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蕉也絕種?

2016/4/27 — 18:30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小肥波無講笑,你食緊條香蕉將會買少見少,因為新型的黃葉病正在全球各地蔓延,重創市值 360 億美元的香蕉產業。

市面上見到的香蕉,九成是香芽蕉 (Cavendish) 。在 1965 年前,它們被視為次品的香蕉種類。然而,原先在二十世紀全球出口最多的大米七香蕉 (Gros Michel) ,就是因為黃葉病橫行而無法再大量產出,最終商業性滅絕。當時的香蕉產業後來選擇了香芽蕉東山再起。不過,五十年過去,人類總是犯上同樣的錯誤,黃葉病捲土重來,侵襲香芽蕉。

黃葉病是由尖孢鐮刀菌古巴專化型 (Fusarium oxysporum f.sp. cubense) 這種真菌造成。它們會潛伏於泥土之中感染香蕉樹的根部,並分泌毒素,令樹無法吸水而死。最麻煩的是,尖孢鐮刀菌對抗真菌劑有抵抗力,至今無藥可根治——連伐掉重練也不能,因為該菌可於泥土存活數十年,再種香蕉也是死路一條,唯有燒毀田地後改種其他植物才可保住一點經濟效益。

廣告

話說回來,說是五十年黃葉病才捲土重來也不盡正確,因為這次的疫病早在九十年代初,於馬來西亞開始爆發。有菌的塵土透過風、雨水以及交通工具,傳播到其他地方,由東南亞越洋傳到澳洲,並在 2013 年傳到非洲。上周舉行的國際香蕉會議甚至因擔心會將真菌傳到拉丁美洲,臨時將會議由哥斯達黎加改到邁亞密。

至於為何香蕉業界如斯恐懼此病,除了因為無藥可醫之外,更重要是業界只單一耕作,再加上現代香蕉是無性繁殖的植物——就像水仙,農民只需要有一個球莖就可種出香蕉。換句話說,全球的香芽蕉基因幾近完全一樣, 無法透過遺傳變異發展出對抗黃葉病的基因,一棵香芽蕉樹出事,就等於全球的香芽蕉玩完。

廣告

CNN 去年已報道過,東非國家莫桑比克的楠普拉市雖只有兩個蕉園出現黃葉病,但經已為當地帶來 750 萬美金損失,至少 23 萬棵蕉樹要燒毀。而中與東非地區有超過一半農地是種植香芽蕉,經濟價值達 43 億美元,並提供 1/5 當地人的卡路里所需,如果一切歸零,非洲人將面臨糧食安全與收入危機。

業界與聯合國糧農組織已積極地尋找方法,避免香蕉再度滅絕,台灣香蕉研究所亦經已製造出「抗菌」香芽蕉,在中國與菲律賓試種。不過,這種香蕉未必如我們現在吃的這樣美味,而且並不適合長途運輸。

當然,各地也有自己的原生蕉種,例如印度就有約 600 種,不過過去數十年大量單一種植香芽蕉,很多本地種的香蕉經已失傳。所以發哥叫你返印度食蕉都未必有得再食。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