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屎埔被圍封前的一天

2016/4/19 — 16:53

圖左:農場內的小黑;圖右:小黑媽媽

圖左:農場內的小黑;圖右:小黑媽媽

【文/孔羨農】

一 馬寶寶——陽光仍照在心上

那天在粉嶺馬屎埔村漫步,碰見四條大狗。多年前住在鄉村,曾給一條黑狗從對面馬路的豪宅衝過來,在足踝上咬了一口。那段最倒霉晦氣的日子,想是身上充滿了負面能量,狗才會先發制人吧。這次剛參觀完馬寶寶社區農場,跟一些留守村口保衛農地免被地產商摧毀的支持者聊了一會,這些年輕人對是非善惡有一份單純樸實的堅持,明白群體的維繫不是只靠法律,也需要公義和人情。

村子沿途有很多土地圍上了鐵絲網,立了警告牌:「私家重地,閒人免進」,裡面只見一堆亂草。馬寶寶導賞妹仔說過,這些地是過去近二十年來,恆基地產陸續囤積,任由荒廢,以向外製造農田已無人耕的印象,準備借政府開發之力牟取暴利。其中有塊地大概四分一個足球場大小,有幾頭黑羊在吃草,一頭黃狗在曬太陽。很想進去摸摸牠們,分享這樂悠悠的野外生活,但鐵絲網門上加了把大鎖。

廣告

最近香港來了一隊俄羅斯樂隊,常在街頭表演,叫 Sunny Bards ,意謂快樂如燦爛陽光的吟遊詩人。 1996 年俄羅斯出版了一系列名為《鳴響雪松》的書籍,催生了三百個以上的生態農村,也激勵了大批拿著結他自撰歌詞的吟唱詩人,到處宣揚書中女主角 Anastasia (中譯第一本叫《阿納絲塔夏》)的理念。她是一位成長於西伯利亞森林的奇女子,自言身上的超能力本應每個人都具有,只是現代文明令人過度依賴科技而逐漸喪失。她可以睡在熊的身邊,跟狼及鷹為友,指揮松鼠摘下松果,剝掉果殼,把果仁送到她手上。她以吃花粉、菇類及各種果實維生。

她主張每個家庭應免費永遠擁有一公頃土地(相當於一個標準足球場),不准買賣,只可留給後代。土地植樹及灌木為界,構成天然籬笆。園內須有一大片樹林,其他細節自行設計,如池塘、養雞的地(不是籠或現代化雞場)。樹林內可養羊,不是為食用,而是做朋友(網上看過一個生態農場,主人擁抱著一頭羊,羊常蹦蹦跳跳,特別開心)。去年俄羅斯推出法案,為了增加遠東地區的人口,接受人民申請免費在遠離市區的農田或森林定居開荒,五年為期,若沒有非法使用,可永久擁有,甚至買賣。這理想仍與書中想法有段距離,但香港城鄉距離不遠,即使不用每家一公頃土地,就是永久擁有千呎土地,一半種植,一半居住(兩層的房子已合共千呎),受惠的又何止現在預算的區區六萬住戶,而且家家綠化,户户獨立,不必擁擠在層壓式大廈內,也不需龐大撥款。

廣告

給狗咬過的人難免有戒心。那天見了幾頭大狗,先提醒自己放鬆,見牠們其實對我也有點防範,我便柔聲呼喚牠們。先是一頭黑狗大膽走過來舔我的手,後來其他兩條狗也挨近,爭著舔我,只有一條黃狗仍謹慎迴避。要是習慣了為買樓供樓而活的人,不易想像另外的生活方式,不妨去馬寶寶,感受一下活在土地上的人周遭的氣場,也許有好運走來舔你呢。 (2016.4.9)

二 地產商——黑暗正擋在眼前

如果地產商還算是人,就不會囤積農地,浪費天賜資源,然後和政府高官聯手,利用刁鑽的法律條例,趕走那些以土地維生的農民,為的只是永不滿足的暴利;好像人是不會死的,好像死時能把所有鈔票兌換成陰司紙,好像四萬呎原址若換成墓地,就會有人去拜祭。肯定不會,一旦斷氣,接下來的只會是各齣爭產鬧劇,各種利益勢力重新瓜分。

好端端的人,為什麼要做這等蠢事?天天過著舒適生活,但仍然被錢控制,做金錢奴隸。完全不會想到利用手上的財富,去幫助千千萬萬有需要的人,沒有想到永恆基業不是建在一幅幅僅被視為商品的土地上,而是立於一個個對土地有感情的人心上。地產商要扭轉「身比天高、心為下賤」的印象,其實很容易,只要為自己的貪婪道歉,把低價購得的土地全數捐出來,給願意繼續或嘗試耕作的農夫使用,便會馬上從惡霸一變而為英雄,絕對可以流芳百世。不然,他們的孫子孫女日後從網上搜索到爺爺怎樣催毀過別人家園,怎樣消滅了大量可耕農地,恐怕也會因為祖宗不肖而顏面無存。

那時他們還能向後代厚顏辯解,說「土地是我的,我喜歡怎樣就怎樣」?正如你買了一隻貓或狗回來,就可以隨便虐待嗎?土地孕育生命,父母也不能對子女說:「你是我生下來的,所以我有權要你死。」人對生命只應養育護持,不能隨便支使。人也不應見義不為,明明看到惡霸在欺負弱小,卻說:「啊,那只是私人糾紛!」就像地產商向農民收地逼遷時,政府官及執法者愛使用的藉口。

法律總是遲鈍的。人心當下能判斷的是非善惡,一落到法律程序上,卻費時失事,拖延到壞人早已得逞,而好人早已受害的地步,而且這些拖延往往充分符合特權者的利益。東北發展計劃的不仁不義,只有財迷心竅的人才不願承認。如何阻止這惡行發生,只有當更多人認識到地產商早已瓜分了香港,也正在瓜分中國,就像以前諸侯割據,把國家疆土統統變成私人財產,或明或暗地操縱著社會經濟和政治局面;而地產商互相兼併,更令物價高漲,民不聊生,令社會陷於分裂。旺角暴亂,由趕絕小販而起,背後正是因為地產商要逼所有人在商鋪購物,然後瘋狂加租。

按著政府和地產商炮製的都市發展邏輯,我想十年之後,人人會被逼活在一堆謊言之中,氣得非自焚不可。但我希望十年後會出現大家都想見到的景象,其中一幕是:新界東北整片地區都是沒有鐵絲網的農田,城市人也可走來度度假、透透氣,買些東北靚菜回家。地產商全部回到他們該去的地方。每天各區都有不同的露天市集,街上有小販和小孩,兩旁有給小市民幫襯的小商戶和老店鋪。所有政客宣傳海報消失了,真正的從政者都在默默做事。還有,任何黃狗黑狗,都和人打成一片。 (2016.4.15)

後記:馬屎埔近日常有投標商來巡視,透露會在農地上用圍板封起再打地基。上週日(4 月 17 日)下午 Sunny Bards 在馬寶寶演出了一場,翌日恆基要收地的消息又令烏雲密佈。但無論陽光是否燦爛,渴望新生活的歌聲永不會終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