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執着

2018/8/3 — 13:26

動畫《聖哥傳》截圖

動畫《聖哥傳》截圖

作為基督徒,我當然不鼓勵人信奉其他宗教。不過,有時候,客觀而言,我真心欣賞一些佛教徒的宗教性情。不執著的性情。那種平靜、那種安穩、那種悠然自得,這種「不執著」正是許多佛教徒的味道。我不是佛教專家,我只是籠統地在 Google 搜索「佛家」這個字,第一個出現的相關詞就是「執著」了。由此可見,很不專業的說,「不執著」似乎是佛家一個很重要的精神,或靈性。

然後,回看我們的基督教。基督教當然孕育了不少好人。有愛心、良善、溫柔、友善的好人。不過,我倒卻看見不少基督徒做人頗執著 — 愛主、熱心、敬虔、卻執著。然後,作為神學人,我自問:「究竟我們的信仰有沒有一種『不執著』的靈性呢?」甚至,我問,假若我要勸喻基督徒不要太執著,我可用甚麼聖經金句呢?這正是本文想探討的問題。

首先,我發現,基督教信仰某種基因是頗叫人「執著」的 — 別誤會,這是一種褒義的看法。「執著」是上帝的要求。「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可十二 30)「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 27)這種「盡」的表現,似乎是「不執著」的相反。「背十架」的激情與意志,似乎也是叫人咬緊牙關走下去的「執著」。我強調,這「執著」是基督信仰與生俱來的核心部份。有一首詩歌叫〈生命的執著〉,其中的歌詞就寫道:「哦主!哦主!祢是我生命唯一的執著!」上帝是我們的唯一。這「唯一」正叫基督徒走窄路不放棄背十架,盡力走下去。總的來說,基督徒追求一種信仰上的「擇善固執」。

廣告

基督徒對上帝執著,不過,基督徒仍然需要學習一種「不執著」的靈性。天主教神學家巴爾塔撒(Hans Urs von Balthasar)寫的《龐帝古斯的形而上學與神祕主義》(Metaphysik und Mystik des Evagrius Ponticus),正正指出龐帝古斯所強調的基督徒的「無念」靈性。不受慾念的牽動,不受外間的干擾,不執著於內外的情緒思想。眾所周知,早期教父的靈修傳統一直強調一種堅持、吃苦、「執著」的信仰態度。不過,這種苦修的「執著」,卻仍然可以孕育出一套「不執著」的靈性修持。

簡單而言,「執著」是基督徒的生命方向,「不執著」卻是行走這方向的態度。我再強調,執著與不執著的靈性修持是沒有相違的。甚至,這份「不執著」正是我們行走十架窄路的不二明燈。它能矯正我們的方向,也讓我們清醒地行走在這條「執著」的窄路上。事實上,我曾目睹不少教內紛爭都是基於一份「信仰的執著」。雙方都很愛主,所以雙方都很執著。甚至,愛主愈熾熱,這執著就愈大。結果是,雙方爭持不下,氣憤難平,心靈皆受傷害。

廣告

對上帝執著的人,要學習對人不執著。這份對人的寬容,正是對上帝執著的實踐。兩者相輔相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