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一度的 reunion dinner

2016/12/27 — 9:00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中學畢業至今三十多年,我參加過一次舊生會搞的 reunion dinner,見識過,以後不敢出現。近幾年,有一些同學,特別熱情,不停安排一、二百人的吃飯活動。我嘗試退出羣組,跟著又有人把我加入,退出,又「被加入」。如是者進出幾次,最後才得清靜。

我對大型 reunion dinner 沒有興趣,原因很充份:

如果可以成為好朋友,中學時已經是好朋友。與談得來的幾位老同學吃飯,是享受,此事不怕多做,我亦經已常做。那些十年、二十年沒有聯絡的,總有原因,不會因為一場 reunion dinner 有所改變。一年見一次,然後在羣組說甚麼「友誼永固」,喂,唔好玩啦。

廣告

三歲定八十,說得沒錯。以前我認為自己酷,泡女無難度,睇你覺老土;你讀書勁,永遠堅信自己是精英,頂唔順我們反斗。事隔三十年,分歧會縮小?我不信。單看羣組裏面的對話,已經露底。表面客氣,骨子裏,「型」開嘅,只會繼續扮「型」,精英繼續精英,慣於 bully 的,依舊扮大哥,唔睬繼續唔睬。就是這樣。

廣告

世上最難答的問題,是「你最近搞乜?」我明白有一些人喜歡答這個問題,「我最近公司上市」、「我做了政協」等等。我不想答。因為我不知從何說起。要認真地說,故事又太長。更何况,世上大部份的工作,只是一份工作,沒有甚麼大不了。除非答案是,「我是 Elon Musk,我做環保太空船」或「我是 Takaaki Kajita ,最近發現中微子有重量,拿了諾貝爾獎」。

最吹脹的是,前一年和上一年,不是答過同樣問題嗎?你又問?

如果真心想知道一位朋友近况,現在有「面書」。除了工作情形,還有一日三餐,旅行放假,愛惡喜好,種種細節。只按幾個鍵,即可 like 完又 like ,親密聯絡。到了 reunion dinner 時才問,會不會太沒誠意?至於到今天像我一樣,沒有開「面書」,自不然是甘於被世人遺棄的超齡宅男宅女,大家應該醒目,不應打擾了吧。

世上最悶的話題,對我來說,是「英美最強大學入學攻略」以及「孩子們留學住宿安排十大注意事項」等等。很不幸,這卻是到了我們年紀,有孩子的父母,最熱門最關心的工作。我是永遠不會明白為甚麼同學們,要親自飛去國外陪伴子女入學,還一起去 family orientation ( !!! ) ;以及找設計師,為十多歲的兒子,設計私人網站。

雖然大家說不談改治,在香港這環境,可以嗎?未吃飯,在羣組裏已有意見。更何况有一些同學露了面,在電視上指鹿為馬,忘記校訓,而且還在 reunion dinner 拉票,竟然有同學附和說要支持校友。假使不幸被編在同枱吃飯,我怕忍不住一碟菜飛過去。道不同不相為謀,見一面也太多。

大家不要誤會,我其實絕對享受中學生活,對母校也很有感情。經過銅鑼灣,有些時候還特意走入校舍行一圈。女友多年來聽我說中學故事,也聽得悶了。當年我們一班老友曾經努力,贏過一些校外辯論比賽、藝術比賽、作文比賽。中五轉校長,我們力爭繼續舉辦一年一度的週年舞會,保障同學泡女權益。女校邀請去表演,同學們不敢去,永遠是我們幾個作代表。當我們忙於維護學校核心價值的時候,大部份同學默不作聲,只管埋頭苦讀,或忙於當 teacher’s pet 。今天了五十多歲,你們才忽然愛母校,要 reunion ,吃飯中途大唱校歌,喂,會不會,遲了一點?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