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穹頂之下》,我想說的其實是……

2015/3/6 — 11:21

【文:JacobSo】

柴靜作為普羅大眾幾乎都認識的媒體人,慚愧我在這幾天前并不認識此人。當年她推出她的著作《看見》時,幾乎一時洛陽紙貴,在廣州方所的見面會同樣逼爆,然而在身邊不少人都入手此書時我并不為所動。因為她是一名來自中央電視臺的媒體人,我膚淺地認為這就是她的原罪,同時受萬人追捧也讓我必須有所距離,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每天都會爆出的娛樂圈新聞一樣,這不是追捧一個知識份子,她只不過是一個也許會煽情的傳媒人,我並不想媚俗。

廣告

然而,前幾天,這位媒體人發佈一個以中國社會霧霾問題為主題的紀錄片卻掀起了社會翻雲覆雨。當我看到很多朋友轉發此視頻時,我跟平時看到的心靈雞湯一樣置之不理,但無意間我看到了這個紀錄片的宣傳片,裡面最後兩個字讓我決定重頭到尾地觀看此片,因為這兩個字讓我覺得這部片可能不簡單。這兩個字就是:制度。

任何這種陳述中國問題的紀錄片,如果沒有追溯到根源就是一部不痛不癢的煽情片,而這個根源就是制度。讓我意外的是一個大眾的官方的媒體人居然在大陸公然挑起這兩個字,這無論如何都算一個奇蹟。從我看到宣傳片起我第一個疑問就是:為什麼衝擊制度這種「敏感」的記錄片可以在網絡上大肆傳播?當然這個問題在首播兩天後上面的官方媒體給我了明確的解答。

廣告


整個片子圍繞著霧霾這個中國城市人日切關注的社會問題進行探討,從各種污染問題開始,慢慢深入到制度問題,說明整個社會污染問題根源在於制度的權力失衡,腐敗種種,最終迴歸到行動上,呼籲就環境問題上進行公民參與,整個紀錄片以此為主軸。當我看完之後是不敢相信這部片子是在各大網站頭條上出現的﹣﹣這必須是一部禁片啊!

我之所以認為這部片敏感程度到達禁片的水平,因為片子主要帶出的兩個重要思想,第一,制度改革,第二,公民參與。第一點是通過直接描述現有制度腐敗和黑暗來帶出制度改革的觀點,在這種「抹黑社會主義制度」已經是一個大問題;而第二點,公民參與是鼓動每個人都進行權力的監督,這是反現有官僚體制的行徑。雖然這部片子是以環保為主題,看上去是百分百安全,可是誰也沒想到在中國,所有事情都是政治,包括環保。

我甚至意淫認為柴靜這部片的意圖根本不在環保,環保只是糖衣,而它的核心是我以上提出的兩點,也是反映在紀錄片中的主旨。因為在大陸,任何社會問題都可以套用這兩條公式來解答。因此我對此紀錄片十分讚賞:終於看到一個嘗試說徹底中國問題的人站出來,而且走在大陸官方平台上。這是否意味著制度改革有望?這是否意味著公民覺醒的可能?


兩天之後,關於這部片子的情況急轉直下:從兩天前發佈時所有媒體大肆宣傳,到兩天後所有媒體必須對此片禁言冷處理,從天堂到地獄,這時我的所有疑問都解答了。

官方媒體天與地的處理手段讓他們背後的那只「手」浮現了,我赫然發現為什麼我身邊那麼多朋友,甚至那些平時沒看他有多環保的人,都轉發此視頻,原來是有人默許大肆宣傳,所以我們才那麼容易看到柴小姐的身姿。

還有,原來官方媒體並不是尺度大開,開到可以容納敏感度到達禁片的程度,而是他們都被柴靜的環保外衣欺騙了,當片子出來後發現裡面訴說的種種竟然如此反動,他們赫然發現這並不是呼籲環保的煽情片(當然不乏煽情元素),而是一部公然挑戰制度的禁片。可是,我新的疑問是:為什麼我區區一介莽夫都能看到紀錄片背後的意指,為什麼碩大的媒體審查機構遲到發佈後兩天才發現問題?

當然,上面放話媒體冷處理,並不能控制得了輿情,畢竟對於上面來說,這已經失控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放出牛鬼蛇神,不停地針對這個話題的核心轉移焦點,於是社會的荒誕一次又一次顯現。


一部環保的紀錄片,我正常地看是應該關注紀錄片所陳述的問題,而或許也可以深入地看背後的根源。然而,大陸這裡的人并非如此。一部風靡全國的環保紀錄片出來,大家關注的居然不是裡面探討的環保問題,也不是制度如何改革,公民如何參與云云。而是鋪天蓋地的抹黑,柴靜是否抽菸,柴靜的背後動機,柴靜的環保勢力種種不一而足,當然裡面是否存有事實,我不敢斷言,可是,這有礙於紀錄片所表達出來的意思嗎?

同時,打開淘寶網之類的網絡銷售網站,種種帶著《穹頂之下》的商品突入頭版,商家抽著柴靜的水大賣防霧霾的產品,看得我哭笑不得。而股市方面,環保概念股大抄,金融界紛紛關注環保股這幾天後的走勢。而針對紀錄片來的「方舟子」們紛紛湧現,以理科專業角度來分析紀錄片種種數據造假。

看到這些後,我看完紀錄片後制度改革之望,公民覺醒之望徹底破滅到絕望。我不論這些抹黑打假有多少是五毛,有多少是真心,都是讓人心寒的現狀。一個真切存在的環保問題已經一再被強調,而沒人去一起探討如何解決,而是衝擊倡導保護環境的人,揣測她所有陰謀的可能,難道她背後的陰謀比我們切身呼吸到得空氣要重要?

黃子華說香港人可以把小平之死迅速消化,而如今大陸人也能把任何問題迅速消化,轉化為消費。不論是紀錄片也好,任何社會上熱門的也一樣,全部都可以拿來變成消費品,變成金融,片中倡導的公民參與化為霧水,變成人人自危的自私消費,社會是大家的,而現在每個人只顧自己,懂得在淘寶上淘東西保護自己,卻從來不想如何去改變這裡。大陸已經是一塊沒有信仰的消費至死的地方,如果沒有公民去拯救,這裡將會變得無盡可怕。柴靜嘗試從環保切入呼籲公民覺醒,只是被消化了。


杜汶澤說:如果你覺得一個奇怪的社會很奇怪,你就很奇怪了。所以,這幾天柴小姐通過一個環保紀錄片拋出了一個社會百態圖,而我卻見怪不怪。其實上面根本不用擔心,不用多少五毛,不出一個月,《穹頂之下》就像普通的大陸社會新聞一樣,最後只是曇花一現,社會制度腐敗依然,沉默自私的公民不變,而今天的浮世繪也沒人會記得。

 

作者簡介: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