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週叫我感覺活著的一些電影

2016/12/9 — 17:03

上周看了幾齣電影,包括《三少爺的劍》、《妖夜尋狼》和第45屆法國電影節的兩齣電影(《法國人Les Habitats》和Xavier Dolan 的《愛到世界盡頭》,為了表示尊重徐克、爾冬陞,特別看了《三少爺的劍》的舊版,當年由爾冬陞當主角三少爺謝曉鋒,今次由他手執導演筒,為甚麼要翻拍不是自己導演的作品?

如果要翻拍,我更期望是《癲佬正傳》,因在今日香港,大家都似乎活在一個人不像人的社會裡,妖氣沖天,要平白活著,最好就把五官DEACTICATE,自絕於媒體,究竟在他手裡,誰才是這一代的癲佬?我心裡想著,舊版裡,癲佬活在社會邊緣,今天,剛剛相反,思想「正常」的正被邊緣化,或許要撥亂更正就要借助外力,像南韓動漫《屍殺前傳》般,要把自己推向更極致,成了一頭更癲的一類—「喪屍」。

廣告

《三少爺》說穿了灰色是王道主調

《三少爺的劍》,除了看燕十三跟謝曉鋒格劍外,江湖裡所謂「身不由己」也是《三》一個重要主題﹐我想也是爾冬陞重拍原因,想展示當下香港境況,那份存在著超大的無力感﹐既入了江湖,想脫身也不容易,如果停留在慨嘆,實在有點犬儒,我最喜歡的改動是燕十三(何潤東 飾),他今回帶點黑色幽默,雖命不久矣,仍努力去拼,心安理得入黃泉,說不定可以先死而後生,只惜戲裡不見了古龍的味道,放棄了說話的玄妙,或許他們認為對白要貼地,可量化才有市場,古龍式那種「說了好像沒說」,就被人家當成沒有立場。

廣告

人大了,就明白世事豈只黑與白,中國文字、說法較能描繪那種灰色的狀況,把人儕間複雜的情緒、情感去表達,抽象、留白,可製造更大的思考、言說空間,講打、動作,不如看好萊塢,看古裝武打,就是想用中國視野去看江湖,看今天的世界。

安心活,當發現我沒有雷射眼

《妖夜尋狼》系列感覺有點像《生化危機》,後者故事紮實,娛樂味夠,追看《妖》多少因為「睇開有感情」,Kate Beckinsale自03年開始飾演屍兵Selene,電影最吸睛是氣氛,全夜戲拍攝和服裝至今仍是有型有款,人狼、殭屍、內鬥,再加兩者混種等等,橋段已扭到了極致,對那些動作、鎗火鏡頭感覺是華麗,但沒有力水,是否藉此呼應Selene心態--生死之事,看似沉重,皆是虛幻,可以舉重若輕?閱畢總有種輕飄飄之感,不易著地,以此觀照當下本地城市生態,確有點異曲同工,說好了不一定兌現;紅燈也不一定要停,可以是一種意志的考驗,總之,一切無謂執著於表面,內裡自有一番乾坤,心存逍遙、無為是一道解痛劑。

邊個肯講心底個句?

紀錄片《法國人Les Habitats》吸引我的是製作想法,很簡單把一輛車停在路邊,任由法國人上車(我諗極唔明點解會有人上車),跟住就任人講,把他們的對話剪出來就完成了一齣紀錄片,閒事、樂事和積怨,都一併上演,用這角度看法國人會更實在,不會被媒體單一投射出來的框架鎖住,她不一定必然浪漫,家家也有本難念的經,要引發心底話,就要提供一個「冇位走」的環境,父子、夫婦和朋友,即使天天見,心靈也沒有觸碰,共同生存卻不共同生活,這相信是全球通病心,轟掉了一個可供幻想的快樂國度,但感覺活在香港,也不算很壞;只是換了在香港,要怎樣先可令香港人肯講心底個句?

係咪死前一定要回家?

Xavier Dolan 的《愛到世界盡頭》根據小說改編,用了很多篇幅,俾位男主角向久違了的家人說句:「我死得啦!」,全片只以他回家半天為故事骨幹,家人對話不斷,夾雜不少吵架場面,吵架不一定壞,有時讓家人走得更近,避免吵架就是避免觸碰,頻臨死期,男角就要硬著頭皮衝刺,把家人多年相處鬱結說出來,明明相愛,卻被腦內那個昔日受傷畫面約束著,不敢再越雷池半步,冰釋前嫌向來不害易,家人跟我們共渡了很多美好時光,但人大了,要不斷走上前,家人會否只是兒時的玩友?到了世界盡頭,果真要回到出世地,讓自己首尾呼應,好好離開?

看了這幾齣片,上面問題,沒有結論,更多的問號,讓我感覺自己條命還在PROCESSI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