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行山系列(上)

2016/12/9 — 12:00

【文、圖:朝雲】

毅行者記錄為何愈來愈快?行山徑是否愈天然愈好?

***

廣告

山徑相繼石屎化,屢遭山友詬病。中大暨同民間團體,特設講座,邀請專家解惑,山友亦積極發言,其中一人「霸咪」良久,足見情切。他是一位老外,也是一位香港人。

***

廣告

資深山友李以強解釋,毅行者的有數記錄,由九十年代 13 小時,縮短到 11 小時,並非反映人定勝天,沒有極限,而是因為麥理浩徑愈來愈多石屎路段。

他分享在吉澳拍下的水泥石階,正是典型的負面例子,與自然景觀不協調。李認為陡峭的山路不可能都訴諸天然,必須有人工路段,但可考慮用其他材料。

***

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教授梁宇暉發言前先申訴,在美國大選是投另一候選人,結果落空,「未來四年唔知點過。」

他解釋任何山徑和步道,本質已屬干擾環境,學界對山徑設計有種種規範。比如民眾往往不喜官方路徑,自行闢路,政府的工程固然不當,但民眾所為亦可能破壞當地生境。他的團隊便曾在陽明山研究,發覺碎石鋪設的步道使用率最好。

梁說原則上愈自然固然愈好,但香港多雨,容易侵蝕水土。「有咩 solution 唔用石屎又可以減少侵蝕?原來有十個 solutions,但佢地(漁護署)只係諗到兩個。。。漁護署唔係路政署,佢地都唔想將地方變成石屎。最好就好似你地咁,幫助、參與。」

***

國立臺灣大學助理教授徐銘謙,也是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她笑問是否天然的山徑最好?卻觸發膝蓋痛的煩惱。

她提出山徑共分四類:國家征服模式、國家景觀模式、公民參與模式、社群自給模式。

前兩者分屬行軍需要,和國家營造的景點,但時或忽略生境與用者。水泥階梯根本用不其所,既破壞環境,亦不討好,登山者寧願自行開道。

她特地遠赴美國阿帕拉契山徑,成為修護步道的義工。此徑連接美國十四州,全賴民間自發維護,正是公民參與的典範。他們強調就地取材,既力保原貌,也傳承原住民手作古道的傳統,讓社群可與自然並存。「雖由人作,宛自天開」,就是理想的步道。

台灣的千里步道協會,參考美國和原住民的經驗,引進步道工作假期,寓旅遊、教育和義工於一身,讓登山郊遊不再等如損耗環境,而是有所裨益。

最後她回饋香港,欽佩漁護署的工人之餘,亦提到港台兩地都有歷史古道,如荔枝窩自然步道,她特地拭抹路旁石碑,始悉古道建於民國九年(1920 年)。如同台灣原住民的遺產,古樸的手工石道,與自然融為一體,毫不違和。先民的貽範,堪為今人借鑒。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http://www.tmitrail.org.tw/

***

答問時段,一老外率先發言。儘管超時屢勸不止,但他詢問全場市民,有幾多人想要石屎山徑?發言獲得全場掌聲。

原來 Guy Shirra 還有中文名,他叫蕭諾,是香港人。

蕭諾不想為當獸醫而留在大學七年,往馬來西亞擔任兩年義務老師,從此愛上東方,再經 Crown Agents 申請加入警隊,1967 年來港。蕭諾負責巡察鄉郊多年,向常使用古道,97 年退休後,仍長居西貢,成立 Hong Kong Boulder Trackways,身體力行保育。

「最緊要係啲古道,係三四百年前中國人整出嚟,仲有好多。但係香港政府。。。好衰。」

Hong Kong Boulder Trackways:

https://sites.google.com/site/hongkongbouldertrackways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BoulderTrackways

***

小強正是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的創辦者。他批評官方強調安全,恐怕是擺小朋友和老人家上枱。身為消防員,他交代局方所收求助,多屬中暑和迷路,罕聞因山路不平受傷。他憶述自己三歲孩子,也更喜自然的山徑,對石屎路則興致索然。梁宇暉教授亦然其說,解釋孩子對自然更感與趣,有學術研究支持。

他說以往未曾留意問題,但自從去台灣、日本和歐洲參加比賽,發覺人家的山徑原來沒水泥;反之香港的石屎路則愈來愈多,大煞風景。

他多番與漁護署、民政署交涉,所得答覆都是為長者安全。但他質疑有沒有真實數據?「好多老人家都覺得唔好行,膝頭痛,落山寧願兜第二度。」民眾自闢蹊徑,令石屎路旁再生一條泥路,雙重破壞環境。

關注組展開調查,一星期收回六千份問卷,發覺人同此心,不僅僅是他們。「問卷有成三頁紙,唔關注點會睬我地。原來好多人都意識到問題,但出左聲鬧左就算,冇實質行動。」

他希望關注組能夠藉此平台,聯繫民間,長期監察,以期真正解決。之後他便陪同漁護署去雞公山考察。該地山徑損壞嚴重,但關注組想引進更多知識和經驗,不必再用水泥覆蓋問題。

 

郊遊徑石屎化關注小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