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後的尼泊爾:仍然滿目瘡痍

2016/4/22 — 17:55

我上周跑到加德滿都附近的村落Chisapani。

我上周跑到加德滿都附近的村落Chisapani。

一周前,我跑到圍繞加德滿都山谷山上的村落。一年前的4 月25日,這些村落均被7.8級地震摧毁,萬料不到,一年後的今天,這些村落均如同剛發生地震般,仍然滿目瘡痍。

在受損毀嚴重的加德滿都皇家廣場和巴塔普爾(Bhaktapur)街頭,瓦礫均已被清理,重建則仍有待進行。不過,山上的村落,則連清理也仍未進行。為甚麼?當地人說,沒有錢去清理(看那巨型的倒塌建築物,相信要大型推土機才能清理),也沒有錢去重建,那就讓它們繼續倒着。

人去樓空,被地震摧毀的樓房仍然聳立,令整個村落充滿離奇的氣氛。

人去樓空,被地震摧毀的樓房仍然聳立,令整個村落充滿離奇的氣氛。

廣告

到另一條村,我看到的盡是未被清理的倒塌樓房,以及用鋅片和帳篷搭蓋的臨時屋。雨季又將來臨,似乎這些災民又再一次需要聽天由命。

廣告

路經在Nagarkot附近的Kattike村落。

路經在Nagarkot附近的Kattike村落。

經過Chisapani,走到離加德滿都很近的山村Mulkharka。

經過Chisapani,走到離加德滿都很近的山村Mulkharka。

倒塌以及未清理的樓房仍然隨處可見。

倒塌以及未清理的樓房仍然隨處可見。

今天的報紙說,政府承諾會向每個地震家庭發放的2000美元重建資助,仍未到達村民手裡。已等待了一年的村民終於放棄對政府的期望,決定靠自己雙手去重建。《加德滿都報》引述一名在震央Barpak的村民Om Bahadur Ghale說:「我們已經等候政府去重建房屋一年了,我們還能再等多久?」直至最近,Barpak二十個家庭才開始重建自己的房屋。

報道續引述當地一名旅館老闆Min Gurung指,他們已開始自行重建,但其餘更貧窮的村民則仍在等待政府援助。

村裡的重建是一方面,尼泊爾眾多漂亮的文化遺產之重建又是另一方面。

在尼泊爾三大內瓦爾(Newar)皇朝中,相對於加德滿都和帕坦(Patan),我最喜歡的是巴塔普爾。因為前兩者已被改造成現代化城市,只剩下皇加廣場(Durbar Square)和附近的區域才保持原有的古舊建築物。相反,在巴塔普爾,大部份的民居則仍然保持原有的歷史模樣。遊走在這古城的大街小巷裡,看到居民仍然過着簡單的生活,聽着每天下午六時準時開始的梵文唱誦,我彷彿仍能感受那千年前的尼泊爾皇朝之氣魄。

2011年的巴塔普爾,它就是那麼一個古典的古鎮。

2011年的巴塔普爾,它就是那麼一個古典的古鎮。

2011年的巴塔普爾,街頭隨處可感受到居民的生活氣息。

2011年的巴塔普爾,街頭隨處可感受到居民的生活氣息。

令我十分傷心的是,巴塔普爾在去年的地震中受損嚴重,不少民房倒塌。可幸的是,其皇家廣場則仍然完好。

我與一名巴塔普爾的原居民兼當地大學建築系教授Shyam,曾討論過如何重建這獲聯合國頒發UNESCO世界文化遺產的古城。他指出,政府的2000美元重建資助,只能僅僅足夠位於山上的村民興建十分簡單的村屋。對於屬於UNESCO保護建築物的巴塔普爾而言,每重建一間古老樓房所需的金錢,對當地人而言均屬天文數字。因此,很多居民已決定把有數百年歷史,充滿精緻雕刻的木門和窗框出售,籌措金錢以興建新的石屎樓房。

2011年在這古塔前留影。

2011年在這古塔前留影。

這古塔已在2015年地震中被毁。

這古塔已在2015年地震中被毁。

「這不是很可惜嗎?」我感嘆。

「這也沒辦法。」Shyam無可奈何地說:「在可見的未來,巴塔普爾將變成如帕坦和加德滿都般,只剩下皇家廣場等標誌性古蹟的城市,其餘樓房恐怕都將變得現代化。」

不過,身為建築師的他卻正策劃如何活化和重建自己的古老樓房。他的計劃是,把自己與鄰近十多個家庭的連接建築物活化成文化中心、旅館、餐廳和歷史博物館等,好能籌募更多資金來重建以及足夠應付日後的維修保養。

雖然有點子了,但他表示,仍在找有意共同保育這些UNESCO古老樓房的投資者。有興趣者,不妨聯絡我,看可如何參與這古城的保育。請留言我的Facebook專頁:Light On 燭動

我一向是樂觀的人,不過看到尼泊爾現在重建的進度以及政府的效率,我實在也不敢推算尼泊爾需要多少年才能回復地震前的模樣。只希望,這個雨季,雨能下少一點點,好讓山上的村民少受點風吹雨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