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如人生

2015/8/23 — 6:19

【Written by Esther Lui Photography by Leo Chan & Kenny Li】

當代陶瓷作品經常用以展現創作者對傳統或創新工藝和媒介的探求,近年不少藝術家甚至超越本質及形式,嘗試以3D打印機探討藝術的多樣性,但本地的陶瓷藝術家黃美嫻(Yokky)卻專注以抽象的創作傳遞有關生命的感悟。

以吃為主的生活

廣告

我的創作都是有關生活。」黃美嫻這樣直截了當地概括。她位於PMQ的工作室「好器色」陳列着各種用色樸素的陶瓷餐具器皿,拿在手上細細端詳能體會藝術家的一搓一捏,一如其他手製的物品具生命的溫度,帶回家能完全融入生活,每天喝茶吃麵,不會辜負創造者的心思。而在香港仔的studio有一陶瓷作品牆,層層疊疊地擺着依然以餐具器皿為主的作品,一大片海似的,也不敢拿下來看,就怕骨牌效應發生。這些非個體主義的,說是用來給學生做樣板。

雖說陶瓷創作傳統一貫以餐具器皿為主,但黃美嫻的出發點卻是食物的本身,那大片陶瓷作品牆擺放着不同年代的作品,很多都與吃這生活必需有關。早年她多將食材拓印到陶泥上,印着瓜菜魚肉的陶瓷餐具,承載的是和母親的回憶。

廣告

「最初我以食物為創作主題,一來因為自己喜歡吃,二來人愈大愈關注飲食健康、食物文化,還有食物在人際關係與互動中扮演的角色。那時的創作相對簡單直接,把和母親一起到街市買回來的食物直接按壓在陶泥上、在後面寫下當日的感想。慢慢發覺『吃』這個動作聯繫着人,朋友約出來聚會一般都去吃東西,甚至談事情、開會,也總會有咖啡、小點。」

創作是一種修行

近年古董收藏家愛瓷,因其製造過程複雜難控制,總是枝節橫生,失敗多成功極少,能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透過瓷的顏色材料紋理手工說千百年前的故事。多年後陶瓷創作依然如是,「出乎意料」仍是陶瓷藝術家的家常事,黃美嫻說,「這不就是人生嘛!」

黃美嫻很隨性、看得開,她說自己生活很慢,吃飯總能吃上幾小時—大概愈做陶瓷愈慢。以前她做平面設計,陶瓷更像工餘興趣、生活調劑,每天都樂此不疲,久了慢慢發現它的趣味,單純的「不去就坐不住」。現在以這為職業(她笑言自己也說不清現在到底是不是以陶瓷創作為職業),studio就是她的第二個家,在那邊看喜歡的書、吃喜歡的食物,想創作時創作⋯⋯創作對她來說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而這種創作講究慢。

「陶瓷創作能讓我表達、抒發自己,而更重要的是,我很投入中間的過程。除了挑戰難度有成功感,還有搓泥、拉坯,這些不斷重覆的簡單動作讓我的腦袋抽空,也不用特意去想到底要不要思考甚麼,一切都自然而然。」黃美嫻說,有些小朋友沒耐性坐不住總會問,那到底搓泥要搓多久呢,老師會答一個大概,但老師那麼享受,又可會快活不知時間過?「拉坯就是一種修行,人總要有靜下來的時間和空間,留一片空白,尤其以前做設計,總有趕不完的deadline,還要應付很多要求的客戶—我就說,生活裏要有些無聊的時間,有時我漫無目的地搓土或拉坯,也不用去想到底是為了甚麼。還沒在PMQ開『好器色』時,我『無聊』完就把泥丟回去再用,畢竟真的沒位置放成品了,而且我真的得到了『過程』。」除了學會留白,陶瓷創作也讓藝術家學會放開。或者說,做任何失敗比率高的事情,人都總學着放開、接受。即使如把食材拓印到陶泥這樣隨性的創作過程,藝術家也用心研究過怎樣才會有更好的效果,例如雞翼要冷凍過,才會印得清、得到她想要的效果。或是倒模這樣要求準繩的,中間往往經歷了多次嘗試與改進,從經驗中學到技巧。「這也就是人生的過程,總不會一試就成功,但不試又怎知不會成功或如何改進而離成功更近?

