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柴靜《看見》,停一停,看看一無所有的天空

2015/8/7 — 16:51

【文:MiMi HUI】

十個人講述相同的一件事,有可能呈現十種不同的氛圍。小時候學習寫作文,老師說要多用比喻、多用擬人法、多用新詞⋯⋯文章裏就只有所謂的寫作技巧,而沒有靈魂。柴靜寫的《看見》都是過去採訪的回憶敘述,密密麻麻,乍看是舊材料,但人總在沈澱過後回看時,看見得更多,感受深,舊的故事用平實的文字敘述,味道就自然滲透。

「我的起點太低,所以用不著發愁別的,接下來幾十年要做的,只是讓自己從蒙昧中一點點解縛出來,這是一個窮盡一生也完成不了的工作,想到這點就踏實了。」

廣告

閱讀的時候,我一直想像她是否貼著斗大的兩個字「謙卑」在案頭上來寫這本書呢?意識到自己能力的不足,首個反應總是會先慌張,然後想遮掩。為甚麼要把自己放在那麼高的位置呢?進步,是一生都要做的事,沒有必要慌張。各人有各人的節奏,可以向自己交代就足夠了。作為記者,她採訪的對象太多太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生命哲學。看得多,就更謙卑。

「天空一無所有,為何給我安慰。」

廣告

「痛苦的時候,去看西北的天空,去看明亮的樹林,那是永恆的安慰。」

我跟朋友說,有時候真的要掩卷深呼吸,敘述裏的痛苦那麼密那麼無助,一口氣看不了太多。而作為第一手拿取到這些資料的記者,如何消化如何呈現這些震撼呢?書中有很多片段記錄柴靜作為記者在採訪時面對的情感掙扎,「記者不應該有感受」曾經是她的保護罩,但面對一個沒有感受的記者,被訪者就能直面地說出自己的故事嗎?記者和被訪者都有自己的掙扎,每個人從蛹到蝶的過程都是自己的故事。

每個人的故事進行到途中,有時會走不下去,那就停一停,看看一無所有的天空。人在,信念在,就看得見走下去的路。

 

 

作者簡介:香港地普通女子一名,愛看書,相信美好的事尚未發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