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後的尼泊爾:諸覺亮之旅

2016/4/23 — 14:11

我與尼泊爾當地志工正在進行學校重建工程(By Hazel Chow)。

我與尼泊爾當地志工正在進行學校重建工程(By Hazel Chow)。

今年二月,我們(「Light On 燭動」)的學校重建工程終於動工了,而相關的帶領國際志工去重建的「諸覺亮之旅」亦正式開始。

拖延了這麼久,是因為去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7.8級大地震後不久便降臨雨季,地基打不了。我們本計劃九月動工,怎料卻發生了持續半年的燃油危機,材料和運費大幅飆升。

今年一月份,由於Light On 燭動一直計劃重建,位於震央廓爾卡(Gorkha)的學校突然獲得其他國際大型機構捐助,我們遂把項目轉移至其他更有需要的學校──位於拉姆琼(Lamjung)的另一所中學。
拉姆琼縣的這所中學在地震後變成危樓(By Hazel Chow)。

拉姆琼縣的這所中學在地震後變成危樓(By Hazel Chow)。

廣告

同時間,二月份農曆新年期間舉行的諸覺亮之旅亦剛好與重建工程同步開始,第一批志工幫忙拆卸原本受地震破壞的學校,也與小朋友打成一片,分享快樂的遊戲時光。同時間,他們亦幫村民在田裡除草,也幸運地得以參與當地村民的一個婚禮,體驗到尼泊爾的傳統習俗。

廣告

把危樓拆卸(By Hazel Chow)。

把危樓拆卸(By Hazel Chow)。

志工們忙裡偷閒,與小朋友打成一片(By Hazel Chow)。

志工們忙裡偷閒,與小朋友打成一片(By Hazel Chow)。

期間,Light On 燭動與學校和村民委員會達成協議,我們只會出「磚頭錢」,人工費和運輸費均由他們自行解決。多年在尼泊爾做志工的經驗告訴我,要能真正讓當地人自強,「給予」可能會帶來反效果。最好的做法是讓他們用自己的能力去獲取他們應有的東西,並讓他們建立歸屬感,那他們才會珍惜所得。

最初,學校和村民均表示擔心。我十分明白這是他們過份依賴外人的習慣,但我倒不憂慮,因為我心裡感到這樣做十分踏實,我知道,他們一定會有辦法。

諸覺亮之旅。

諸覺亮之旅。

一如所料,我們這個只出「磚頭錢」的做法果真讓他們爆發了「小宇宙」,村民不單找來了免費的大型貨車運送材料,他們也動員整條村莊的村民都抽出時間來當志工。四月份,我們舉行第二次「諸覺亮之旅」時,志工們便與村裡的婦女們一同「揼石仔」。而這些婦女非但沒有埋怨這辛苦的工作,反而樂在其中,不斷搞氣氛之餘,也與志工們打成一片。

美國志工與婦女們一同「揼石仔」。

美國志工與婦女們一同「揼石仔」。

香港志工利用鐵鏟把舊校原址的沙石填平。

香港志工利用鐵鏟把舊校原址的沙石填平。

諸覺亮之旅志工與當地婦女志工團。

諸覺亮之旅志工與當地婦女志工團。

「諸覺亮之旅」強調的是個人轉化,我們希望使用尼泊爾災後重建和深入尼泊爾人生活的這個載體,讓參加者能獲得真正的內心快樂。

我本身也是「諸覺亮之旅」這個項目的志工,沒有收入,反而常常要倒貼。「為何沒有錢的東西都去做?」我全心全意去做是因為單是做的過程就讓我快樂!而當我看到學校孩子和村民的笑臉,也看到志工們與村民們愛的交流時,我深深地感到,這就是我做這件事情背後的價值。

4月份「諸覺亮之旅」的志工Leeon在其Facebook上分享道:

『尼泊爾下雨了,試穿特製雨衣,感覺很有趣;在村裡,可能在高山吧,天氣變化特別大,下的雨總是很大,隨即落雹,雹甚至在半夜掉到床上,根據傳統,落雹後第二天工作的話,整條村會失去神的祝福,所以,第二天不能回學校造重建工作,只去村民的家種粟米。

我在拉拇琼的感覺越來越好,很喜歡這裡村民彼此愛護,包括每日清晨5時對面大叔嗽口聲、也喜歡羊仔、牛仔、雞仔、狗仔、貓仔、午餐時分的蒼蠅、中午屋內廁所裡的蚊、山路、嚇死人的捷徑、屋裡有暗暗的燈,甚或沒有電的晚上,在村裡與大家一起抬頭看星星,這一切都很喜歡。

其實到這裡當志工,我沒有想過幫人,反而確信來到這裡,開啟眼界,試著把心靈打開,也沒有帶甚麼禮物(反而您們成為了我的寶貝),沒有特別的期望,本打算訂了機票,見步行步,毫無計劃及裝備,想起來真的很傻,途中是發生了一些小意外,也對自己有點小失望,但相信困難讓我學懂堅持,幸而最後認識了一直關心小孩教育及校園重建的朋友,我便到村裡去了。

每天遇到的事情,令我學到很多,學習欣賞,學習鼓勵,學習放下「我」,同時重拾「愛」。』

下一批「諸覺亮之旅」的志工即將於一周後到達尼泊爾,究竟「諸覺亮之旅」是甚麼?請看看以下短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