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ongkongers 看廿載變化.2】香港基建荒誕 法國女子痛心環保 20 年無勝仗

2017/6/5 — 19:06

Catherine Touzard

Catherine Touzard

「我用了很長時間,才擺脫了那種歐洲人的視角,開始明白這裡所有事幾乎都和錢有關。」來港將近廿載的加林(Catherine Touzard)一句話直達在這裡工作和生活體驗的核心。

經過在香港多年的磨練,加林變得更加「世故」。「做任何事前,先要確保在財政上可行。某種意義上這也有其好處,就是效率高,焦點清晰。」令她最初難以理解的還包括政府異常被動的思維:「如果你沒有為政府找到支持某個環保項目的理由,而政府不會因此得益的話,你就可以放棄;你不能與它曉以大義,若果建議不會帶來經濟利益,那就是一個壞建議。」

廣告

令加林有如此切身體會,或多或少與她的專業有關。她是一名「碳審計員」,對「永續生活設計(permaculture)」及「仿生學(biomimicry)」皆有研究。學校、企業以至個人都向她徵詢有關能源效益、廢物管理和生態設計等問題的意見。她亦在「Insight 設計學院」開班,教授如何將可持續性應用在建築學和設計上。

透過她的工作,加林推廣「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亦即與大家習以為常的「線性經濟」相對的概念,講求建立一個不會產生廢物的產業體系,令資源的使用更有效率。她堅信,「循環經濟是唯一可行的經濟模式」。

廣告

用完即棄的大廈

1998年,加林與丈夫攜同兩名子女來香港定居。她在巴黎名校第四大學(Paris-Sorbonne University)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後,先後住過法國、台灣、印度和德國。廿年來,她在香港創立了自己的社會企業、出版了一本教港人如何生活得慳錢又環保的指南(Going Green in Hong Kong),亦已獲得永久香港居民身份證。這位法籍 Hong Konger 熱愛香港的大自然,更為香港政府的被動和短視而深深不忿。

Going Green in Hong Kong 書影

Going Green in Hong Kong 書影

加林非常關注氣候變化對人類社會的影響,指出過去6年已造成每年平均超過2,000萬的「氣候難民」,香港政府卻往往坐視不理,例如未有更嚴格規管建築方法。「這裡的建築壽命太短,大概是50年,合理應該是200年、500年,這樣才有足夠時間讓大廈吸收製造水泥過程中排出的二氧化碳。假若我們繼續建造這些用完即棄、被用來當作消費的大廈,不理能源效益,不去適應氣候,卻要所有東西都遷就我們的生活方式,那我們就是連下一代的福祉也顧及不了這般短視,對周邊亞洲國家也不負責任。」氣候暖化使天氣反常,菲律賓受超強颱風吹襲,孟加拉則受水位上升影響。

「香港就似是一部不停滾動、不斷賺錢的機器,而且非常高效。」

為雨傘運動的尊嚴而落淚

亦正正因為這原因,加林曾經與丈夫躊躇著要舉家搬離香港。「我們失去了希望,覺得真的受夠了,因為我們看到香港的改變有多大,自由的窗口不斷縮窄。另一方面,我們看到香港多麼瘋狂,政府竟然在完全沒需要的基建項目上大灑數以百億元計的金錢,港珠澳大橋就是一例。」

2014年9月,一場由學生牽頭的大型社會運動在出乎很多人意料下展開,令加林對香港徹底改觀,也燃點了希望。「我們真的以為香港人不會有什麼反應,所以非常驚喜。這場運動由年輕人帶頭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未來屬於你們。我目睹這場運動那麼有尊嚴,就差點感動落淚了。我經過佔領區,見到民眾很平和,很清晰自己的訴求,不像法國人般喜歡大叫大喊。時而在書桌上做功課,時而幫忙清洗街道。我當時想,若果這是香港的未來,那我就心滿意足了。」

她靜默片刻,心中似乎百感交集,然後說:「你要捍衛自己的價值,而且不要恐懼。」

雨傘運動

雨傘運動

政府竭澤而漁

在加林眼中,大自然是香港最寶貴的資產,也為這座石屎森林提供必需的喘息空間。政府接二連三的基建項目,在她看來近乎荒誕,因為找不到興建的理由,卻必定危害城市與自然之間微妙的平衡。

梁振英在任內提出「東大嶼都會計劃」,建議在大嶼山以東、香港島以西的交椅州和喜靈州附近填海1,000公頃,連接梅窩成為最多可容納70萬人的「東大嶼都會」;更打算興建大橋或隧道,以及貫通東大嶼都會與香港島、大嶼山和九龍的鐵路。有專家指出,這個將是「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耗資最巨」基建項目,成本比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和機場第三條跑道相加還要大。

政府選擇向大嶼山開刀,令加林非常「肉緊」,力陳該計劃會帶來的可怖後果:「大規模填海會嚴重損害生物多樣性。你聽過『熱島效應嗎』? 我們要有宜人的居住環境,綠色地帶是必須的,它幫助城市吸收空氣污染及調節氣溫,取得平衡。天文台已經指出香港冬天日數逐年減少,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香港連冬天都會失去。天氣越熱,空氣污染越嚴重,更多人會有呼吸疾病,日後我們連呼吸都會有困難!」

廿載以來 環保無勝仗

好奇問加林,廿載以來,香港在環保方面有沒有打贏過哪怕是一場「小勝仗」?她顯得面有難色,最後還是不情願地回答:「沒有......那些微小的進步充其量只是糾正了一些管理不善的做法,那些不是勝仗。」

她以膠袋徵費為例,指香港地方小,堆填區已接近飽和,措施的推行「已經遲了許多」。去年,位處屯門曾咀的全港首個污泥處理設施投入服務,加林樂見政府終於明白在堆填區傾倒污泥非常浪費空間,但就痛批政府因避免損害中電和港燈的利益,而大大浪費設施產生的電力。

她還是不禁回到基建的問題上:「第三跑道是一個恥辱,它本來就不應發生。眼前的選擇是,我們有一個全球獨有的物種,而我們不需要多一條跑道。」環保團體擔心,工程勢將令本來棲身於珠三角水域棲息的中華白海豚絕跡。「這件事完全反映了政府側重商業的心態。」

政府向商界傾斜,其來有自。行政長官由小圈子選舉產生,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偏袒商界利益,造成長久以來「官商合謀」的格局,靠大興土木來推動經濟發展。「若能改革政制的話,肯定對政府採納更多意見、考慮更多人的福祉,會起很大作用,甚至能遏止那股由大財團鼓吹,不斷慫恿市民消費的風氣。」

對香港未來的願景

這位對香港自然環境憂心忡忡的 Hong Konger 指出,生態系統的價值往往被發展商嚴重低估。她舉例說,「香港是一個受風暴潮影響的地區,沿岸一帶需要有緩衝區,其中以紅樹林為佳,很多國家花費大量金錢種植。但香港周圍都是紅樹林,一旦被政府開發,我們就會失去這些濕地。」

香港素來以「國際金融中心」聞名國際,在遊客之間亦有「購物天堂」的美譽,但加林卻憧憬一個與別不同的未來。「香港真正的寶藏不在於效率超高的金融中心,而是這裡難能可貴的天然資產,這在中國南面工業區之中是獨一無二的。香港可以成為一個擁有高端科技,且非常環保的海港。我們一方面可以非常現代化、不斷創新,同時保留如大嶼山等自然環境的面貌,讓平日在城市工作的人,周末可以去行山,換一個截然不同的環境。若連這個也失去的話,香港將無異於上海市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