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5/8/10 - 0:02

西營盤 樹根連儂牆

入夜,市民仍在連儂牆絡繹駐足,憑弔樹塚。

筆者走近樹牆的路上,已經聽到兩個街坊說「痴線」。

居住西營盤廿多年的女士,佇立良久,覺得好可惜。

廣告

至於一家三口的西營盤居民,母親說般咸道沿路的樹,的確接連出事,試過傷及人命。但她不同意因此就倉促斬樹,是「斬腳趾避沙蟲」。

「就好似我個仔好曳,搞唔掂,唔想教,係咪踢佢出街,劏左佢?

百幾年嘅樹,唔係棵花。我地由細係度大,過去在窗口便能望到最大那棵樹,它倒下後便直接望到萬寧,好唔習慣。應該仲有好多方法,比如修葺,加固護土牆,繩索等等。香港仲有好多古樹,唔好有事就斬哂佢。」

(孩子似乎不滿媽媽的比喻,所以找不到這家人拍照)

在聖士提反就讀的舊生,說由Form 1到如今,每天經過都會見到(她母親搭腔:咩Form 1呀,小二呀)。她不明白大的出事,是不是就要斬埋其他樹。

因知稍後有雨,所以出門趕往西營盤,盡量記下市民心聲。大雨過後,市民的留言或隨水滌去,但樹根仍在,四個如被斬首的傷口,彰彰控訴政府又一宗罪。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