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大雨,讓我沉默反思

2016/4/19 — 21:39

【文:Downey】

早上一場大雨,把街上的塵埃一掃而空。看着天文台網頁中的雷達影像,一條強而有力的雨帶正逐漸影響香港。此時,我心涼了半截,是時候和雨水來個大作戰了。住在新界的我,提早了半小時出門,也準備了雨衣和拖鞋,做好充足的準備,去迎接這個雨季的第一場大雨。

早上六時三十分,香港天文台發出了黃色暴雨警告。天空黑得像要塌下來般。我不怕,也不能害怕,因為如果我不能準時在上班時間到達公司的話,這個月的勤工薪金便會像暴雨一樣,遭洗擦得一乾二淨。相信沒有一個老闆會體諒員工在路途上有多艱辛——遲到就是遲到,以濕透了的身體作出道歉也彌補不了遲到的那段時間。

廣告

作為辛勤的上班族,我響應了特首的呼籲住遠一點。可是接駁港鐵站的巴士因路上遇上水浸而誤點了,那條長長的人龍令我記憶猶新。我沒有怪責誰,只是我不夠別人早起,坐不上在暴雨來臨前的班次。

雨,在等車時越下越大了。還好我早有準備,縱使雙腳濕透,回到公司後,我還可以替換早已帶備的皮鞋。翻看最新的雨量圖,新界地區一片泛黃,只有四十毫米多的雨量的確是未達標發出紅色暴雨警告。任憑雨下得有多兇,也只屬個人感覺。如果在這個時候換上紅雨,早早安排好的 DSE 考試便要延期了。那個對考生如此重要的考試,不應該被這點雨影響到吧。

廣告

水浸的路面上,汽車小心翼翼駛過,路上行人縱使撐着傘,仍會被雨水濺濕。小朋友在大雨中苦中作樂,難得遇上這種天氣,感受到大自然最美妙的禮物,踢踢水,很不高興。帶着孩子的家長才感到不是味兒,他們除了害怕子女着涼,更害怕的是那個出席記錄表,害怕因為一場大雨而輸在起跑線,只有黃色暴雨警告又怎樣去説服學校接受這是遲到的理由呢?

想着想着,我也回憶起小時候上學的自己。大雨天每年都有,當時媽媽很好,遇到非常惡劣天氣時,都會致電回校幫我請假,説明天氣惡劣的情況不容易回校上課。

現在有了暴雨警告,家長反而不能輕鬆作出停課的決定了。要知道求學不只是求分數,也求出席的記錄良好。

暴雨每年都有,今年也不例外,這場大雨只是這個雨季的開端。社會有種聲音,説新一代面對困難只懂事事埋怨,其實我們也不想如此,也許我們需要學習沉默,但沉默應對就真的可以解決任何問題嗎?

暴雨警告設立的目的,是保護市民嗎?還是令市民添煩添亂,令社會怨氣進一步增加呢?我很迷茫,就如窗外那密密麻麻的水點一樣⋯⋯

 

文章出處:香港天氣資訊中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