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你從來未見過的我

2015/4/6 — 11:28

明週 Book C 的陳筠而問我:「我可不可以來你的家拍攝你的衣櫃?」這是我一生以來收到過最具挑戰性的訪問邀請!蘋果叫我介紹小店,我是真的很想向大家推薦 Heaven Please,所以馬上應承,但我的衣櫃,能打開給人看嗎?

我一直覺得自己的「衣櫃/儲物櫃」二合一,再順便用埋嚟把客廳和睡房「間開」,的確是「一件事」。也難得有人竟然想到這麼 「爆」的題目,於是就答應了在百忙中執一執自己見不得人的衣櫃。

今早打開明週,見到其他靚女的華麗 walk in closet 和本地時裝設計師精緻的家,更加明白原來她們當時的確是需要我,像我們這樣住在四百呎也不夠的房子的港女,要譲我們的衣櫃 come out,的確仍需努力!

廣告

近日的這些有関我穿什麼衣服的訪問的確很好玩,謝謝這些美麗的訪問團隊,她們的問題,令我不得不反省。為什麼我會買這種衣服?為什麼我總是這麼堅持要穿得漂漂亮亮呢? 我很少逛街,但原來每一次演講,我都想買一件新衫。我的新衫是用來安撫我內心對公開說話的種種恐懼!

廣告

演講?表面上算是我熟悉的事情, 特別是相比起寫作而言。而事實上呢?每一次公開講話, 我都是十分害怕。我還是感覺到我的心跳,我的聲音,我的身體,我整個人都同時在舞台上顫抖。經過了長時間的訓練,當然我會有自己的方法來處理這種恐懼,但不得不承認,我還是很 anxious,還是覺得自己「唔掂」,我需要有更多的勇氣去站起來說我心裏面的話。 可能也因為通常我說的都是常理世界覺得不重要,不光彩不應該在公開場合說的事 ,我需要一件新衫給我的 spiritual 的力量。

我這樣說又是否太誇張呢?不過,如果公開說話不是這麼嚇人,那為什麼香港會找不到多幾條女出來說話呢?是什麼的社會令我們這麼有能力的女人依然害怕?

我怕什麼?我怕自己「冇料到」,失禮人,我也怕別人不是認真的聽。我希望別人會 take me seriously,所以 ..... 當別人望見我時,我希望他們會見到一個他們從來未見過的我!

明週訪問的當晚,竟然有機會讀到 Helen Cixous 的 The Laugh of the Medusa,真是上帝送給我的禮物,可以譲我對自己的一生有一種更清晰的了解。Cixous 說:女人一定要書寫自己,她要寫女人和鼓勵其他女人進行自我書寫,因為這種書寫的能力,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被暴力的從他們的身上奪走了。女人要把自己的人生「編織成文本」,把自己的行動/運動 「寫進世界、寫進歷史。」

女人一定要「抗命」,我們不能接受別人给我們的「命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