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農青(2) ── 半農半Uber的奇想

2016/7/21 — 10:16

接上篇的話題,農青如何可站穩陣地呢?

半農半X又是否一個折衷的方案呢?

其實正如我之前所說,全職瞓身都不成,半職又那有可能!

廣告

但如果只是過度階段呢?

先找份自由一點的工作,騰空時間慢慢建立一套半農半X的生活,最後過度成為全職農夫。想法是不錯,但要找一份可配合務農的工作可一點不易。可知耕作的功夫是沒完沒了的,一開田下種,之後的灌溉、除草、下肥、除草、修剪、搭棚、收穫、包裝、出菜便忙得不可開交,而且還要抽時間幹日常農場的管理工作,田壆的修護、清除田壆雜草(功夫多都你唔信,所以常規農民很愛除草劑呢?),修葺排水道、田徑阡陌、工具、機器、更寮………到一茬菜收獲完畢後,另一場永劫回歸的旅程又要開始了。來過三兩天的休假可行嗎?一人農場就免了,菜圃少澆一天水可也乖乖不得了,就算死不去,菜的質素也可能變差。如果有個合伙,免強也可以調動一下,但又回到了「兩個和尚挑水食」的情況,賺的錢夠分嗎?還夠膽說旅行這個花錢的玩意兒。

廣告

也許你會說農民也有農閒的時間啊!也對,一般來說北方的農民因會漫長的寒冬而閒下來,米農麥農等糧作農民也會有一點農閒,米麥生長時間既長又不用天天灌溉。聽朋友說,台灣的「文青」幹農全都是稻作,原因有幾個。首先是大多數工作可以「顧工」完成(即不用自己動手,招請專業農工代理)。另外是出產皆由政府包收,而且還有「休耕補助」。。。天啊!甚麼休耕補助,就是種一茬休一茬便有了!那只用幹一茬米便可勉強糊口,還有餘閒當「文青」,做做Freelance,開開分享會。所以,台灣的「農青」愛米不愛菜,種菜可沒有以上優惠呢!

扯得太遠了,香港的七月八月勉強算時農閒期,因為生產可謂「努而無功」,高溫之下,作物長不好人又辛苦,一場暴雨或颱風便可化為烏有,倒不如休耕一輪養養地吧(其實是懶,哈哈,我也是)。但我老爸以前可會想盡辦法從夏季的田中擠點油水出來,例如種大量的冬瓜和老黃瓜,可以減些功夫又有保證;豆角也種,價錢好又可在晚上收割(另一種辛苦)。為什麼老爸對生產那麼執著呢,唉!執著可不是回應佛祖的心態啊!但幸好老爸老媽不信佛祖,我們五兄弟才有機會上大學。

有一條農民原則要緊記,就是:

休耕 = 無收入

OK,OK。如果我沒有孩子又不想養家,那省吃省用,休個長點的假去台灣「公幹」,修習修習寶島的農藝好嗎?當然可以,但在農場待你歸來的,可不是可愛的小狗或漂亮的女友,而是那瘋長的雜草。(岔一句,早幾天練山經過沙螺洞,那片油菜花田已形跡不留,只剩過膝的雜草。)你可要花個好幾天去處理。

勤力工作卻換來無保障的低收入,這是農夫永恆的遭遇,可是,一個國家或地方的基礎需要(糧食)卻必須由農民揹負,非常諷刺。所以,眾多國家的農民補貼並非恩恤,而是維繫國家生存的必須政策。只有香港的官員是那麼糊塗的吧![1]

歸納一下農夫的旺淡季節:

● 3月-6月(極忙,開耕栽種收成賣菜)
● 7月-8月(較閒,但多用來處理維護修繕農場的工作)
● 9月-10月(又要忙開耕了)
● 11月-1月(超級忙,最多菜賣的時間,搵銀靠這時了)
● 2月(農曆年回回氣,但仍要賣菜)

平常:

● 好天:工作工作再工作
● 陰天:更加要工作
● 雨天:戇居居
● 晚上:好好休息(應該要,但絕對是最難改的一環)

如果要找一份可以配合上述作息時間的「半X」,必須是:

● 要很彈性,配合農耕,農耕工作不就人。
● 最好是可以在7-8月才做的。
● 平日的話,雨天才出擊。
● 如果可以隨時做三兩小時便收工更佳。

有很多從事設計、藝術工作或半退休的朋友,覺得「半農半X」很適合自己,那要看看你有否經濟壓力了。退休或半退休者,基本上無經濟問題,反而多數是儲足「彈藥」,他們是「半甚麼」都可以的優皮,充其量只是高檔一些的「休閒農夫」。不肯承認嗎?!那有沒有以農作或農場活動賺過錢呢?扣除開資後試過有盈利嗎?沒有嗎!貼錢幹農的便少說兩句風涼話吧。

而且,現在更有一些如「地政官員」或有錢的先生女士,會買一片農地當「農夫」,說穿了,還不是一種投資,土地的投資。

Designer, Artist呢?