黃美嫻的作品以餐具器皿為主。

黃美嫻的作品以餐具器皿為主。

人生就是解決問題,做設計也講problem-solving,這真是正常不過的日常事,不用想得太多,總會過去成為歷史的。」黃美嫻這樣說。

「現在做久了,創作時會思考不同泥的特性,就如我之前做了一個很大的碟,打碎了後把碎片放在窰內不同的位置燒—做陶瓷的人都知道,窰的不同位置溫度有別,以至燒出來顏色及形狀都會有分別,這非人能控制的,就如人生。無論你多想控制作品顏色和形態,燒出來的結果經過出乎意料,往往要出窰後才知道是否成功。但在過程中,就是不停拉扯—溫度高了點,顏色對了,卻可能出現別的問題。人生不能控制的事情很多,經常會覺得無助,端看你的態度、如何處理。生命中能有很多很重要的人和事,但其實只得自己一個,就如生老病死。我的姨媽去年離世,即便我們一直在她身邊,也不能真的明白她的感受,她對死亡的恐懼和無助,是我不能體會的。他朝一日我躺在床上快要離開,我的感受身邊的人也不能感受。」

後來黃美嫻把碟的碎片黏貼起來,想表達的信息是,不同人成長於不同的環境,受家庭、朋友的影響,然後改變。所以人就像陶泥,哪怕長大了,還是會受身邊的人影響,拼回來後就要學會欣賞這雜七雜八的面貌。「學會欣賞自己的不完美是很重要的,要是經常介意哪裏花了崩了,會很難過。雖然我教的多是興趣班,但總覺得有使命分享,即使是小朋友,我也希望能啟發他們用不同態度思考生命。」

藝術的意義

黃美嫻的作品樸實討喜,每件都承載着她的想法與信息。藝術家說,載道才是自己創作的本義。「藝術就是把本來要用言傳的信息變成看得見的實物,觀眾看到了,再用自己的觀點角度去感受。每個人的背景、經歷、文化不一樣,看同一個杯也總有不同的感受,我就把我的概念、想法轉化成實物,你再加以詮釋,成為自己能體會的信息,各有不同思考。這大概就是我做創作的主要原因,除了自己享受了過程,也希望能啟發觀眾思考。」就如把顏色不同的碎片重新拼起來,讓人重新思考自己的價值,黃美嫻正正覺得「不同」定義存在和價值,既不強迫觀眾認同她的想法,亦鼓勵觀眾隨意聯想、自由地受啟發。

她自己本就覺得受啟發是正常不過、自然而然的事,最近在匈牙利學做柴窰時也做了些有關創作的作品。「那時我想,其實創作必定建基於已有的東西,哪怕是小時候讀過的一本書,或是剛剛看到的作品,所以無論如何也屬copy的一種。我把一些泥板拍在當地的雕塑上,把它的形狀輪廓直接『copy』下來,作品卻和本體正反倒轉,也像一件新的作品。我覺得這很值得思考和討論。」又有誰能說自己的想法前無古人呢?

黃美嫻說,藝術存在於每人生活裏。如果藝術是對美學的詮釋,那每個人都對美有追求,無論是早上起來你決定穿甚麼衣服、戴甚麼飾物、買哪件產品,都是有關美學的選擇。「我讀Fine Art的時候覺得自己真不該做藝術家,不是說反對商業社會,而是覺得藝術應該存在於生活裏,就如我的餐具,我希望它會貼近生活,你買回去至少能用,而非買了一件『作品』,用作投資,我覺得那就失去了意義。我經常想讓我的陶瓷定價更低,但總不能賠錢,現在努力減低成本,讓更多人買回去體會我的想法。」黃美嫻的作品源於生活,讓創作者領悟生活的道理,承載對生活的思考,終該再次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燒窰的過程難控制,出乎意料是常有的事。

燒窰的過程難控制,出乎意料是常有的事。

 黃美嫻在匈牙利做了幾個歪着身子的瓶子代表把酒當成水的同學,中間最小的就是身型嬌小的自己。

黃美嫻在匈牙利做了幾個歪着身子的瓶子代表把酒當成水的同學,中間最小的就是身型嬌小的自己。

原刊於magazine 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