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瑰寶 — 本港的生物多樣性

2015/1/10 — 22:30

大東山上的晨曦 — 此刻無價

大東山上的晨曦 — 此刻無價

香港,東方之珠,同時亦被稱為石屎森林。香港,或許給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高樓大廈,而且人煙稠密。而作為香港土生土長的,由細到大都被灌輸一個概念,就是地少人多,土地供應少,要發展,就要開發郊野,移山填海。但往往,就忽略了一樣對我們極為重要的東西,就是我們的大自然,我們的生態。無錯,香港是「人多」,但除了人之外,同樣和我們一樣都居住和生活在香港的,亦都是很多、很豐富的;那就是香港的各種動植物,我們的生物多樣性。
無奈的是,現今香港有很多具爭議性的議題,如發展與保育的紛議,都涉及生物多樣性這一環。而宏觀而言,普遍大眾、以至各官員、政客等,都實在對這方面的認知比較少,又或是一知半解。所以,希望本文能為大家簡單扼要地簡介香港的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即是指「在所有的來源中,生物當中所存在的差異」。而那差異是具有三個層次的,包括物種內的多樣性(Genetic diversity)、物種之間的多樣性(Species diversity)和生境的多樣性(Habitat diversity)。簡單來說,在每一個層次的多樣性愈高,就代表整體的生物多樣性是愈好、愈豐富,整個生態系統亦愈健全、愈珍貴。

而我們常常說香港有很好的生態,很高的生物多樣性,那到底是有幾好,有幾高?

廣告

香港,其實真是一塊得天獨厚的寶地。

豐富的物種數量

香港在世界地圖上,真是一小點的範圍。香港陸地面積1,104 平方公里,而海域面積則是 1,651平方公里。但在這細小的一個區域,單從物種的層次去計算,我們卻擁有 55 種陸上哺乳類動物、526種雀鳥、83種爬行類、 24種兩棲類、 185種淡水魚、117種蜻蜓、236種蝴蝶、3,329種維管束植物(當中2,175是原生種)和997 種海水魚等生物。當然,單看這些數字,不能夠明白何謂多、何謂少。那麼,我們就來做一個比較。

廣告

中國,地大物博,而香港的陸地面積只是中國的0.01%。但香港在多個生物類別的物種數量,都能夠佔全中國的 10% 或以上(圖1),有些類別如雀鳥、爬行類和蜻蜓,更分別佔 42%、21%和 29%,這可以說是相當驚人的數字。

如果再將香港和英格蘭比較,雖然英格蘭陸地面積亦比香港大超過一百倍,但以物種數量去作比較的話,可以看到香港在多項的生物類別都比英格蘭為多(圖1),而其他的如哺乳類、雀鳥和維管束植物等,亦是相若。這很清楚顯示到,在香港這渺小的地方,卻能比多大百倍的國度,孕育更多的生物。

具特別保育價值的物種

除了物種的數量多之外,其實香港亦同時間,擁有一些具特別保育價值的物種。舉例,因香港處於季候鳥遷徙的其中一條主要航道(東亞──澳大利亞飛行路線),一些國際重點保育物種如黑臉琵鷺(Platalea minor),亦是香港的常客。其他物種如一些香港特有種如盧氏小樹蛙(Liuixalus romeri)和香港細辛(Asarum hongkongense),或在香港普遍但在其他地方不是的,如香港瘰螈(Paramesotriton hongkongensis)和土沉香(Aquilaria sinensis)等,都具一定程度的保育價值。

香港瘰螈 Paramesotriton hongkongensis –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近危物種

香港瘰螈 Paramesotriton hongkongensis –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近危物種

未發現的物種

相信除了各種脊椎動物和植物之外,香港還有許多的無脊椎動物,如各種昆蟲,都未被發現和發表。這些物種亦有機會是具保育價值的,就如米埔屈翅螢(Pteroptyx maipo)是在2011年才被正式發表和確認為全球新種螢火蟲,並且是香港特有種。

以上三點闡述了,亦都肯定了,香港擁有豐富且珍貴的生物多樣性,是一個客觀和不爭的事實。

而這是基於三大原因: 

一. 熱帶的位置與氣候

香港的地理位置,是處於赤道和北回歸線之間,所以,香港是位於熱帶的邊陲,擁有亞熱帶氣候。而以全球作整體來說,熱帶地區的物種數量是比溫帶地區的為之豐富,而跟隨緯度由兩極到赤道的轉變,物種的豐富度亦會隨之而增加11。這亦是最主要的原因,去解釋為何香港這彈丸之地,能比大一百倍但處於溫帶地區的英格蘭,擁有更多的物種多樣性。

二. 多樣性的環境與生境

在上文提及過,生境的多樣性亦是斷定生物多樣性豐富與否的重要一環。香港擁有高山亦有平原,有連綿海岸亦有無數小島,有西面的珠江河口水域亦有東面的海洋水域。這致使香港能有著不同的生境,包括森林、河溪、紅樹林、岩岸、珊瑚礁等,而林林總總的生境,亦都可以承載和孕育不同的動植物,致使香港能有如斯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紅樹林 — 非常重要的生境,孕育多種生物