「死線」!!可是Freelance這工種的最大特色,平常好像很閒,但到要交貸時卻可以昏天地暗,到時那些田裡的作物可沒有人管啦。另有一種是來「體驗」的,吸取「靈性」與「養份」去幫助創作,根本從頭至尾都沒有種好一批菜拿去賣的,我也沒話好說了。

真正的「農夫」是要天天下田的,就算是下雨打風做不了甚麼,也要看顧一下,思量一會。腦中可不會把田地放下一刻。那樣,你才好叫自己農夫。

好了。為甚麼我會認為Uber是很配合農民工作的兼職呢?便要先了解一下Uber跟一般司機的工作的差異了。

時間編排

Uber沒有一般顧傭的限制,只要登記了,便可以隨時開工,隨時收工。的士司機有更期,Van仔貨車司機要On Call,又或者要遷就熟客的時間工作,很難配合既規範又有突發的農耕作業。Uber有上述沒有的彈性,而且遷就到農民,甚至可以配合農民。例如七月八月份,天氣太熱,農地要休耕,便可跑去當司機賺外快。長時間雨天沒事可做,又可隨時開著Uber app,即時開工(雨天更好生意)。如果農作失收,可以有一段時間無收入,那吃飯繳租的著落又要靠Uber了,Uber是不會拒絕你的。
入門門檻
第一,當然是有駕駛執照了,沒有嗎?考一個只要萬多元,一年左右便有了。那車呢?需要自資一架10年車齡以內的私家車(如要加入Uber Van,便要輕型貨車了)。最平的7-8年的二手車約要5-10萬元,那一筆入門投資是較大的。如果購買新車,可要15-25萬,以我朋友的Prius混能車計(因為可省油費),二十多萬,但可以分期付款(即A),即每月約五千多元供款。每月燃油費用約二千多,另外的牌費雜費大概每月一千吧。停車場費用呢?開農場的那要泊車費呀!用二手車也成,就如B)的計算。

支出總計:             

A) 供新車                                                                                      



B) 買二手車(6年二手車值8萬)

收入

我並非Uber司機,收入方面的資料只是由我的朋友提供。他說,每週工作50小時,大概有八千至一萬的收入,上下班、週末及雨天都是較旺的工作時間。單是上一個星期六的大晴天,一天便有$1700,很多人叫車出外玩。我以一個保守一點的計畫來算。但開工一週5-6天共50小時應也有$8,000的。

根據天文台的香港平均降雨天數,約每年130天(即三份之一的日子),估計有一半是較大雨的,即是約60天吧。另外以7月-8月可開工40天計(也要留些時間照顧農地的)。雨天加暑天共100天,即是17週吧。

收入算帳:

出新車的話(A)      
$136,000 - $96,000 =  $40,000

二手車(B)
$136,000 - $62,400 = $73,600

總結一下。出新車的話(A),扣除開資外,每月仍有三千多幫補一下,如果不夠用,也可以額外的在晚上加加班,而且五年後,可有一架仍值8-10萬的車。用二手車(B)的話,每月更有六千大元,但只可參加 Uber 四年,因為 Uber 只接受十年車齡,不過那車仍可用於農場工作(我有一輛用了16年)。

其他好處

農民出菜、買肥料工具、帶機器去維修,交通既費時又損錢,買一輛車子卻又是大負擔,Uber車除可找外快之外,也可用於農場的日常工作,大大方便了農夫。另外,就是「共享概念」 [2],試想想由幾位一起工作農青共用一輛Uber車,大家可輪流掙外快,又可共享運輸方面的便宜,而且也減少負擔。(而且,有一輛車子,認識女孩子也方便得多,不用怕農夫「無拖拍」。)

總結

大家不要誤會,我不是在推薦Uber(而且那裡仍有法律上的問題),也不是說當Uber司機便可成為農夫的踏腳石。只是點出入行當農夫的必要條件是經濟上的自立,但耕種的技藝未到水平卻又難以自立存活。所以,必須尋找合適兼職上的可能性。Uber 只是拋磚引玉的例子吧。世界是廣闊的,創意也是無限的,如其抱殘守缺,只是像社工義工一般到村中探望老農,「體驗」一下,在facebook喊兩句農夫真慘,不如大家多想想一些農民的生存法門,多麼奇怪的,多麼異想天開的,都應考慮考慮。我雖然幹有機已有17年,但我不認為常規農法、水耕農法有多大罪惡,因為到現在為止,我也不能輕說有機已可取代其他農業的價值。我更相信有機是未來的希望和主流,但是因為條件環境,農業展現的面貌應是多元而且有活力的。

--

註:

[1] 在很多國家都有「農業部」「農業省」,無論是農業出口國、進口國都會不斷調整自己的農業政策,以維繫一定的農業「資源」。從前的「資源」是國內的農民人力、水源、土地、基建、市場等等,現在全球都面對農民老齡化問題(特別是發達國家),以及更複雜的戰略因素。大家開始以「暗殖民」的方式去建立「技術」(如基改)、出口市場、飲食文化以掌握新世紀的農業資源,更影響發展中國家的農業政策及生產形式。香港彈丸之地,糧食自給早已談不上,官、商、民都只是口中說說空泛的東西,完全沒有實質的想法,或可達成的短期目標。

[2] 「共享經濟概念」。可能是香港農民的新出路,下次談談Uber之外的共享形式,是否可以解決現在農青入行生存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