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生何求

2014/12/22 — 14:53

全世界的傳媒都喜歡替人「起朵」,多麼有趣的文化。由中學時代的《YES》雜誌開始,就已經知道有「朵」是一件何等風光的事。九龍城校草叫「喇沙陳曉東」,銅鑼灣校花是「St Paul梁詠琪」,雖然眨一眨眼別人已經忘了你是誰,但剎那的光輝也是永恒。

去到娛樂圈,正在上位的所謂藝人更需要朵,翻版郭富城、嫩口關之琳,容易上口又過癮,why not?如果你夠努力,人哋叫叫吓你個花名,自然會記得你真名,之前個朵反而是過眼雲煙。你看周秀娜,現在不是獨當一面嗎?又有誰會記得她以前是「翻版樂基兒」?

起朵文化,不止於娛樂圈,打開財經版,一樣大把人有朵。要數商界中最爆的綽號,非王冬勝莫屬。王生是HSBC的亞太區行政總裁,傳媒冊封他為「滙豐梁朝偉」,由頭望到腳,除咗個髮型都係分左邊界之外,我真係睇唔到王生有邊忽似梁朝偉。其實王生最似演員翁世傑,但又有幾多人會知道翁世傑是何方神聖?所以話,起朵的哲學,似唔似是其次,夠唔夠「搶」才是癥結所在。

廣告

無字頭朵其實最矜貴

一講到朵,我認為最矜貴的,還是一個「無字頭朵」,即是前面不用加「喇沙」、「滙豐」,純粹就是簡簡單單一個朵。就好像車牌一樣,無字頭永遠叫價最高。早陣子去會展競投車牌,每個車牌的底價都不同,有的是一萬元起,有的五萬元起,但輪到一個無字頭「54」,全場都「嘩嘩」聲。底價是360萬元,結果一輪嘩然之後,沒有人舉手,拍賣官宣佈收回車牌。

廣告

近年最hit的無字頭朵,是「男神」。有人說,男神是女神的對等稱號,所以如果女神是每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女人,那麼男神就是所有女人都渴望得到的男人了。未有男神之前,我們都稱這類完美雄性動物為「白馬王子」。對,原來所謂男神,其實就是白馬王子,那麼做白馬王子到底需要甚麼條件?

爸爸和媽媽一路給我灌輸不同的做人哲學,我想,把兩種理論加起來,大概就是白馬王子的基礎了。「冇錢,乜都唔使講。」爸說。畢竟是個生意人,佢咁諗,無可厚非。聽落雖然現實,但就算真的擁有王子般的氣質,童話故事裏,是沒有王子搭地鐵接公主去街的,所以有錢買一隻白馬好緊要。至於媽,當然是感性派。「對住你愛嘅女人,要有責任感;就算對住你唔愛嘅女人,都要有風度。」終生受用的道理,所以世上真的只有媽媽好。

做男人可以冇錢冇事業,但唔可以冇風度。何謂冇風度?跟女人斤斤計較就是冇風度。所謂有風度,唔係話食飯一定要你請,好多男人就算餐餐請食飯都可以好冇風度。分手的時候,男人說:「我對你唔好?以前同你出街食飯,有邊餐唔係我請?」我唔覺得男人一定要奉旨請女人食飯,但如果請得人哋食飯,就唔好專登記住食過啲乜,或者食過幾多餐。就算真係要記住,都唔好攞返出嚟講。食幾餐飯,小恩小惠都不如,好心唔好咁老土。

今時今日,男神的定義當然不僅是女人想得到的男人,而是男人中的典範。逆境中,香港突然出現很多男神。鬼馬的子華是男神,親民的發哥是男神,場場硬仗過後也仍然撐得住的王維基也是男神。葉朗程心目中,也有一個男神。是他走過來跟我說,「你要寫情陷夜中環」的。最近他有很多動作,令一些支持他的人更支持他,令一些不喜歡他的人更不喜歡他。有人問我怎樣看他,我只說我沒有資格評論。但無論發生甚麼事,我對他的仰慕也絲毫沒有遞減。

他給我很多建議和指導,但這些意見,其實不僅是教我如何做一個專欄作家,更是要讓我明白how to be a cool person。曾經有段時間,看到100個評論有80個都是在罵的,感覺很不好受。他,給我四字箴言:never complain,never explain。某男神跟前妻分開的時候,縱然給前妻說他這個不好,那個不好,但他完全沒有說甚麼,不complain,也不explain。男神,就是這個境界。

愛人親人相伴最幸福

男神之上,有沒有更爆的一個朵?有,「橋王」。何謂橋王?基本上,轉數最高者,就是橋王。如果要用最近這件事來作為橋王前後半生的分水嶺,我相信他的前半生,也真的沒有甚麼好complain;至於後半生,我覺得他也不想再explain甚麼了。有些人覺得他可惡可恥,某程度上,的確如此,但可惡可恥之餘,難免也有一點可憐可惜。我對他的意見,應該算不上大眾化,所以實在不敢多加兩句,免得又收到80個痛罵。唯一敢說的,就是遲唔判早唔判,個個開始唱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先嚟判,最大的懲罰,莫過於此。

陳百強以前有首歌,叫做「一生何求」,是這樣唱的:「一生何求,迷惘裏永遠看不透。沒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寒冬中,我們都不想聽這樣欷歔的歌。幸好,很多年後,林夕寫了另一首歌,歌名同樣是「一生何求」,唱的是古巨基。夕爺筆下,寫出「一生何求」的溫暖。「若要的通通也沒有,然而仍可手挽手,剩下溫柔,問我一生復何求。庸才,仍可得到你問候,無限滋油,慢慢細賞星宿。」

男神、橋王,又如何?有個乜嘢朵都係假,只要有愛人和親人在身邊,就算做個「庸才」也幸福。聖誕節,祝大家在一生無求的幸福中度過。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