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下流賊王

2016/6/3 — 20:13

《樹大招風》海報

《樹大招風》海報

對於全球各國政府,老人問題已經是一個大到倒不下來的包袱。現況固然堪虞,推斷未來才得人驚。去年日本社會學家藤田孝典發明「下流老人」一詞,意指現時月薪約二萬多港元以上的中產成年輩,假設收入穩定不變,只消在打後二十年遇上一場惡病,或在熟年後離婚,或你有個永遠沒能力自立而食老的兒子,或更慘絕人寰是罹患老人癡呆,身邊又沒半個可靠朋友等,下半生註定過著貧困而孤獨的高齡生活。

藤田說,不少日本「下流老人」,每天只夠錢吃一頓飯,要排長龍購買廉價飯菜,遇病看不起醫生,只能到藥房買成藥,一個人冷清而漫長地等待死亡。他估計,日本目前「下流老人」約七百萬人,可見未來,三、四十歲的壯年族將一擁而上成為老年,為數一億的老後崩壞絕不是危言聳聽。

下流不只擔憂柴米油鹽,隨著世界變化急速得過份,一個人的精神觸感瞬間變陳舊,也許來得更悲慟蒼涼。我們做媒體,往往最早領略變幻、過氣、落後。曾經以為觸覺敏銳,一個不留神,就會發現要跟上社會節奏舉步維艱。時至今日,遺棄愈來愈速,淘汰愈來愈不見血。不要說咱們半百中年漢,十四歲黃之鋒光芒畢露,憑一腔熱血口齒伶俐登上許多人恨三世恨不來的《時代》封面,只是四年光景,另一批思維更新去得更盡的本地派趕上,香港眾志還未長大已被指老態畢呈。

廣告

上世紀的香港循序向上,四大天王代表香港雄霸亞洲的符號,在今天韓星攻佔我們之前,張國榮、黎明在九十年代老早收盡韓國女孩芳心。《樹大招風》三大賊王的豐功偉蹟,同樣象徵上世紀本土最惡最霸的賊王大道,我所知,連日本人都極度崇拜葉繼歡的街頭殺性和超級張揚。可是三大賊王再惡也惡不過改朝換代,他們上半生叱咤風雲,殺過狠過暴發過,然後也會像尋常中年大叔般,要為下半世搜尋身分認同,在夜闌人靜思慮前路茫茫,他們天賦動物本能感應到,回歸後將會有更龐大的集團大駕降臨凌駕一切,賊王們的兇狠和不擇手段立刻被下降兩級,在淪為下流賊王之前,他們務必轉型。

能當上賊王,不只身手了得或槍法如神,他們最強絕活就是妄顧生死,可以無邊際的兇狠,卓子強(陳小春)綁架擄人後親臨首富府第勒索贖金,因為他知道沒有人膽敢跟他們比拚命賤命硬。上世紀的大賊,打劫銀行先要預備街頭駁火,要有穩控AK 47強大後撞力的紮實馬步。可是枉你打生打死上埋電視新聞頭條,最終原來好睇唔好食,打劫得來的贓物尤如今天的名牌奢侈手袋,定價完全沒有實質意義,到米蘭站要人接貨頂多二折收場。

廣告

可以說,一代大賊的腰板挺直和荷槍實彈的霸氣都被時代徹底蹧蹋。季正雄(林家棟)開場就要殺警察,緣於他要亡命天涯,他從來沒勇氣以真實姓名行走江湖,他一生都活在逃亡恐懼中,走投無路到一個地步要準備牽連改過自新的兄弟,他最無良最泯滅人性。無聊如卓子強,太早劫過首富,頂峰過後狂態也呈疲態,他不為錢只為發癲,他更納悶和不安,他想劫魯平和彭定康,結果他的錢來得最易他的命散得最狂。卓子強的真人版張子強劫過李嘉誠後,二十億轉眼輸精光,這時候他要請教首富投資之道已經為時太晚。

今天一切交易發生在虛擬,在鍵盤已經可以掠奪世界,不需要體能不用紮馬。現在的槍械大多用來解決家庭糾紛,最常見忤逆子買來對準老父老母太陽穴開火。再推想,如果三大賊王有眼見今年頭初一本土少年之勇武,手無寸鐵就地取材拾兩塊磚頭生個營火,已足以跟過百警員正面叫陣,面對槍聲指嚇無畏無懼,賊王們還好意思倚靠大殺傷力武器嗎!如果綁架再沒好對象,賊贓賣不出好價錢,如果連警方都寧願總動員應付本土少年而忽視你,做賊王還有甚麼意義!

本來葉國歡﹙任賢齊﹚轉型最快,他比王晶更早北上,跟內地四方八面打通關係,賣水貨電視利錢未必有打劫銀行豐厚,勝在生活安定融入社會。可是總要預算會被內地拍檔落格或老笠,或面對內地高層一隻手指襟死你的嘴臉是難頂,適者生存賊王也要放下昔日手持步槍的硬橋硬馬,學習軟柔輕輕彎一彎腰,一覺醒來又是另一個明天。可是他第一個成功轉型,卻沒有好好忍耐,好信唔信聽陳小春吹雞甚麼三大賊王驚天合作。

聯盟是大潮流,但三大賊王合作可以幹甚麼?你幾時看過四大天王同台表演是好看的?超人聯乘蝙蝠俠的結局有多違反常理有目共睹!夢幻組合本來就是一場夢幻,最美麗最引人入勝可能就是電影結局監製那個絕妙安排:三人沒事先約定,偶然在酒樓大廳擦身而過。相信三賊同檯超過一柱香時間,在落實甚麼大茶飯之前,結局應該只有互相廝殺互相出賣。但頂尖高手通常追求死得重於泰山,對於被一名初出道巡警擊中盤骨,導致下半身癱瘓的葉繼歡來說,他很有可能寧願被季炳雄夾生劏肚或被張子強往太陽穴連爆六槍,至少得個轟烈。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