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種自決的人生觀

2018/10/18 — 10:51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Belle Co @Pexels)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Belle Co @Pexels)

我自小就有批判的性格。早在 8 歲之時,我曾帶領半班同學,去向班主任投訴另一科的老師教學不善。在大學出席學系的研討會,不管台上的講者名銜是否響亮,我全都在聽講後舉手發言,指出當中的漏洞 — 儘管是客氣地。而我對各行各業的推銷員都可能會回敬我的想法,而非單純拒絕,例如會長篇大論說為何我不買你推銷的物業、保單以至理論。曾有保險經紀在我家坐了三個小時,不論他們推銷哪一項產品,我都迅速指出它為何不好。我就是有太多想法。

這種批判精神亦造成了一些問題。第一,就是對自己造成了刺激,不時有東西要迸發出來,也就寫出許多文章,結果很耗神;有時亦會因為思考太多,在床上還要輾轉反側,因而睡不好。第二,基於多言多敗,隨著說的話太多,亦增加了犯錯的可能 — 不過這是兩面刃,假如不鍛鍊,就不會有進步,那只是增加了未來鑄成大錯的可能。第三,我注定不能跟建制或共產主義走在一起,他們並不容許你有思想的自由,你只能順從他們的心意或理論來行事。

但我主要想說的,並不是這些。我發現到一個現象,就是這種批判不只對人,亦是對己。首先,也許是批判自己對動物的明顯痛苦竟然無動於衷,於是唯有素食。第二,我亦經常批判自己知識不足,結果常常都要閱讀,許多書債永遠還不完。不只這樣,為了徹底彌補這項不足,我要尋求一個更適合讀書的地方,於是來了台灣。如果我一直不來,恐怕我會一直批判自己的不行動、不作為、不去正視和填補自己的知識空白。

廣告

近日很流行「自決」這個詞。我想,其實我這些抉擇,正體現了我「自決」的精神。我留意到劉小麗稱主張「生活上的自決」,林鄭特首則回應「你同我都可以自我決定每日着咩衫、食咩嘢」。其實我不知道特首想說甚麼,既然你也和劉小麗一樣,那就不應該取消劉小麗的參選資格吧?但撇開這個話題,我認為自決並非穿着和吃飯那樣簡單。

自決的要旨,在於你是自由的,並因為要對人生負責,而作出種種決定。這些決定可能是有代價的,甚至忤逆著主流的看法,但你還是要這樣做。假如你基於旁人的目光,而放棄作出自己的選擇,那你就沒有做到自決。事實上很多香港人不滿意自己的生活、學業以至工作,但卻覺得別無選擇啊,每個人都是這樣苦悶的,甚至說人生的方程式就是這樣。如果他們抱持這種想法,他們明顯就沒有自決,而是由社會風氣來代他決定,由社會風氣或所謂的方程式來主宰他們的人生。

廣告

他們沒有自決,有可能是基於慵懶,亦有可能是基於恐懼 — 不跟從大隊就沒有安全感。自己做決定是需要勇氣的。用存在主義的說法,那就像面對一片虛空,你要決定是否跳下去,你知道沒有人能阻止你,那種感覺令人暈眩。可是若跟隨社會風氣,雖然讓你逃避了做決定的責任,但那樣你就會喪失自己的「屬己性」,變成虛假的存在。

至於特首有沒有自決,還是她的自決只限於穿着和吃飯,就看她的決定是她真誠的抉擇,還是根本事事都在仰人鼻息。如果她是自決的,那就種種決定應該有她背後的邏輯。可是當她「一問三不知」時,她的自決程度恐怕也是所餘無幾了。在今天的世界,我們的存在,絕對可以勝於她的存在。我們的人生,也絕對可以比她的人生更為真實和圓滿。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