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氣呵成的配音員 林保全

2015/1/6 — 17:41

【文:薇言輕】

當大家期待今個農曆新年上畫的《Stand by Me: 多啦A夢3D》之時,卻在新曆新年伊始傳來演繹叮噹(哆啦A夢,下同)香港配音員林保全先生離世的消息,而林先生在《Stand by Me》的聲音演出頓成「絕響」。

此消息轟動整個香港,成了頭條新聞不止,相關文章鋪天蓋地的佈滿各大社交網站版面,給叮噹配音的大叔離世的消息亦震動叮噹老家日本(日本則由女聲優給叮噹配音)。相信自香港開埠出現配音員專業開始,各界對林先生這位資深配音員的婉惜超乎預期。

廣告

日本的聲優(或稱為CV「Character Voice」)大大不同,動畫、遊戲、外語電影(在日本上映的外語電影慣常推出日語版)、CD廣播劇、電台主持、人偶劇、甚至回應動畫角色的演唱會等等,無不涉獵,更有專門的聲優雜誌。相比之下,香港配音員的工作向來是比較低調的幕後工作,通常為電影(1970 – 1980 年代的港產片因未有現場收音技術,故此需要配音員或演員本人參與後期配音)或電視台的外購節目配音。因此觀眾觀看不同的配音節目或電影時,從各種各樣的面孔上,聽到一把把為觀眾熟悉的聲音。那時,林保全先生自薦加入 TVB ,展開當配音員的打工生涯。

近日網上流傳一段 TVB 配音組(包括林保全)跟戲劇組的即場演出,這條大家緬懷已作古的藝人和配音員的 YouTube 短片,正是 1990 年 TVB 台慶一次破天荒配音組及戲劇組的 Cross-over。觀眾一句:「哦,原來飾演叮噹的配音員是長得這樣的!」,滿足了觀眾對神秘的配音員的好奇,加上配音組出色專業的即場演繹,一眾藝員的攪笑現場演出,難怪此比賽環節奪得當年台慶的星輝大獎。

廣告

自此 TVB 就樂意讓更多觀眾認識配音員,加上當時有香港配音員包括林保全認為,香港市場需要參考日本聲優專業,來建立香港的配音訓練及專業系統。近年由 TVB 帶頭開辦配音專業訓練課程,配音節目完結時出現配音員名單。從此配音員們漸漸猶如藝人們為觀眾認識和肯定,他們不單接受不同的媒體訪問,部份走到幕前或曝光,參與非配音工作或活動。

開口中代表有梁少霞(《美少女戰士》系列的水野亞美)伸延擔當天氣小姐、郭占美(本名郭志權,《幽遊白書》的浦飯幽助)參與舞台劇、張炳強(《城市獵人》孟波)參演《老表你好 Hea》配音員,飾演教導郭寶跟 Vivienne  (林盛斌跟小寶飾演)的配音老師孟波。老行尊林保全因為叮噹擁有江湖地位,不時被邀出席有關叮噹的活動,2013 年更為叮噹鐵粉以叮噹聲擔任婚禮旁白。

故此,不少香港叮噹鐵粉認識和緊記與叮噹和親友們相應的配音員,成為他們的聲迷,跟日本聲迷那樣,樂於與他們的偶像交流。於 2006 年盧素娟的聲迷和叮噹鐵粉對盧小姐的追悼行動可見一斑,甚至有叮噹鐵粉聲言,不是盧素娟配音的大雄就不是大雄,從此也不會再看《叮噹》。

叮噹本是由上世紀七十年代被引入香港市場的日本動漫畫角色,當時有部份人士認為,日本動漫是日本對其他國家的文化及經濟侵略的工具之一,而叮噹更是被標籤侵略有象徵意味的代表。

不過侵略還侵略,由林保全先生演繹講香港話的叮噹,的而且確陪伴不少香港人長大。對一眾七八十後來說,他們讀幼兒園小學時為了收看那期待已久半小時的叮噹,而努力趕回家趕功課,事成之後幻想自己身邊有叮噹這位黃大仙,更妄想將百寶袋據為己有,放長假時當然會央求家長帶自己去看叮噹大電影。到他們升上中學,女生之間用叮噹信紙私訊,幻想自己會否有抱住叮噹毛公仔追求者。

讀大學的女生們會安放一隻叮噹毛公仔在宿舍,不是解家愁,就是滿足少女情懷;男生們不論滿足投資者或者大男孩心態,忙於收集整套叮噹的 7-11 玩具,或者叮噹的地鐵車票。畢業後工作,不時遇見與《叮噹》合作的商業企劃,甚至有林先生旁白的政府宣傳。當成家立室了,「大唔透」的老婆仔扭計要婚禮以叮噹為主題,花車車頭要有哆啦 A 夢同多啦美。當這對人成為兒女奴,爸或媽穿上叮噹衫化身老朋友來氹細路,讓細路跟自己做好朋友。

這段人生歷程,就算叮噹親友換了幾代配音員,《叮噹》中文主題曲轉了好幾次,林先生是唯一一位「一氣呵成」的配音員,三十年來從第一輯《叮噹》開始,以那歷久不衰的聲音跟出自他口中的香港語言,把來自東洋的叮噹跟其親友同化了,恍如本地香港人,化成香港文化的部份。在香港人心目中,林保全的聲音等同叮噹的聲音,聲紋已默默植根在大家的潛意識內,這個部份的意識,對大多數人而言,可能已經隨年月日漸模糊,但是仍是陽光美好的,代表大家單純快樂的童年。

林先生在一次訪問提及,當初他對演繹叮噹一角,純粹以打工心態待之。經時日累積,對叮噹日久生情,漸漸喜愛這個角色和工作。相信他在天之靈知道市民大眾對他的擁戴與惋惜,可能他本人是始料不及。

《Stand by Me》預告片最後一句「我唔可以再留喺度,真係要走喇!」,不少人覺得一語成讖,不過筆者有感林先生在世的責任已功德圓滿。

林先生,大家都會記住您給大家的快樂,一路好走。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