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奇景:垃圾桶旁滿地垃圾 咁掉垃圾就已盡責?

2015/4/12 — 17:56

拍攝者:Ming;位置:麥徑四段,昂平上馬鞍山的路口

拍攝者:Ming;位置:麥徑四段,昂平上馬鞍山的路口

在香港,多年來我們不難看見一個奇特景象,一些爆滿了的垃圾桶的周圍,總會堆滿垃圾,在郊野或遠足徑的情況更甚,彷彿大家都認為,只要把垃圾放到垃圾桶旁,等待他人清理,就已盡了保持清潔的公民責任。曾任職於環保團體地球之友的會社民工工作室創辦人朱漢強,觀察此情況多年,認為不要把問題歸咎內地旅客,強調香港人也應養成源頭減廢和「自己垃圾自己帶走」習慣。

在朱漢強有份管理的Facebook專頁「再見垃圾桶!」中,我們經常可看見網民分享不同場合,垃圾桶被垃圾包圍的情況,很多網民留言說,一定是內地遊客,甚至一星期才放假一次的外傭所為,但朱漢強向《立場新聞》記者說,本地人是垃圾的最大的生產者,尤其在郊野公園,「當我們拿手指指著別人之前,也應該看看自己」。

他又指出,長假期過後的郊外是重災區,他在春節後義務到郊外拾垃圾時,竟可在1小時內拾到19磅垃圾,當中主要是紙巾和膠樽。這不是我們眼見的垃圾有多少問題,而是我們製造多少垃圾的問題。

廣告

朱漢強說,近幾年他有一些觀察,「近年好多人說愛郊野,但身體卻很現實,在糟塌我們的郊野,這很不要得;第二個是我們是很多時習慣了,有人替我們『擦屁股』,有人為我們『執手尾』,只要丟掉了就會有人替我們執拾」。他慨嘆,這些郊遊徑是沒有交通公具到達的,一條郊遊徑短則走1小時,長則10公里,對執拾垃圾的前線員工,大家應將心比己,「1個人掉就好少,但100人、1,000人的話,數量就非常大」,希望大家可以把垃圾帶走,別依賴別人替你「執手尾」。

他呼籲香港人,「自己的東西自己帶走,此外你知道有替代品的,例如自己帶水樽、自己帶手巾」,而且作為公眾,作為香港公民,他建議去行郊野時,看見垃圾都可拾起它,「不要覺得難,因為你知道我們愛護郊野,不是出於嘴巴,而是出於行動」。

廣告

另一個現象是,香港的街道上隨處可見橙色搶眼的垃圾桶,形成方便文化,朱漢強在他的文章中常用一個例子,就是他家的屋苑,1分鐘步程竟可發現19個垃圾桶,而相應的回收設施卻只有1套,是不成比例的廢物設施配置。他無奈地指:

「有些街坊覺得:『方便嘛,愈多愈好』。我經常覺得,一張長凳的兩旁各有一個垃圾桶,是否要再有個垃圾埇在凳前面,圍住你才覺得足夠呢?如果是這樣,這個城市,何其荒謬。」

屯門V-City去屯門市廣埸行人天橋(圖:林茂俊提供)

屯門V-City去屯門市廣埸行人天橋(圖:林茂俊提供)

他認為,有些城市,例如台北、日本,垃圾桶相對少,你拿著件垃圾,就會開始思考,「咦,我可否製造少點?」朱漢強又稱,香港垃圾中有三成至五成是可回收的物品,但他以觀塘開源道為例,要經過16個垃圾埇才有1個回收設施,質疑政府部門如何讓人覺得你很盡力地推動源頭減廢。

「其實我們的社會經常說垃圾圍城時,我們本來就已不再是『垃圾處理』,而是資源管理的高度應再提高;我們不再是關注把可回收物放進可回收桶,而是應該再批判地問,為何我們會製造那麼多垃圾,以及製造這件垃圾的責任者是誰,包括生產者,誰製造過度包裝、誰製造如此多飲品容器如膠樽、電子廢物、膠袋......」

曾經在台灣生活8年的朱漢強稱,他經歷台灣由亂抛垃圾到建構減廢城市的過程,在與台灣官員聊天的過程,對方質疑香港經濟、教育水平、法治等方面都比台灣好,「今日我們做得到,為何你們做不到?」他認為,香港人有環保意識,所差的只是身體力行、付諸行動:

「問題是我們如何透過垃圾埇去看自己的身份認同,我們不應再是70年代那種市民意識,覺得別人(政府)給予你所以你要『聽教聽話』,而應有公民的承擔和責任,我們可以行前很多。」

一個周六下午,官塘巧明街的一個垃圾桶旁,垃圾滿地

一個周六下午,官塘巧明街的一個垃圾桶旁,垃圾滿地

朱漢強在農曆新年後於獅子山拾到的部分垃圾。(圖:朱漢強提供)

朱漢強在農曆新年後於獅子山拾到的部分垃圾。(圖:朱漢強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