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2.5 萬年前南極融冰成海水水位上升主要動力 水位比現時高 10 米

2019/11/7 — 18:11

最新刊於《自然通訊》的研究指,在 12.5–11.8 萬年前的最後一次間冰期 (last interglacial period),平均氣溫比現時高 1°C ,全球海水水位卻比現時高 10 米,幕後黑手是南極大量融冰。發現或可作參考,預測在人為氣候變化下,全球地貌會變成如何。

澳洲國立大學地球科學研究學院教授 Eelco Rohling 領導的團隊分析了來自珊瑚和洞穴石筍的地質記錄、紅海海水位記錄以及其他古海洋學證據,發現在最後一次間冰期全球海水水位每世紀上升最多 3 米,遠比過去 150 年上升 0.3 米多,而當時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僅為 280pm ,亦與現時的 410ppm 相差甚遠。

Rohling 表示,當時的變化主要是自然氣候不穩定造成,而南極一直被認為是「沉睡的巨人」,但當時當地冰蓋大量融化,成為全球海水水位上升的主要推手。

廣告

近年的研究則指,現時海水水位上升主要來自格陵蘭

團隊指,間冰期開始時地球南部海洋變暖觸發南極融冰,其後融冰水改變了全球海洋洋流,約而令北極暖化致使格陵蘭融冰。現象與現今氣候變化非常不同,因為現時是兩極同時出現大量融冰,氣候變化也比最後一次間冰期來得快與嚴重。

廣告

有參與研究的海洋學家 Fiona Hibbert 補充,接下來的數個世紀中,全球海水水位上升速度可能會比是次研究的間冰期還要高。

去年,亦曾有團隊分析南極威爾克斯冰下盆地同期的海床沉積層,同指氣溫比現在高少許,海水水位已升約 6–9 米。另外,上月底的研究指無論人類如何積極地減排碳, 2050 年前有 3 億人居住的沿海地區,仍然因氣候變化惡化造成更多水災而變得脆弱,香港西北、九龍西與將軍澳等都會更受海水水位上升威脅。

來源:
Phys.org, Antarctica likely to drive rapid sea-level rise under climate change, 6 November 2019

報告:
Rohling, E.J., Hibbert, F.D., Grant, K.M. & et al. (2019). Asynchronous Antarctic and Greenland ice-volume contributions to the last interglacial sea-level highstand. Nature Communications volume 10, Article number: 5040 (2019). doi: 10.1038/s41467-019-12874-3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