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絕育」的不是木棉,是建制派

2015/3/13 — 18:53

圖:wikipedia

圖:wikipedia

【文:慈雲山建設力量】

「千山風雨綠,半壁木棉紅。 」每年在春天盛開的木棉,一直陪伴著不少街坊成長。然而,日前黃大仙區多名建制派區議員在議會內要求康文署將木棉樹強制撤離本區,甚至以網包裹樹枝,務求讓世稱「英雄樹」的木棉「絕育」。

廣告

說英雄,誰是英雄?

香港植物標本室最早於1879年就已經有木棉的標本紀錄。這種至少在港繁衍百多年的喬木,於每年仲春之際在雨水的滋潤下枝幹舒展、拔地而起本為常事。又高又直的樹幹、如火炬般豔紅的花朵,為木棉贏取了「英雄樹」的稱號。每年木棉結果之時,漫天飛絮帶着「英雄」的種子乘風遠去,宛若下了一場春雪般浪漫。

廣告

可惜在今日的社會,落棉的自然常態卻成為極少數人的投訴對象,促使某些政黨有組織地要代市民去除這個「心腹大患」。

翻查區議會會議紀錄,隸屬民建聯、工聯會等建制派區議員自2012年開始致力圍剿「英雄」。建制派議員稱收到居民投訴,指棉絮「影響公共環境衛生及引發呼吸道感染」,因而不斷在建制內向政府施壓務求令木棉在民居附近消失。

小人當道,英雄無路!

當民建聯、工聯會的議員聲嘶力竭地大放厥詞,指責一棵棵與香港人至少共同生活百多年的木棉樹會影響人類健康。港大醫學院胸肺/深切治療及內科系副教授曾華德卻指出,暫時未有醫學研究證實住所或工作地點附近種植了大量木棉,會使一般人較易感染呼吸道疾病。香港醫學會亦早已指出木棉樹的飛絮並非敏感症的根源。

不過,有人會認為即使木棉無損眾人健康,其飄絮與落下的果實也會影響市容,更讓小市民需要更頻密地打掃家居。總括而言,每年落棉的日子有限,對市民的影響微乎其微,若因此強行干涉自然世界的繁衍,親手把當前美景及集體回憶摧殘,可算是「因噎廢食」。

與其諉過於只有在仲春才「作惡」的飄絮,何不透過其他有效途徑舒緩區內空氣污染。積極進行汽車廢氣減排,甚至廣植樹木加強「市肺」的功能,反為更有效益。

屎可忍、尿可忍、蠢不可忍

不過,建制派的智將往往就有他們獨到的邏輯。池彩區議員何賢輝(工聯會/民建聯)曾於2014年6月24日的區議會會議上發言,指出木棉乃「香港五十多種害樹的其中一種」,亦受到街坊投訴指「棉絮會吹入身,個身會好痕」,甚至認為在落棉的日子,街坊可能會因為敏感、氣管炎而「受到好大傷害」。

慈雲西區議員袁國強(民建聯)亦不遑多讓,在同一會議上質詢政府官員的時候,居然問「木棉除咗吸入廢氣呼出新鮮空氣外仲有無咩特別功能?」如果沒有特別,何不將木棉移植到遠離人煙的地方?

雖然席間政府代表多次強調落棉只對個別敏感體質人士可能有影響,建議有關人士在落棉高峰期間戴口罩保護自己,但慈雲東區議員何漢文(民建聯/工聯會)卻憤慨地指出「要市民戴口罩去避免呢個情況,我覺得真係唔係好合理!」

先不論諸位建制派智將是否誤把「石棉」當「木棉」,如果木棉真的對人體有害,這些議員何不牽頭呼籲全港禁售「五花茶」?君不知這味承傳民間智慧的廣東涼茶,一般是以木棉花配雞蛋花、金銀花、槐花及菊花熬製而成?

我手我心,誓保「英雄」!

其實,社區內的大小事情人人有責。區議會本來就是將市民心聲連結到政府核心的橋樑,而非各個利益集團「無風起浪」、佯裝「做實事」的舞台。

有見及此,我們將發起聯署行動,促請政府正視市民的意願,全面保留所有健康的樹木,並爭取時間檢討樹木政策,切實提升市民生活質素。我們要令建制派的議員知道,他們倡議的極端手法,破壞生態之餘又不能直達問題核心,更加違反「天道」。因為,「天道,即民心。」

如果,大家都對建制派的「無稽」看不過眼,這次懇請各位拿起筆走出來,為守護「英雄」及香港自然生態寫上閣下不朽的名字。

 

作者簡介:以慈雲山為本,為社區未來的發展作出貢獻。我們亦希望能夠擔當監察各政府部門及倡議政策的角色。為居民提供多元化服務之餘,同時維護大家應有的權益。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