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鯊魚保育迷思

2016/6/22 — 20:19

© WWF-Hong Kong

© WWF-Hong Kong

【文︰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高級項目主任(鯊魚) 曾翠芝】

最近,本會舉辦一個船公司禁運魚翅的新聞發布會,對全球16大船公司(佔船運業整體市場佔有率6成以上)訂立禁運魚翅政策表示歡迎[1]。除了船公司,多間私人企業如銀行、金融機構、中小企等也表示不會在公務場合上進食魚翅。香港政府亦已在2013年以「體現推動綠色生活及可持續發展」為由[2],訂立不吃魚翅、藍鰭吞拿魚及髮菜的公務酬酢指引。縱然你所屬的企業已有相關指引,但處身半官方場合,當主人家盛意拳拳奉上魚翅時,你會否即時婉拒?

最近一位專欄作家亦遇上此尷尬情況。雖然他呼籲大眾改吃素翅,不過亦提出一些大眾都會關注的鯊魚保育問題,例如鯊魚有否被列為瀕危物種,以及在「割鰭棄鯊」的影片中,漁民只「取背鰭」而不取「尾鰭」的做法有造假之嫌等。本會希望透過此文章為公眾解開這些似是而非的疑團。

廣告

鯊魚面對絕種威脅是不爭的事實。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3]根據動、植物品種在野外數量的轉變,來定義品種屬「極度瀕危」、「瀕危」、「易危」、「近危」、「資料缺乏」或是「較少關注」等級別。而「極度瀕危」、「瀕危」、「易危」,便統稱為「受威脅」。現存約有465種鯊魚品種,有百分之16為「受威脅」。然而2014年一份科學報告估計,或有高達百分之25的軟骨魚品種(包括鯊魚、魔鬼魚及銀鮫合共1041個品種)已不經不覺被列入「受威脅」級別[4]。為什麼要特別提及鯊魚以外的軟骨魚家族?原來除了典型的鯊魚,源自魔鬼魚(或稱「鰩」)家族如Guitarfishes、Shovelnose rays等犂頭鰩 及Sawfish鋸鰩的翅也可製成魚翅[5],這也解釋了市面上亦有鰩魚翅等食品供應。

鯊魚是海洋食物鏈的頂級掠食者,沒有鯊魚,海洋食物鏈便會失衡,各地政府洞悉此問題,紛紛立例去保護鯊魚,禁止「割鰭棄鯊」是其中一個常見法案。然而,法案與實際執行尚有改善空間。台灣於2012年成為亞洲第一個全面禁止「割鰭棄鯊」的地區,不過,於2016年4月,一家環保組織發布一份有關台灣漁業發展及現況的報告[6],當中提到於去年8月至10月期間,該組織調查人員在台灣數個港口發現16艘船卸下「沒有鯊魚鰭連身或是綁身的證據」的魚翅,而這些案例全都牽涉非法捕魚。「割鰭棄鯊」是極不人道的行為,更何況鯊魚資源已被過度捕撈甚至成為「受威脅」品種,我們絕不能對海洋資源被嚴重耗損而坐視不理。

廣告

事實上,除了各種企業應酬活動、喜慶事如婚宴、壽宴,甚至喪事的英雄宴,我們都有機會面對吃魚翅與否的難題。懇請你鼓起勇氣,拒吃魚翅。你的舉動也許會帶來小騷動,不過,你的行動可以感染身邊人,令他們都加入拒吃魚翅的行列。全港人口逾七百萬,只要人人都拒吃魚翅,便足以拯救鯊魚,改變全球海洋生態!


巴哈馬的虎鯊 © Jarrett Corke / WWF-Canada


巴哈馬的虎鯊 © Jarrett Corke / WWF-Canada

注:[1] [2] [3] [4] [5] [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