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釣

2014/9/7 — 20:21

圖片來源: Jay Erickson fickr圖片

圖片來源: Jay Erickson fickr圖片

講得好聽啲,好多男人永遠都係「大唔透」;講白啲,大部份男人其實都好幼稚。我從來不否認自己的幼稚,也樂得做個永遠幼稚的男人,because it is just fun and keeps you young!有一個簡單遊戲,同班兄弟玩咗十幾年都唔覺得厭,如果你咁大個仔都未玩過,我覺得有啲可惜。

呢個遊戲無分貴賤,豐儉完全由人,蘭桂坊可以玩,麥當勞都可以玩,但我覺得喺麥當勞玩嘅難度會稍為高少少。我們一班麻甩仔,第一次玩呢個遊戲係遠古時代嘅事,exactly幾時真係唔記得,但肯定是中六或中七。鏡頭一轉,我們來到銅鑼灣的Barn 2。

如果你未去過 Barn 2,我略略介紹一下。其實今時今日Barn 2依然屹立不倒,所以有興趣你可以上去貢吓。這是一家典型的樓上酒吧,有酒飲,有嘢食,有部點唱機,由下午開到凌晨。想當年,一到放學時間,就會聚集一班又一班的學生,而且很多都是來自名到爆的名校。當年叱吒風雲的補習天王Ken Sir選擇在Barn 2樓上開「現代教育」,我覺得就是睇中Barn 2這個「中轉站」,實在獨具慧眼,抵佢今日咁發。

廣告

所謂中轉站,就是學生放學之後,可以先上Barn 2食吓嘢,然後再上現代補習;又或者盡興啲,喺現代補完習先落去Barn 2。要用兩個字形容蒲Barn 2的學生,好簡單,墮落。純粹講吓粗口,已經算係最乖嗰啲;有啲再曳嘅,會好自豪咁攬住女朋友瘋狂濕吻;最曳嗰啲,直情校呔都費事除就攞包萬寶路擺喺枱面。我記得有一次,落Barn 2蒲嘅時候撞到個食緊萬寶路嘅師兄,然後我就好純情咁問佢,啲煙聞起嚟,都係一樣咁臭,乜萬寶路同健牌真係有分別咩?師兄答得好有哲理:「食健牌,就有牌捱;食萬寶路,就學業進步,明冇?」說完,隨即豪邁地大笑兩聲。You see,幾墮落。

廣告

順帶插一段非插不可的題外話:如果你有個小朋友,成績係叻到華仁同St. Jo(聖若瑟書院)任你揀,我強烈建議佢入華仁。純粹我主觀意見,St. Jo嘅人,上進嗰啲就好上進,墮落嗰啲就好墮落;但華仁仔就係,上進時上進,墮落時墮落,但絕對可以上進與墮落集一身。頭先提及嗰位師兄,到今時今日我同佢仍然friend過打band,你估佢宜家做緊乜?係醫生,最諷刺嘅係,以前佢相信食萬寶路會學業進步,今日佢竟然專幫人睇個肺。

好,講番個遊戲。既然去到Barn 2呢個咁墮落嘅地方,我所講嘅遊戲,當然唔係咁益智玩Scrabble。話說,那是一個下着滂沱大雨的下午,我們三個男生坐在Barn 2其中一個「卡位」。坐在我對面的Benson突然緊張地說:「喂,你四點鐘。」然後全部男生立刻望向我四點鐘位置,瞧着三個身穿校服的女生剛剛走進來,上身的白色衣服和下身的淺藍色裙子全濕透,yes,即是又濕又透。Benson最大嘅優點係,雖然自己學校嘅校刊佢一本都冇買過,但係呢間女校嘅校刊佢就年年都向人高價收購,所以佢知道那三個女生姓甚名誰。

