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螢火蟲的自聊:可以救救我們這點點的螢火嗎?

2016/2/21 — 10:39

此乃合成照片

此乃合成照片

我是黑螢,是螢火蟲的其中一個品種,住在大埔的山中。

近來我們的家很熱鬧,很多人類來到要拍黃色的油菜花。

廣告

這個週末來拍照的人類,把我的家擠得水泄不通,並曾經一度封路。要來到我的家,只有一條很窄小的車路,很多人駕車來到,十多架車已經可以塞爆整條路。

不知為何,人類很奇怪,頻頻看見他們用手機拍攝自己在黃色的花田中,然後很快又低下頭看著手機,忙個不停。

廣告

其實這兒是我住了多年的家,人類數十年前在此耕種,然後又棄耕。

棄耕出來的農地有很多腐殖質及昆蟲,非常適合我們在此生長覓食。我們的 BB 要食肉的,在此的 BB 們可以捕食得到蝸牛、蚯蚓等。

最近有人類在此「復耕」,清理雜草後,種了很多很多的油菜花,正威脅著我們居住的生境。

其實我們螢火蟲在求偶期間會發出微光,也是黃色的,是天生就有這個本領。

此乃合成照片

此乃合成照片

我們發出微光,是用來吸引異性。憑著這點點光我們就能尋覓異性,求偶成功後便會進行人生大事。

我們可以說是昆蟲界的明星,在眾多昆蟲之中,算是頗受人類歡迎的昆蟲之一,可能是因為我們會在晚上飛來飛去發光的特質,就像有漫天的光點懸浮在空中。人類看見我們時,便會覺得十分浪漫。

此乃合成照片

此乃合成照片

此乃合成照片

此乃合成照片

或許當我們這個特質出現後,又會成為人類的拍攝目標。

我們居住的地方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並不是人類所設的郊野公園範圍,我們的家曾經被納入為新自保育政策下「十二個具優先保育地點」之一。

雖然如此,但曾經有建議興建哥爾夫球場、又說過興建骨灰龕,結果這些沒有興建,最後卻來了一個油菜花田。

大量的遊人騷擾,加上種植油菜花所使用的殺蟲劑、農藥等,都在威脅著我們的家。我們可能很快要與香港說再見了。

人類,你們可以救救我們這點點的螢火嗎?可以讓我們有回自己的家嗎?

此乃合成照片

此乃合成照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