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青年時代宣言— 環境保護與資源浪費

2016/3/22 — 3:26

學苑製圖

學苑製圖

「假如地球上,連一滴乾淨的水一口乾淨的空氣都沒有,賺再多的錢又有什麼意義?」這是本年初上映的電影《美人魚》的一句對白。淺白的假設問題,沒有深奧的哲理,對一些觀眾可能是發人深省,一些可能是當頭棒喝,但更多的應是一笑置之。在香港談環保是不設實際,是少數人吃飽飯後的玩意,原因就是「不設實際」。因為對香港人而言,生活上總會有些更迫切、更實際的問題要處理。例如在談小販擺賣事宜,更迫切的是處理小販的生計問題、政府發牌制度的問題、小販管理隊咄咄壓迫的問題;至於小販使用紙袋、膠袋、發泡膠容器、竹籤,所製造的垃圾,自然是旁枝末節。我們認同事項有嚴重程度和迫切程度的分別,在小販的例子中,在生計上、民生上、執法上的問題,很合理地是比垃圾製造的問題來得迫切重要。然而,其他生活上大大小小的習慣和制度,我們的環保意識足夠嗎?環保能成為重要的議題,及成為制定政策的重要準則嗎?談環保又真的那麼不切實際嗎?

其實環保本身就一個很實際的概念。假如生態環境是有如變種特攻的狼人,具無限和迅速的自癒能力;假如地球的天然資源是用之不竭;假如沒有過多的溫室氣體造成全球暖化、氣候異常,環保則是無稽之談。可是,假設僅存於假設,自然生態在工業革命以後急速潰壞,過度砍伐熱帶雨林、燃燒化石燃料、排放過量溫室氣體、人口增長與消費主義耗用地球資源。似乎因為太多人說過了,以上問題言猶在耳,卻不過爾爾——好像還影響不了我。真的嗎?

二零零四年上映的美國電影《明日之後》,繁榮的紐約市被突如其來的洪水瞬間淹沒,又因氣溫驟降而成冰天雪地,原因是冰川融化阻斷了北大西洋的暖水洋流,令半個地球進入冰河時期。故事提及的理論固然是虛構,但銀幕上逼真的特技卻演繹了人類文明的脆弱,人類於大自然的渺小。北半球多國在去年底過了出奇地暖的冬天,在本年初香港便迎面接上超級寒流。雖然是次寒流暫未有證據是直接和全球暖化相關,但仍迎面送了香港人冷冷的一巴掌,除了提醒我們上大帽山觀霜要有準備,更提醒我們要有面對極端天氣的打算。附屬聯合國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第五次《氣候變遷評估報告》就指出,有95%確定「人類活動於氣候系統的影響是明確和明顯」,聯合國環境署亦聲明全球暖化已為科學共識。

廣告

危言非聳聽,可惜火上更添油。國際原油價格由二零一一年的每桶一百美元,於二零一四年中開始急跌至現在的每桶三十美元。國際能源署在《二零一五年世界能源展望》便預測,在未來十年油價將維持每桶五十美元左右,至二零二零年才回升為每桶八十美元。而以美國的價格為平減指數,近月的真實油價比七十年代的平均油價還要低17%。這打破我們以往從教科書得來的認知:石油存量有限,能源即將短缺,油價不斷上升。科技又再一次打破我們的想像,美國自二零一零年便積極開發頁岩油,以往對石油儲量的估算便被低估,美國石油出產增長差不多是需求增長的兩倍,石油價格因此急跌。石油是高碳排放燃料,能源不短缺,但潔淨的能源仍然短缺,低油價不利於推動使用可再生能源及較低碳放的天然氣,全球暖化危機正正因而火上添油。

