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393:回望西方文明的崩潰

2015/6/14 — 10:54

Alex Lukas | Untitled, 2012, Ink, acrylic and silk screen on book page, 8.75 x 12 inches

Alex Lukas | Untitled, 2012, Ink, acrylic and silk screen on book page, 8.75 x 12 inches

2009 年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中,各國不能達成協議,以取代即將到期的《京都議定書》。

在新書《西方文明的崩潰1》,棲身「中華人民第二共和國」的未來歷史學者回望現代,判定人類在這年錯過了最後的黄金機會。這位史家認為,早在 1988 年,當先進國家發現工業化已嚴重損害環境,成立跨國氣候組織 IPCC 之時,黑暗前的「半影期 (Penumbral Period)」已悄然而至。當期時,地球生態系統已經歷過 DDT 農藥干擾動物生殖系統、CFC 令臭氧層減薄「穿洞」等禍害,森林濫伐、化石能源、水泥生產、稻米耕種及肉食工業排放的 CO2 和甲烷遠遠超過大氣的負荷;始於工業革命前的西方文明已留下永不磨滅的環境足跡,為地質史添上並不光彩的「人類世」新篇章。

科學史學者 Naomi Oreskes 及 Erik Conway 由偵查報導經典著作 Merchants of Doubt 筆鋒急轉,以科學想像小說形式在新作寫下全球暖化的最壞局面,希望和讀者一起在情緒抽離的遠距離,探究為何人類在災難警號面前不為所動,錯過一次又一次挽救的機會。

廣告

兩位作者的想像中,四百年後的史家將會見證現代氣候模型預測中的極端氣候,及科學家恐怕,但無法估量後果的臨界點。北冰洋首次夏天無冰後的不久,「末日熱浪」將於 2041 降臨,氣候開始急劇變化。除之而來的糧食失收引發搶糧暴動、難民潮、瘟疫、蟲禍、政權失敗等等「末日騎士」災難。

廣告

終極危機當前,各國終於願意聯手行動。可是,未來史家在歷史對岸冷看,人類沒有勇氣付出百年時間過渡至無碳能源,選擇了必然會因部份國家不願承受額外後果而失敗的懸浮粒子冷卻技術。2093 年,西南極州和格陵蘭冰蓋開始崩潰,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層融化釋出埋藏億萬年的甲烷,氣候系統終於越過臨界點,徹底失去平衡。然後,正回饋 (positive feedback) 效應令氣溫和海平面猛然急升(關鍵情節不便劇透)⋯⋯ 隨著西方文明的崩潰,人類進入黑暗時代。

The future has no market signal.

甚麼原因,令「無知和盲目的陰影蒙蔽了啟蒙運動的後人2」?在「半影期」間,科學家不但找到越來越確鑿的證據證明人類排放的溫室氣體是全球暖化元兇,更發現自由市場機制失效,「無形之手」不能解決氣候變化的挑戰:石油工業既得利益者和市場原教旨主義者組成的「碳燃複合體 (carbon-combustion complex)」大權在握,主導政策制定及以「植入懷疑」為手段影響民眾對氣候變化的危機意識,美國總統亦無法推行減排政策,更在關鍵時候和加拿大一起走上開發頁岩氣的不歸路。

現代讀者頗為意外,科學家的「嚴謹」態度亦要為人類未能及時覺醒負責。未來史家認為,除了化約主義令科學界難以掌握全局及提出跨學科的觀點,最整全的地球科學亦忽略了社會元素,沒有批判個人和消費主義在環境命題上的角色。即使在「半影期」後期,科學家仍堅持以近乎自虐的治學態度,不敢肯定越趨頻密的極端天氣和全球暖化之間的直接關係,讓「懷疑販子」有機可乘,迷惑民眾,縱容「碳燃複合體」以人類未來為代價謀利。

The ultimate paradox was that neoliberalism, meant to ensure individual freedom above all, led eventually to a situation that necessitated large-scale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歷史仍可以改寫。今年年底,各國將在巴黎舉行氣候高峰會議,若能達成有效的行動協議,還有希望在大崩潰來臨前扭轉局面。

(原文刋於蘋果日報 What we are reading。)

後記:

書後附錄中,作者被問,究竟你們對美式生活有多麼的痛恨,如此大膽地預言新自由主義主導的西方政府留下的爛攤子將會由集權統治的中國拯救?Naomi Oreskes 回答:「新自由主義是一種意識形態,和任何意識形態一樣,實踐路途必然崎嶇⋯⋯ 純粹的新自由主義無視外部成本,或提供機制,以預防未來的損害。未來不能為今天提供市場訊號⋯⋯ 希望我們的故事能喚醒大家,及時保護美式生活。故事當然有推測成份,但絕無偏離事實,全部技術上的預測都是基於已知的科學。」

註:

  1. ”The Collapse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A View from the Future”
  2. “A shadow of ignorance and denial had fallen over people who considered themselves children of the Enlightenme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