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份遺憾一份責任(上)

2017/4/27 — 10:00

(圖:益力多醫生)

(圖:益力多醫生)

「你太太患的是末期腦癌,接受治療的話有望延長她的生命。」

永達是一名地盤雜工,每天營營役役,為的就是養活老婆和十二歲的兒子。他不懂情趣,算是一個老實人,每天小小的娛樂就是回到家裏一邊看電視,一邊飲燒酒。

「不要喝那麼多了。今天才聽電台節目說,本身有肝炎的話再經常喝酒對身體影響很大。」太太一直擔心永達的身體,不時作出勸告。

廣告

「知道了,都喝了十幾年身體還很好呀。況且工作又熱又累,不喝兩杯怎麼行,不然你去地盤工作兩天看看,說不定回        來後你喝得比我還多呢。」臉子通紅的永達響亮地回應。

被反駁的太太不想再嘮嘮叨叨,也體諒他工作辛苦,只好默不作聲繼續做家務。

廣告

他們的生活足襟見肘。地盤沒有工作時,便節衣縮食;收入好一點時,便買些小禮物給孩子。再艱難也已經捱了十多年,不習慣也習慣了。

想不到,一天回家路上,永達接到兒子的電話,說太太暈倒在廚房,毫無反應……

「現在你太太的情況很危急,電腦掃描顯示在前額葉有一個陰影部份,附近有大量水腫,現在還未能夠確定究竟是腫瘤還是感染。」

經過一連串的檢查,證實永達太太患上的是膠質母細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 簡稱 GBM),是腦癌中死亡率最高的一種,不接受治療的話,患者只能生存四、五個月,即使有著最佳的治療,也只可以延長壽命一年左右。

永達雖然沒有很多儲蓄,但也決定暫時停工全力照料太太,生怕沒多少日子可見,只好把握每一天。永達既要在家照顧兒子,亦要到病房探望太太,生活又緊拙,令他心力交瘁。

數個月後,太太因頭痛和過度嘔吐入院,永達來探病。

「醫生怎樣說?」

「腦水腫嚴重了。」她指一指手背的鹽水豆,說︰「給了一些類固醇和止嘔藥。現在好了一點,不用擔心。」

永達把她擁進懷裏,輕撫著變得稀疏的頭髮。太太嗅一嗅永達,他的味道,無論是怎樣,也令她感到心神安定。可是,今天的味道卻使她不安。

「怎麼?你喝了很多酒嗎?」

「沒有很多……才一點點。跟平時沒兩樣,妳也不要擔心我了。」

太太氣弱柔絲地勸告︰「不要再喝酒啦,對身體不好……」

永達自從得知太太患上末期腦癌,這幾個月來壓力很大,每晚失眠。他起初只是多喝兩口燒酒幫助入眠,但後來酒精的效力漸漸減低,他要多喝一杯、兩杯、甚至三、四、五杯……他當然知道這是不好的,可是沒有辦法,只有極力隱瞞著太太。可是,酒癮越來越嚴重,要是白天不喝酒的話,便很容易出現戒斷症狀:不斷手震、出汗和坐立不安等。他不想太太擔心,只好在探病前喝些酒來減輕這些症狀。

再過數個月,太太的情況慢慢變差,入院越來越頻密,說話漸漸變少,吞嚥也出現問題,並需要使用胃喉才能進食。後來,她轉到寧養醫院,希望能更有尊嚴地走完最後一段路。

永達知道太太時日無多,很想知道她有沒有甚麼心願未了,每天就到醫院跟她說話,但她很多時只有片言隻語。一次,永達在探病時不慎在床邊小睡了一會,不知是夢還是他的潛意識,他醒來時有一個畫面,就是太太勸他戒酒。

沒錯!還可以為她做的,就是戒酒!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