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會明白黑社會兄弟之間的愛的醫生

2019/3/1 — 11:00

梁慧康醫生(香港電台《鏗鏘說》截圖)

梁慧康醫生(香港電台《鏗鏘說》截圖)

近日,到中大診所打防疫針,有護士忽然從窗簾後把我認出:「我睇了妳主持個節目,好看。」她的眼神裡滿有溫柔和熱情。我訝異又尷尬:「謝謝妳。」之前去中大醫學院飯堂食下午茶,收銀 Amy 姐熱情地捉着我的手問,有醫學院的同事寄了一條短片給我看,那個主持是不是你?

沒想過,這集節目如此廣泛流傳,可能和梁慧康醫生的工作地點是威爾斯有關,在中文大學醫學院圈子特別多人看。

播放之後自己一直忙,今日才看了這一集的足本。採訪梁醫生之前,我做了地毯式的資料搜集,又問了幾位跑醫學新聞的資深記者,卻沒有甚麼得着:「不認識這位醫生」或者「知道有這個人,但不熟。」

廣告

網上搜集資料,也只有他作為醫治中風的專家出來解說病理的醫學片段。關於他的個人訪問,少之又少。據說,他人非常低調。今次是因為《鏗鏘集》廿三年前訪問過他,他才樂意再次上鏡。路邊社消息也說,在人群之中,梁醫生話不多。

這令我頗擔心,內向的他,會不會石頭鑽不出血來?怎知,梁醫生一坐下,就有問必答。他是耐心聆聽我的問題,思考,再想答案。我訪問過不少醫生和專家,他們都愛說自己想講的話。但梁醫生不同,你感覺到他是真誠地跟你溝通。

廣告

他語言能力強,但不是跟你辯論的那種。他更像娓娓道來。談到剛畢業做醫生的頭幾年,在屯門醫院「少林寺」遇到的病人,他說起來,竟像個社工,充滿愛。

那些年,還有越南船民,有雙非媽媽,也有本地媽媽,一個晚上,接生十六個嬰兒。那些年興建新機場,有工人斷了手指,坐街渡來醫院,縫完針,他想勸告工友休息幾天,工友說,手停口停。梁醫生說:「香港繁華背後,工人付出很多。」

還有,黑社會晚上劈友,入急症室。他竟然說,不少邊緣青年其實心地善良,縫針之後還會跟他這個醫生說「謝謝」。他會勸說少年下次別再弄傷自己。有護士通知這位醫生:「有家人來探望病人」。他心想,什麼家人深夜來?這麼關心傷者?出到去看到,全是黑社會裡的「兄弟」。梁醫生說時語氣沒有反諷:「其實黑社會裡,大家都是渴望愛與被愛。」聽到這裡,心頭一暖。

這個訪問,還有很多發生深省的時刻。梁醫生在訪問裡不是只說醫學術語的副教授,不是高高在上的專家,他不但貼地,仍保留着濃濃的人情味。談到一些移居海外深感內疚的子女,如何希望搶救將逝的父母。談到他自己若離世的話,會選擇如何一種形式。

梁醫生還很有幽默感。談到公立醫院醫生通宵 on call,瞓到半夢半醒掙扎着起牀,他笑說:「完全不是電視劇一樣,做醫生可以下班去酒吧飲兩杯。」大家都知道是大台電視劇,吳啟華那種中產 lifestyle 幾咁假。

他又說,今時今日醫科學生個個狀元,IQ 爆燈,但出身相對富裕家庭,未必接觸過或明白社會不同階層。面對中門大開急症人數無限的公立醫院,醫生一個下午或許要接觸三十幾個病人,如何能夠把病人不視作一堆數據或電腦檔案,這是新一代醫生最難學習的一個環節。

年輕的他說過,不想麻木,想幫人,今日廿幾年過去,他仍然說得出這番話,但更加深刻:「做一個好醫生不易,要把每一個病人擺上心,治療時會想,如果他是你家人,或你的好朋友,你會找到最好的治療方案。」不少在公立醫院心灰意冷的醫生,在私營系統找到自己的一片天,但他仍然留守公立醫院。他說,雖然外面私家畀二至三倍人工,但他仍不為所動。「人生中很多事情絕對不是錢可以解釋到。」

我好幸運,遇上這麼真誠的受訪者。我做主持其實完全沒有難度,只要讓他發光發亮,他說出的訊息,就觸動每一個觀眾。我誠意向你推薦這一集《鏗鏘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