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起飛

2016/12/8 — 22: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慾望與願望的最大分別是:慾望係人都有,隨手沾來已經一大堆;願望是比較難 identify 的,甚至乎有啲人唔會有願望,因為願望是另一個層次的需求。慾望是無止境的,而願望是,一旦實現了,便是句號,便是滿足,便是快樂。

很久之前有個願望,最近得以實現,太爽。

什麼願望,容後分享,先兜個圈子,說一件舊事。

廣告

好多學校都會有啲類似 mentorship program 嘅 gimmick (yes I call it a gimmick because the effect of a mentorship program rarely goes beyond that),華仁當然唔例外。出來做事第二年,即係好很多年前,已經收到有關人士的邀請,希望我去 mentor 一兩個師弟。

要用葉朗程思想去 mentor 一個人,如果被 mentor 的那位沒有足夠智慧,即是悟性不夠,他會很容易在我影響之下走一條很歪的路。為了下一代著想,我婉拒了當一個 mentor 的榮幸。

廣告

但在很多年前的一個晚上,有位世叔伯介紹佢個仔畀我認識,咁啱佢個仔又係讀緊華仁,於是世叔伯就話「不如你做佢 mentor 啦」。

詳情冇乜需要交代,唯一可以講嘅係,呢位當時讀緊中六嘅小朋友好 buy 我,但我好唔 buy 佢。原因係,出嚟食過一兩次飯之後,彼此的交談中,我覺得佢唔知乜嘢係「義氣」。比如說,有啲佢認為「對前途有幫助」嘅活動或人物,佢唔會同佢朋友講,而背後嘅 rationale 佢自己都講得好清楚,呢啲嘢「梗係唔益街坊啦」。

誠然,街坊是不用講義氣的,但他們是你的朋友,不是街坊。

Forget about confidence, forget about intelligence, forget about power.

那些從骨子裏 man 出來的男人,散發出來的熱力就是義氣。

最基本的義氣就是在外人面前,無論自己人啱定唔啱,撐咗先算。

其他人我唔知,但作為華仁仔,必定是本著猿王 Caesar 那種 Ape shall never kill Ape 的精神,在一個公開平台上,永遠唔會指名道姓講一個華仁仔壞話。無論呢個華仁仔嘅公眾印象有幾差,都唔會多講一句。世界上可以講嘅嘢何其多,點解要自己人踩自己人?假惺惺說句「我都係想為佢好」而在公開平台上大造文章,是很 kai 的,因為真係想為佢好,私底下的交流會最真摰,且有效。

義氣不是討論對錯,義氣是願意撐還是不願意撐。

講番嗰個實現咗嘅願望。

當年初出茅廬,身邊個個都好 junior,但幾個死黨曾經講過,如果第時我哋可以一齊做同一單 deal 就好喇。

今日願望實現,收獲比想像中豐富,因為過程中,每個人把自己的利益放到最後,竟然。

唔係話,互相合作的旅程上,沒有批評、沒有分歧、沒有發洩。

而是,出了亂子的時候,很戲劇化地,每個人要第一時間爭住出來做孭鑊的那個羔羊。

就好像我們最愛唱的「古惑仔」主題曲一樣。

No,no,no,不是一般人唱到難那首「友情歲月」。

其實「友情歲月」呢首歌點樣代表到義氣?諗爆頭都 get 唔到。

奔波的風雨裏,不羈的醒與醉,所有故事像已發生飄泊歲月裏?噏乜春天。

忘記「友情歲月」吧。

歌頌兄弟的情誼,要唱「一起飛」。

假使,未共滴過淚,今天怎可以,同愉快至此。

假使,未共受過罪,那裏有資格,說出心意。

經歷過真正義氣的兄弟,唱呢首歌會喊。

義氣兩個字,唔係你話有就有。

義氣是一個過程,一種體會,一段經歷,一段「只要是為你便會撐到世界盡頭」的經歷。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