想不到連坐在我旁邊的Ronald也認識她們其中兩個:「紮辮嗰個係Mary Tong,放頭髮嗰個係Kate Fung,佢哋同我一齊上Ken & Roger㗎,是但揀到個都死而無憾啦!」你看,說穿了,現代教育其實是一個超級交友平台。睇吓你個樣,幾可憐,得個望字。「葉朗程哥哥,你咁寸做乜呢?你都係得個望字啫,走埋去搭訕呀笨。」Benson說。

淨係搭訕就無謂啦,一係唔去,一去就梗係攞佢ICQ啦,我說。「好!君子一言,快馬一鞭,go!」。癡線!我去?關我鬼事呀?係就猜輸嗰個去。「咁刺激?好,猜!」Ronald和應。就是這個遊戲,雖然極度無聊,但由中學玩到今時今日,依然樂此不疲!結果,那次我輸了。

第一次玩,雖然自從中四後已經削掉那圈圍着肚皮的肥肉,但無啦啦走過去搭訕,我話唔驚你都唔信啦,仲要真係兩個靚女喎。但猜輸就是猜輸,總之唔好緊張,不過搵乜嘢做藉口呢?Benson提議不如懶係叫多個炸魚薯條餐,然後請佢哋食。都有得諗,但最後我冇咁做,因為其實好老土。Ronald提議不如問佢哋借Ken Sir啲notes,話想抄番上次啲嘢。「你上Ken Sir堂啫,又唔係我。」我說。算吧,求人不如求己,呷一口凍咖啡,一清心神,go。

「Hi。」我望着放頭髮的Kate Fung說。要搭訕,「分配」你嘅眼神好緊要。我可以望晒三個女仔,呢個係最大路嘅做法;我又可以望兩個,淨係唔望我目標嗰個;我亦可以淨係望我目標嗰個,其餘的置之不理。我選擇咗淨係望我住我目標Kate Fung,呢個做法會令其餘兩位女生覺得我冇禮貌,但係被望的Kate Fung,肯定會飄飄然。

「Hi。」Kate Fung自信地回應。「你有冇兩個五蚊同我換?我想點兩首歌。」我遞上一張十元鈔票,指着那部點唱機問。Kate Fung繼續顯露自信的笑容,得意問道:「點解咁多人唔問,淨係問我?」因為其中一首歌,我想送畀你嘛。她的臉頓時紅起來,這是訊號,代表勝利離我不遠。「咁客氣呀。」她說,語氣由自信變溫柔。其實我唔客氣㗎,因為我想同你交換ICQ。她的答案,是我意料之內,因為我猜她不想在朋友面前顯得太隨便:「你話畀就畀㗎?」

「唔畀唔緊要啦,我送首歌畀你,你同我出嚟揀歌都得呱。」我說。就這樣,她離開座位,來到點唱機前,只有我和她。頭先我話送一首歌畀你,宜家送埋第二首畀你,用嚟交換你個ICQ,有冇機會?她望一望我,咬一咬唇,說:「630457。」

好多男人都會患上「靚女恐懼症」,即是見到靚女會不知所措,失去思考能力,就算最後真的鼓起勇氣跟她說話,也會說得結結巴巴的。Princeton University曾經有個有趣的研究發現,就是當男人見到女人穿比堅尼的時候,腦部一個叫medial prefrontal cortex的區域,會短暫停止運作,而那個腦袋的部份,就是負責我們的情感和思考的。換句話說,見到女人着bikini,男人會諗唔到嘢。

我不知道Princeton這個研究和「靚女恐懼症」有多少關係,但我覺得靚女也只是普通人,何懼之有?別誤會,我不是要教你做個甚麼所謂pick-up artist,而我一向認為結識甚麼樣貌的女孩子,也只是正常的社交活動,有必要把它說成是pick-up那麼風流嗎?

魅力來自信心,只要能夠將這份信心百份百呈現,管她是性感尤物還是天仙下凡?一樣當佢月餅咁食!祝大家靚女月光兩團圓,中秋節快樂!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