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400 ppm 防線徹底失守

2016/9/28 — 14:15

昨日首輪辯論中, Donald Trump 否認說過「氣候變化由中國製造,企圖令美國工業失去競爭力」。 Hilary Clinton 回應未完,網友已重貼 Twitter 紀錄。當然,Trump 粉怎會不知,「事實後 (post-factual) 」政治人物的話豈能當真。

這兩年聖嬰 (El Niño) 當道,釋放潛藏深海多年的熱量,氣溫「終於」回復「正常」升軌,少了人懷疑全球暖化,特別是在夏天。但長期氣候走勢之外還有種種短期波動,難保過兩年氣溫升勢再次暫緩,到時大家又以為暖化危機已過。

為甚麼審慎的科學家能達到 97% 共識,認為人為全球暖化「毋庸置疑」?除了氣溫的長期升勢之外,氣候學家還掌握各層面的獨立證據,例如透過海洋熱量測量地球所吸收的額外太陽熱能。對地球物理學家來說,顯而易見的鐵證是直接推動溫室效應的溫室氣體(最主要是二氧化碳、其次是甲烷以及一氧化氮)含量。

廣告

由 Keeling 父子在夏威夷火山上記錄的 Keeling Curve(下圖)自 1958 年 310 ppm 開始從無間斷地見證,人類排放導致溫室氣體含量不斷增加,至 1988 年越過環保人仕曾誓死保衛的 350ppm 第一度防線,至去年已過 400 ppm。假使近年仍在加速上升的趨勢(每年增加 2.5 ppm)不減,Keeling Curve 將在世紀未前越過 570 ppm,氣候變化將會越過臨界點,帶來毀滅性的災難;而人類文明仍有望逢兇化吉的最後防線 — 450 ppm,亦將會在 20 年內失守。

廣告

對科學撚來說, Keeling Curve 讀數每天準時從推特傳來,有如古人在大洋外的遠山上燃起烽火,觸目驚心的升勢之外,還留意到地球系統好像有生命,早晚四季不斷變化,反影生物新陳代謝的循環。每年九月底,植物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的高峰之後, Keeling Curve 來到全年低點,將會在秋分後回升。

所以,雖然去年 Keeling Curve 全年平均已過了 400 ppm,但小半日子仍在其下。今年人類終於要和 400 ppm 道別。前幾日小 Keeling Ralph 在博客上指出,九月將盡,如果在今年最低點亦沒有一天低過 400 ppm,Keeling Curve 自 2013 年 5 月 9 日初次逾過 400 ppm,到今年已全年逾過,400 ppm 徹底失守。

相信科學,就要承認溫室氣體導致全球暖化,更要知道,我們排放的一切,大半長期殘留大氣中。按聯合國專家 IPCC 報告,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半數要在百年間才回到大地,然後部份在數百年和數千年間慢慢融入海洋以及埋葬在滾滾黄沙當中。最後還有小部份,即使人類立刻停止排放,仍需數十萬年才能全部融入地球系統,回復當初的平衡 (IPCC AR5 WGI Chapter 6 Box 6.1) 。

IPCC 估計,人類由工業革命至本世紀未的總排放的 15–40% 將留在大氣 1,000 年以上。

Keeling Curve 和我同年出生,一起見證人類世始自上世紀中的「大加速」,於我有特殊的意義。和 400 ppm 道別之際,重溫前年拙文當中的一段古氣候遺訓:

過去 800,000 年內,大氣 CO2 一直維持在 200 至 280 ppm 之間(按:見文首圖),人類文明得以在穩定的氣候環境繁衍,從未遇過今天的 400 ppm 濃度。去年 Keeling 曲線初逾 400 ppm 時,《主場新聞》曾報導:根據古氣侯學者的研究,「地球大氣 CO2上 一次有此高濃度 (400 ppm),是三百萬多年前的上新世中期 (middle Pliocene),當時全球氣溫比現在高出 2-3°C,海面高出 25 米。最新的沉積土鑽探研究更顯示,在當時的北極,氣溫比現今高出 8°C ,沒有全年不融的冰冠,及長有樹林。」古代氣候研究有巨大不確定性,但大量研究一同指向 CO2 和氣候變遷的密切關連。 上新世的 400 ppm 水平是全球氣候系統以萬年計的漫長時期達致的平衡,但我們正以一兩代人之內倍增的速度越過 400 ppm。所以,不能不擔心,工業革命以來累積 的 0.8°C 升溫和 0.2 米海平面升幅 ,與及近年頻繁出現的反常天氣,只是氣候巨變的開始。

 

原文刋於《科學撚 TC The Science Nut》臉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