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後的尼泊爾:安娜普爾峰終極徒步籌款

2016/4/25 — 13:55

大約八年前,當我辭職出走拉丁美洲時,進行了很多國家公園徒步之旅,甚至買了帳篷和野外煮食用具,從阿根廷巴塔哥利亞的最北面,一直露營至世界最南的火地島,再繼續走到智利巴塔哥利亞的最北面,總共兩個多三個月的野外生活,在復活島才正式終結。

在智利徒步Torres del Paine環迴路線。

在智利徒步Torres del Paine環迴路線。

廣告

復活島是我在拉打美洲最後一個紮營的地方。

復活島是我在拉打美洲最後一個紮營的地方。

廣告

我曾告訴自己:「我似乎已用完了一生人徒步的配額了。」從此,我對登山徒步不再感興趣。2011時,我甚至丟下當時的男友,寧願讓他自行在尼泊爾登山一個多月,他當時走的正是安娜普爾峰。

今年,當我在震央附近的拉姆琼縣進行學校重建以及帶領「諸覺亮之旅」時,卻由於項目正位於安娜普爾峰大迴環路線的起點,而深受那些山峰的召喚。

學校重建地點所位於的村落被整個安娜普爾山峰和梯田包圍。

學校重建地點所位於的村落被整個安娜普爾山峰和梯田包圍。

我本真打算到山裡晃晃而已,怎料越走便越被那皚皚白雪的山峰吸引,想再走近一點,再看清一點,走着走着,越爬越高,越爬越起勁,到最後竟然在毫無準備下登上了那5416米的拖龍那山口!

好不容易,攀過了這世界其中一個最高的拖龍那山口。

好不容易,攀過了這世界其中一個最高的拖龍那山口。

高原的氣候、蔚藍的天空、廣闊的平原、冰冷的河水均讓我感到充滿生命力,怎麼走了六個小時卻越走越有勁,雙腳好像停不下來一樣?不時,我雙頰通紅,呼吸沸騰,心裡面彷彿嗅到朱古力濃郁的香氣般滋滋作響,樂得不得了。難道,這是高山反應帶來的「副作用」?
山裡的氛圍總是讓我感到喜悅和寧靜。

山裡的氛圍總是讓我感到喜悅和寧靜。

而走這一趟,可是有史以來最有意義的一趟徒步之旅。有別於以往單純的徒步,今次,我發起了「一元、一步、一磚」的籌款(https://goo.gl/pjMCae),目的是以徒步去紀念尼泊爾去年4月25日的7.8級大地震,並同時為我們的學校重建項目籌款。

自三月初發出籌款呼籲以來,看到來自世界各地朋友們的捐款,實在令我感到十分鼓舞,他們的行動讓我知道,雖然大家都在忙自己的生活,但其實心裡都沒有忘掉這個世界。

我總是不知道如何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鼓勵,我常常把自己當作一道橋樑,一條連接不同世界、連接不同時空、連接人與人、連接人與自己內心的一道橋樑,所以如果你看到我是甚麼,其實你就是甚麼。我願:每個人看到的,都只是愛,都只是光。
你在我眼裡看到甚麼?

你在我眼裡看到甚麼?

「一元、一步、一磚」在兩個月之內超標完成,截至4月23日,所籌得款項為46,196.19港元,為目標款項的113%。籌款沒有截止日期,歡迎繼續捐款支持我們,Light On 燭動

另外,如有興趣知道我們的「諸覺亮之旅」是甚麼,請看看以下在安娜普爾峰徒步時拍的短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