紅樹林 — 非常重要的生境,孕育多種生物

岩岸 — 香港擁有1,178公里長的海岸線,其中岩岸相當常見

岩岸 — 香港擁有1,178公里長的海岸線,其中岩岸相當常見

次生森林 — 香港陸上極為重要的生境,但可惜其實香港郊野只有很少的百分比是次生林,其餘主要為灌木林和草地。雖然漁護處多年來努力植樹,但次生林的面積卻沒有顯著增加。

次生森林 — 香港陸上極為重要的生境,但可惜其實香港郊野只有很少的百分比是次生林,其餘主要為灌木林和草地。雖然漁護處多年來努力植樹,但次生林的面積卻沒有顯著增加。

三. 環境保護

香港早在1976 年制定《郊野公園條例》,並在之後隨即劃定各郊野公園和特別地區。時至今日,總共有44,300 公頃的地區(約佔香港四成土地面積),受到法例保護。雖然這受保護地區的系統未能全面覆蓋香港所有生態熱點,致使今天有很多出現在各不包括土地和私人土地上的保育問題,但不能否定的是,郊野公園和特別地區的設立,能有效地使到大部分的郊野地方和在內裡存活的各種動植物,都得以保存。而這受保護地區的比率和鄰近地區相比,亦絕對是香港其中一個能引以為傲的地方。不過可惜的是,海岸保護區的設立就比郊野公園來得遲和來得慢,由1995年制定了《海岸公園條例》至今,指定了四個海岸公園和一個海岸保護區,只佔香港水域的2%,如只計全面禁捕的海岸保護區,就僅佔香港水域不足0.5%。雖然海岸保護區相對於歷史流長的郊野公園在保育的效能未必能相提並論(關於香港保育現存問題不是本文重點),但它們都同時是香港受保護地區系統的重要一環。當然香港還有其他法例如《林區及郊區條例》、《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和《環境影響評估條例》等都有助保護香港的生物多樣性,但相比之下,用作保護整個環境和生境的受保護地區,仍是最為重要。

紅杜鵑 Rhododendron simsii — 受《林區及郊區條例》保護

紅杜鵑 Rhododendron simsii — 受《林區及郊區條例》保護

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

如果以人本中心主義(Anthropocentrism)的角度來看,將人類定為操控者,假定自然環境生態該為人類提供資源,那當然,大自然和生物多樣性是具有各樣實質價值,包括提供各種生態系統服務、教育、康樂、人文等方面的價值。但,更重要的是,我更相信若要去衝量大自然的價值,以環境中心主義(Ecocentrism)的角度去看,是更全面和更有意義,因為這肯定了各種生物自然存在的價值。道德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先哲早已表明,人是要和大自然和諧並存,並效法,而非操控。如果人刻意破壞自然,只會自食其果,其例子多不勝數,如濫伐森林導致種種問題,各種人類活動導致氣候變化等。

剛剛有經濟學教授撰文,計出甚麼所謂郊野公園的社會成本(這顯然是忽視生物多樣性的最佳例子),其實,有些事於我而言,是永遠不能量化的。如道德、品格、快樂、生命,能量化嗎?雖然現在環境經濟學已經相當成熟,早於 2002 年亦有報告量化了香港自然資源的保育價值12,但我認為就算將這些那些都刻意量化了,亦是沒有多大意義。因為世上有很多東西,是永遠不能用錢去衡量的,而那,稱之為無價。香港的大自然和生物多樣性是一個整體,其奧妙其珍貴其意義,只能體會,不能言喻;只能感受,不能量化。

大東山上的晨曦 — 此刻無價

大東山上的晨曦 — 此刻無價

而就著城市發展的角度而言,可持續發展已是國際看重的大趨勢,而保護生物多樣性亦是落實可持續發展的其中一個目標13,而《生物多樣性公約》的適用範圍亦已於 2011 年 5 月 9 日延伸至香港14

所以,總結而言,香港擁有豐富且珍貴的生物多樣性,是肯定的,而這亦絕對是香港珍貴之處,香港之瑰寶。除了其本身的價值外,香港亦有責任、有義務,去好好保護她,使其能永續下去,讓我們的下一代,都能以她為榮。

參考資料

  1. 中國國家生物多樣性信息交換所. 一般情况.
  2. 漁農自然護理處. 香港的爬行類.
  3. 中新網. 雲南魚類已查明620種佔中國淡水魚種數近40%.
  4. 漁農自然護理處. 香港的蝴蝶.
  5. 中國植物誌.
  6. 中國科普博覽. 海洋魚類.
  7. Secretariat of the Terrestrial Biodiversity Working Group. 2013. TBWG Information Note 1 - Status and Trend of Species Diversity, and Hong Kong Red List.
  8. 漁農自然護理處. 香港的鳥類.
  9. 漁農自然護理處. 香港海水魚資料庫.
  10. Natural England. 2008. State of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11. Dudgeon D, Corlett R. 2004. The Ecology and Biod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Joint Publishing (HK) Company Ltd.
  12. Hopkinson L, Stern R. 2002. Wild But Not Free: An Economic Valuation of the Benefits of Nature Conservation in Hong Kong. Hong Kong: Civic Exchange
  13. U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14. 漁農自然護理處. 《生物多樣性公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