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動物園

2019/7/10 — 16:40

將會終生記住這一幕:那年夏天,高高興興地走進哥本哈根動物園,看過長頸鹿斑馬猴子,由非洲大草原區走至極地圈。

連接兩區是一條精心設計的行人隧道,而隧道有一面玻璃,玻璃的另一面是一個水缸,走著走著,明明盛夏,整個人卻是毛管豎起,感到的只有寒意 — 水缸裡一團白色東西游過來,一頭北極熊,慢鏡頭一般在眼前飄著,那毛髮因水流顯得異常纖毫畢現,像極一堆純白羽毛,輕輕的柔軟地,浮起沉沒,浮起沉沒。

北極熊偶爾停下,來到玻璃前,前面是一群好奇的孩子,眼睛炯炯有神,隔著一塊玻璃,近乎面貼面地,凝視著彼此。

廣告

每一個呼出的氣泡,突然變得非常巨大,一枚枚炸彈,爆開,再爆開,就在一塊薄薄的玻璃之間,無聲也無息。

水繼續流動,北極熊繼續看似自得其樂,生命好輕好輕,同時重得叫人難以承受。

廣告

不再踏足動物園,大概就由那一天開始。

 

作者 Facebook / Instagram

發表意見