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風水有林

2015/2/10 — 8:30

「本周天氣,為行山而設」,朋友在面書這一句,引來大量Like!可不是?終於終於不再下雨,終於終於無咁熱,輕裝上路,這次散步去大埔林村的風水林。

林村姓林?錯了,林村甚至不是一條村,跟小巴司機說:「林村有落!」肯定被人窒:「邊條村呀?」林村一共由二十六條村組成,鍾氏、張氏、陳氏都是較早落腳的宗族,歷史甚至遠至八百年前,溫氏、劉氏也在過百年前來定居——大家都一起用「林」村,因為昔日這些村落,好多樹林。

林村的風水林,也肯定不是放馬莆村的許願樹,別過那石屎水池旁的塑膠樹,過馬路向社山村方向走吧。林村這兩年起了大量新丁屋,沿着馬路,兩邊密密麻麻都是三層村屋,人字頂舊屋、兩層石屋、鐵皮屋……陸陸續續都拆了建三層別墅的丁屋,丟棄多年的荒地,突然就生出一棟屋。有屋,當然有人,以前一架小巴由白牛石終站開出,可以沿路把各村居民送去地鐵站,現在還沒走經一半村落,已經爆滿,等車的人龍和時間都越來越長。有村民爭取起新馬路,但有新路就有新屋,多少馬路都注定不夠用。

廣告

而社山那大片空地,可會是林村未來最大的建築地盤?昔日都是農田,一九九九年開始不斷被蓄意填泥,終於被大規模填平填高後,政府才修例禁止在農地上填泥超過1.2米,地主一轉手便以近千萬賣給地產商,獲利超過三倍。而地產商今年申請改變用途,目標:267幢獨立屋。

走過瘡痍的地盤、荒地、停車場,直到看見社山的大樟樹。這號稱是全港最大的老樟樹,七百多歲了,卻被鐵絲網困住,地政處還再立一個告示牌:「前方大樹有潛在塌下危險」,鮮紅大字:「請勿內進」。繞着鐵絲網走,疙瘩樹身,被蟲吃出大大小小的洞。不禁想起去年這個時候,林村塘上村路邊一棵大樹倒塌,導致一死一傷。

廣告

這大樟樹才是林村風水林的起點:繼續向山坡上走,水泥路沒有了,四周全是樹,連天空也擋住了,十分陰涼。最高的樹,叫做「喬木層」,像黃桐、木荷,可以長到超過二十米高。稍矮的樹,種類更豐富,鄉民鍾情有得食有得做木材的龍眼荔枝,不法分子最愛的土沉香,雀仔就喜歡朴樹的果子。紅彤彤的鳳眼果在樹上招搖:「摘我下來炆排骨吧!」樹上蔓爬的薜荔也不甘示弱:「吃過白涼粉嗎?就是我了,鄉下人叫我『饅頭郎』或者『涼粉果』,好有營養的!」

地上全是落葉枯枝,被行山人士走出淺淺的泥路,偶然樹枝綁了一條紅布,認路用的。

這一片樹林,包括了香港的原生樹,以及村民覺得有用的樹種,幾百年下來,生態非常豐富多元,絕非行山徑人工種植的台灣相思可比。漁農自然護理署在2002年展開全港風水林調查,其中就包括林村這一大片。香港好多山都是光秃秃,山上的樹木都因為伐木而消失,日佔期間及之後,更被大量斬掉,好在還有風水林,留住大量原生樹種,專家形容這就像香港的「植物博物館」。

對於昔日村民,風水林聚財擋煞,更是珍貴。除了可以提供食物、藥物、建築材料外,樹林可以緩和颱風吹襲、遮擋陽光,酷熱的夏天降低村落的溫度,寒冷的冬天又阻住北風。中秋節後林村山火,山坡上燒得精光,霹靂啪嘞響遍全條村,不禁問山下的鄰居:「要走嗎?」「有風水林,不會燒下來的!」他一點也不擔心。這時才看清楚:半月形的林帶,真的像一個頭盔,保護村民。

對於新搬進來的城市人,狂開冷氣,不再知道風水林調節微氣候的功用;對部份原居民,風水林再聚財,也不如真金白銀賣地起屋實際。現在是政府用「特殊科學價值地點」,阻止林村風水林被摧毀。

正如香港的山林綠地,也是以郊野公園為名保住,那裏是重要的集水區、生態環境、休閒空間。郊野公園是香港的風水林,這小城湧進更多的人口、更瘋狂的基建,惟有郊野公園,讓我們還可以呼吸。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