地球的林木和礦物資源亦是有限。去年華盛頓全球發展中心的研究報告就指出,若按現時熱帶雨林的消耗速度,到二零五零年全球將有相當於印度國土面積大小的熱帶雨林消失。這既是生態環境的災難,同時亦增加碳排放,加劇全球暖化。以往我們也許都聽過不同的金屬和礦物資將在數十年耗盡儲藏,其實更精確的說法是,地球上容易開採和提煉的礦物將耗盡。換言之,是開採礦物的成本將大幅上升,尤其是能源成本,從鑽挖、運輸、提煉均需要大量能源,又是從化石燃料得來。我們值得今天肆意消耗易開採的礦物,他日才迫不得已、千辛萬苦,來開採我們所需的資源嗎?二零一四年期刊《生態與社會》(Ecology and Society)有研究發現,在廿七種重要資源,包括土地、糧食和能源等,有廿一種的產能已達頂峰,例如可耕地、灌溉農田、肉類、米飯。糧食生產競逐於有限的土地和水資源,故在近十年的糧食產能只維持於同樣水平。這地球真的能養活還不斷增長的人口嗎?

廣告

在二零零八年金融海嘯後,有人說美國這些新自由主義的資本國家,已進入「不負責任的時代」。在環境保護上,香港亦早早處身「不負責任的時代」,環保意識明顯落後其他已發展地區。在台北、東京等先進城市,在街上難見垃圾桶的蹤影,對比香港的「梗有一個喺左近」,已明顯反映環保意識的分野。日本政府對回收的規定多達五十多項,香港只有形同虛設的三色回收箱,望塵莫及。在香港也有很多人明明回收箱在數步之近,甚至與垃圾桶並排而放,然而,可回收的水樽和鋁罐還是簌的一聲掉在垃圾桶。有人說,因為反正不知道回收的東西會否真的被回收;而政府外判的清潔公司亦屢屢被揭發把回收物料直接混在一般垃圾處理。一來政府監管不力,二來像塑膠物料在外地已無價無市。另一方面,自港英政府到特區政府的教育就是,只要將垃圾放在垃圾桶就完成了了不起的公民責任。一件「垃圾」,如果是放於堆填區,它無可避免便成了垃圾,然而,更多的是有用和珍貴的資源。因此,有人說:「垃圾是放錯位置的資源。」回收就是把資源放回正確位置的工作。

回收以外,更重要的是減少浪費和減少廢物,以減輕堆填區的壓力。既然堆填區和焚化爐都「不要在我家後院」,為何大家還要肆意制造垃圾呢?速食時裝在香港大行其道,一方面製造持續消費的需求,「出新」便「推陳」,一方面滿足大眾消費的心理;樽裝水在便利店或汽水機花費幾元便隨手可得,不環保的樽裝水生產商卻標榜用了環保物料製造膠樽,「功德無量」;超市僅過了最佳食用期卻仍可食用的食品,每天無情地被送到堆填區。我們有需要如此頻繁更換「時裝」嗎?我們有必要為一時的便利便製造多一件塑膠垃圾嗎?完好可食用的食物不值得有更好的歸宿嗎?

由行政長官委任的可持續發展委員會,自二零一三年起每年只召開一次會議,難以相信可對香港環保政策有任何建樹。港府環保政策乏善足陳,港人環保意識落後。久缺環保意識,即使是擁有普選的民主政體,也只會是對地球的一種暴政,所謂的繁榮和文明最終也只會被狂妄反噬。一如Leonardo DiCaprio在領取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時說:

「請不要把地球看成理所當然。我不把今晚看成理所當然。」

"Let us not take this planet for granted. I do not take tonight for granted."

香港是已發展的城市,我們要肩負更大的責任:

一、培養世界公民意識,了解環境保護與城市命運牽連一線;

二、改變以經濟增長為發展的唯一指標,消費主義只滿足虛假的欲求,發展應包含物質、心理和社會層面;

三、珍惜資源,減少耗能——在個人層面改變生活習慣,以減用和重用為先,繼而回收;

四、政府落實更多環保措施及扶助環保產業,包括對商店制定可食用食品棄置管理、實施都市固體廢物徵費、在城市增設飲水機、完善回收網絡和減置垃圾桶、資助運作本地回收處理中心,令物料可在本地再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