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道祝賀,一個轉念,一些「高人」,一首「詩」

2019/10/19 — 10:46

電影《整蠱專家》截圖

電影《整蠱專家》截圖

數天前,我以以下數語祝賀一位差不多相識了四十年的真老友:

廖醫入五,
壽星高照,
如意吉祥。

是賀廖壽如醫生的「五十大壽」(估計讀者應該明白語中的心思)。後來我有一個轉念,想着不是以正常方式去讀此數語,而是改為先讀其名字(廖壽如),然後再順序讀剩餘的三句說話(每句三個字),即如以正常方式去讀,便會寫成:

廣告

廖壽如,
醫星意,
入高吉,
五照祥。

當時我給自己的問題是:如果這樣讀,這四句說話可否解得通呢?由於原意不是預期這樣讀的,所以估計解不通是合理的。可是我嘗試發揮一下創意,想像可能的解釋,結果如下(當時是在 WhatsApp 與朋友閒聊,以下照錄原話,僅加上句號):

廣告

1 — 唔使解讀。
2 — 佢成為醫生係星嘅意思,星代表更高的 being,可以係神,亦可以係外星人。
3 — 五十知天命,當然係進入更高嘅層次啦,呢個係吉利嘅。
4 — 五十之後照樣安祥呀。

然後立即有朋友打趣說我是高人,而我回以「吹水高人」(大意是「很能穿鑿附會者」)的自嘲,還說了幾句諷刺世界上的吹水高人的說話。

真的,這類吹水高人在世界上何其多?!然而,有趣的是,選擇相信他們的人更多得多!為何會這樣呢?固然是多因的,以下僅略談其一:一個重要因素是情況的複雜程度。不似得以上的簡單例子,很多「吹水系統」是極其複雜的,因為是經過多年的建構與發展而成(因此也是很用心血和創意的!),而過程當中甚至衍生出一些人賴以謀生的產業或予以情感寄托的相關文化,亦漸漸滋長權力結構,到此,其複雜性可想而知,已涉及多層面、多方面了(其實可能還牽涉一些科學暫時未能解釋的現象,故此亦增添了神秘色彩);所以,要純以理性批判說服人已絕非易事。再者,即使純從學理考慮(忽略情感、權力等等因素),這些系統亦有其難以批判之處,例如其「封閉性」(可參考李天命博士對「封閉系統」的論述)。

以上談到的問題和「人性因素」使我的意識不期然流到去:

真,善,美
名,利,權

人的內心在掙扎
人與人之間在爭鬥
時光飛逝
歷史前進
遙遠的未來我們會如何?
遙遠的未來,有我們嗎?有我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