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眠症與孤寂的類別

2015/12/11 — 11:10

有一種瘟疫叫做不眠症(insomnia plague) —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的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如是寫:它會經由呼吸和空氣傳染,症狀是徹夜不眠、白天異常清醒,於是一天24小時便可以盡情利用,鎮上的人自從患上之後,起初興奮極了,從未如此可以不用浪費時間睡眠,從未如此能夠用盡精力的工作和吃喝玩樂,但長久下去漸漸不勝負荷了。

他們找不到足夠的工作和玩樂來填補連綿無盡的24小時,往往乾坐在那裏不知所措,開始懷念睡眠的感覺和做夢的樂趣……Márquez 這種魔幻的想像有點匪夷所思卻又合情合理,白天的存在意義來自黑夜的睡眠和夢境,沒有白如何彰顯黑呢?想想24小時裏身體和意志必需不停的運作沒有休止,也真夠恐怖了!何況這個「不眠症」的後遺症是「失憶」,忘記事件、流失過去,然後連物件的名稱、人的名字也模糊了,最後是「失語」,無法記得發音和字義,那就是文明的消逝!當然,小說家沒有讓故事在這裏停頓,從遠方回來的吉普賽人帶來了醫治失眠和失憶的神奇藥水,整個市鎮又重新活轉過來。

看到這裏才知道原來「睡眠」就是「記憶」的儲存器,「夢境」也是生存的「異度空間」,而每天需要九小時睡眠的我,原來一直都在累積記憶和夢想呢!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描寫各式各樣的孤寂:為了恪守秘密而來的孤寂有獨自承擔的重量,因著成長和青春而來的孤獨是苦澀和滾動的,苦戀他人而沒有結果的孤寂是私密和自我撕裂的,因為老年而獨自懷念過去的孤獨是遺世獨立的,由於言語障礙而無法溝通的孤寂必需承受被誤解和不被瞭解的無助……等等諸如此類,簡直是一本「孤寂系譜」!

廣告

幾星期前去CCDC聽彼得.小話(Peter Suart)的演說,關於黎海寧編舞的《孤寂》跟他合作的情況,現場有音樂、有畫,他說「孤寂」有兩種狀態:一種是Loneliness,非人的選擇,來自外在環境強加身上,是人類生存的一大問題,生活裏恆常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洞,需要不停填入東西像物質、事業、金錢、甚至朋友!另一種是Solitude,是個體的自主選擇,是一個人需要獨自跟自己相處的時刻,也是藝術創作的時間和空間條件,出現在藝術形構裏往往就是the use of silence的成份了!環顧城市的上下左右,抱怨第一種孤寂的人很多,他們用精疲力倦的活動填滿鐘面的刻度,恨不得可以患上不眠症的24小時循環不休,能夠承受或願意追尋第二種孤寂的人很少,原來最難相處的人是自己,當獨自面對自己的時候總那樣難堪和逃避,於是生活很煩囂、意識很嘈吵,不懂得the use of silence,不曉得「靜默」也是一種聲音!

明天晚上去看黎海寧編舞的《孤寂》,向來擅長拆掉文本的她,不知道會給我們怎樣的舞境呢?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