為水資源「大而美」的金磚五國。Allan 更以中國的一孩政策「為地球減少三億多人口」的成就,寄望金磚五國「拯救世界」:全球人口預期在世紀末前增加近半,人口大國不得不全力運用有限的水資源,以滿足虛擬水的額外需求。不可不知,香港虛擬水來源之一的東江水,亦將面對流域地區需求增加的壓力

水資源為人類安危所繫,須以有形之手未雨綢繆,但一切改變都由個人開始。《虛擬水》旨在「幫助消費者與農民了解自身對未來全球水資源的安全……的影響」。Allan 以生動的圖文,闡明虛擬水背後的水文科學和水資源概念,幫助消費者作出理性的選擇及改變。日前電視直播首度試食的「試管牛肉」,荷蘭科學家宣稱將可大幅節省生產肉食的資源,減幅最驚人的成份,就是虛擬水。Allan 在卷首以資訊圖像說明,素食者的水足跡只及肉食者一半,箇中含意,不言而喻。

(註1)及(註2)可以 Google 尋得,不贅;

(註3)中譯本全名《煮一杯咖啡需要多少水:生活事物背後的虛擬水》。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