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步看世界

2015/1/23 — 8:30

跑步是運動、是比賽,但 Raymond (羅禮文)二零一一年去到肯雅,才明白跑步可以關乎一生。「如果不跑步,便要耕田。」肯雅的跑步選手坦言,這是當地唯一出人頭地的途徑。可是走遍市內,竟然沒有一間運動用品店。「幾乎所有店舖都在賣二手衫、二手鞋。」 Raymond 於是請跑手遂個寫下想要什麼,大家很認真寫下姓名和想要的物資:大部份都需要跑鞋,尤其是女跑手,肯雅很難找到女裝跑鞋。

「對想釣魚的人,漁桿是最重要的丄具,跑鞋對肯亞選手,也是同等價值。」 Raymond 把長長的名單收下,回到香港開始想辦法。

Raymond 先是在香港認識肯雅的知名失明跑手 Henry Wanyoike Wahu ,每次 Henry 來港參加比賽, Raymond 都會陪他去深水埗鴨寮街,搜羅大量平價實用的野外用品:省電的 Led 燈、各式各樣的太陽能用品、甚至發電機。

廣告

Raymond 有次問 Henry 還需要什麼?「盲人扙,肯雅賣得好貴!還有太陽眼鏡。」 Henry 答,眼鏡是用來掩住眼疾。 Raymond 剛好有朋友在台灣開眼鏡店,於是從台灣帶來大量樣本太陽眼鏡,並向朋友籌款一起在網上平台買盲人仗。

直到去年, Raymond 才和在富士山馬拉松認識的朋友一起,發起網上籌集跑鞋跑衫,消息在網上傳開,預定分三次在三個地點收集,第一次已經收到過百跑鞋跑衫。「我家有雜物房可以暫時放著,可是數量也太多了,可否叫停?我問朋友,她說在網上已經貼出收集的資料,只能繼續,而且每一對鞋,她都和朋友清潔抹好放進膠袋。」 Raymond 說三次收集活動後,收到幾百雙跑鞋、過千件運動衣,包括大量全封不動的馬拉松贈品衫。
「我一生人都沒試過家裡有那麼多跑鞋,好想發癲,將所有的鞋子拿出來在上面打滾!呵呵!」他開完玩笑,就要面對頭痛問題:如何運送?好在 Raymond 在航空公司工作,機票特價、行李量加倍,於是不斷當「人肉送貨機」──今年初 Henry 去杜拜跑馬拉松, Raymond 也報名參加,把第一批跑鞋跑衫帶去杜拜,再由 Henry 和其他肯雅跑手帶回家。然後第二批,由肯雅選手來香港參加馬拉松比賽後帶走,第三批送去尼泊爾,最後剩下的衣服,送到大陸山區。
「我就當作是馬拉松比賽,用自己的步伐跑,一步步,一定會完成。」他花了大半年時間,才把這批香港人捐出來的跑鞋跑衫送完。這樣「帶貨」,過關不會被留難?「每次我都很坦白地解釋,那些海關最後都相信我。」他理直氣壯地說。

我是在臉書認識 Raymond 的,每朝日六點我開始寫稿,他已經跑完步,張貼的早餐相片教人流口水。還以為他是在工作前「晨運」,但航空公司的工作要輪班,他是特地選擇淩晨四、五點跑步。
「香港的空氣一到六點便變差。」他斷言元兇是汽車:「特別是巴士,駛過噴出一陣廢氣,過了好一會還是一陣味!」每天三、四點他都好爭扎,迫自己起身,閉著眼換衣服,直到出發跑步,腦裡才變得一片澄明。

廣告

「跑步時,腦袋最清醒,遇到有什麼問題我都可以先睡覺,醒來跑著跑著,便會想到解決的辦法。」他天天摸黑從大坑跑去寶雲道,堅持全程靜靜地一個人。二零零九年同鹷的同事突然心臟病發,好在夠搶夠回來,這像一記警鐘,讓 Raymond 開始做運動,選中跑步因為不需別人作伴。「這四五年來,已經有五個同事心臟病發,有一個還救不回來,還有一個女同事中了風。城市生活實在太大壓力!」 Raymond 說大家都不理身體,出事已經太遲,可是開始做運動,身體便會變得敏感,那裡不舒服、想吃什麼,身體都會告訴你,慢慢地,整個生活都被改變。


「香港好多人跑步,都緊張時間,跑馬拉松也在拼一分一秒,甚至像集郵一樣去參加各地比賽,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他最初跑步是因為健康,然後,是因為跑著更能看世界,各地馬拉松都有不同文化:只有大陸的比賽才會不夠獎牌,顯然是有人拿多了;日本人會準備食物,為落後的跑手打氣,不會像香港會用「網魚」般用網截停最後的參加者,強迫送上車離開。


而如果不是認識到肯雅的跑手,他拿著公司特價機票,可能只是頻頻旅行買東西。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