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麥徑上十年磨出的鋁罐山

2015/11/15 — 0:18

這是一座積了十多年的鋁罐小山,屬於麥徑三段「許林士多」老闆許毅文。明明可以一丟了之,文哥卻不想浪費,把顧客喝完的鋁罐留了下來,多得連一架貨van也裝不完。今日,我們動員37位義工,跋涉上山,清掉重量相當於14,000個鋁罐。

除了店前那座鋁罐小山,店後原來有另外一堆。「以前用黑色大垃圾膠袋裝好,等回收」,結果連袋子都分解掉,鋁罐還未有著落。原來火紅色的可樂罐,紛紛褪色成「白金(色) 特別版」,見証日月流逝。

許毅文儲起的罐,不是為了回收自肥,他試過送給住在山腳的兩位阿姨。她們做了個超大網袋,用擔挑撐起時多到袋子著地。文哥說,「鋁罐實在太多,走到『天梯』,索性把整袋鋁罐滾下山,省力氣。」奈何,罐子的金錢回報,抵不上走這段路的辛勞。這幾年,阿姨再沒回來。

廣告

罐子,卻繼續儲下去。

好多人會問:「那麼多罐,怎處理?」,文哥總是答:「堆住先,暫時無辦法。」問了一年、兩年,答案依舊,朋友覺得不是辦法,於是有了今日的行動。

廣告

這家嶂上的士多,有大概四十年歷史,「許林」的寶號,是文哥爸爸的姓名。父親十多年前退休,由文哥繼承父業。許林士多自家製的山水荳腐花,是許多山客的必然之選。以前,荳腐花、即食麵都用即棄餐具盛載,很多山客說「唔環保」,聽人說得多,文哥一直想做點事,近日終於「的」起心肝,買了一堆雞公碗,熱食一律拒用發泡膠容器。「凍荳花還有點技術問題要克服,不過好快會轉埋。」

做環保,難免有代價。文哥的代價,是媽媽多操勞,幫手洗碗。但大部分時間,都是文哥趁客人稍為疏落,勤快地把一百多個碗解決掉。

小店老闆都懂環保責任,香港那些大企業呢?相信聽得最多的即時反應是:「環保增加成本,影響營商環境。」

再講一次,我們不是要替別人撿垃圾,而是倡議減少製造廢物,做到自己垃圾自己帶走,甚至樂於替別人帶走垃圾,共同愛護山林。尤其,再過一個星期就是毅行者。

我們不是愚公,卻移了座山。 但又真係唔好當我們是傻子,一直替你執手尾。 下星期就是毅行者,請參加者(包括support team)自重,減少製造廢物,盡量做到自己垃圾自己帶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