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俠蕩寇誌:只要一個大英雄,就夠了?

2016/11/2 — 6:04

荷里活近年重拍成風,續集氾濫。《海底奇兵》闊別十多年後,續集更像是重拍。其實片商重拍經典,縱使雄心壯志,結果卻大多不甚如意,最近的《賓虛》和《泰山》,即是例子。最新重拍的,是改自《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n)的《七俠蕩寇誌》,今次片商更豪灑近一億美元。但預算驚人,是不是就拍得精彩?

高手過招  一劍封喉

《豪勇七蛟龍》改自黑澤明的《七俠四義》,但無論是哪一部,演員陣容,都無法與今次相比,這當然是由於資金大增。《七俠蕩寇誌》幾乎粒粒巨星,叫座力強。就算是來自韓國的李秉憲,也很有名氣。重金投資下,卡士耀眼,槍戰精彩,動作俐落,佈景用心。如果這部電影有一張成績表,視覺一欄,毫無疑問是非常出色的。整部電影,也很有原汁原味的西部片感覺,最令人難忘的,是牛仔對峙時,那些一槍決戰的畫面。

廣告

西部片的牛仔決戰,和黑澤明武士片的精神一致。高手過招,從來就不必花巧。一劍封喉,乾脆簡單,沒有大戰三百回合的拖泥帶水。

廣告

村民自救  開場有力

《七俠蕩寇誌》不單拍出西部片的味道,有些地方,甚至亦拍得比荷里活的原作更有心思,例如電影有力的開場。鏡頭在美國的一個小鎮開始,有一天,一個白人邪惡資金家,突然衝入教堂,冷血殘殺,原來為了想用賤價,收買農民賴以為生的耕地來掘金。生於斯長於斯,居民不肯就範,不過發展是硬道理,惡霸暴力鎮壓。政府無能,只能自救,畫面竟讓香港人感到有點熟悉。於是,丈夫被殺的女主角Emma,只好請求賞金獵人Sam,集合七大奇人異士,奪回土地。

反派有神,拍得比原版聰明,算是難得。相比模糊的罪惡集團,新作聚焦在白人首領,對象明確,令人感受更深。電影中的白人,其實影射資本主義的霸道強橫,但很可惜後來輕輕帶過,也讓反派最後流於空泛。

角色蒼白  難有共鳴

其實不止反派,主角七俠,角色同樣蒼白。相較原版的七俠,新作黑人白人共冶一爐,有輪廓有差異,出場時本來火花四濺,但結果後來除了Sam、賭徒、Goodnight外,其餘角色大多面目模糊。

更可惜的是,似乎導演並不在乎這些角色之間的感情關係。無論Goodnight 和飛刀刺客、Sam和賭徒,組隊前後的關係依舊,其他人就各自修行,互不相干。野人專殺原住民,兩者就算不是世仇,也應該有衝突,有衝突就會有戲味。但電影中兩人唯一的交談,就是野人發現原來原住民會說英語。

連《變形金鋼》的機械人也要講感情,因為無感情的主角,根本不可能引起我們的共鳴。村民、七俠同樣貌合神離,又怎可能引起觀眾的共鳴?沒有共鳴,不過只是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的互相撕殺。誰生誰死,誰會在意?

只重英雄  不重體制

最後,電影的確完整地保留了西部片的味道,但也同時保留了西部片的問題。壞人是趕跑了,但壞人就像蟑螂,殺一個頭子,下面又有成千上萬的惡棍等著上位,如何阻止第二個第三個?

只在乎救急扶危的大英雄,不在乎改變體制,不在乎改變那個無能的政府,看似奇怪荒謬,不過,看看今天的社會,你就會發現,這個電影裏的世界,原來也同樣是外面的世界。

 

原文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